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全配對 血之香氣 >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24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24

血之香氣

  門一道道的自外而內、像是在歡迎他一般的自動打開,亞瑟踏在寬長的廊道內的腳步聲響亮,當他踏進大廳的那剎那,巨大的弔燈自動亮起,盤據在燈上的蝙蝠飛散,基爾伯特、法蘭西斯以及安東尼奧都出現在亞瑟正前方的樓梯上。
Read More

  「亞瑟!」基爾伯特喊著他的名字,極快的上前,「你沒事吧?為什麼絆不見了?這陣子你在哪裡?」
  「我沒事,夜堡四週的血腥味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王子們的血的味道?」亞瑟反問,簡單的一筆帶過自己狀況。
  「鍊金術師不知道怎麼樣的,非常湊巧的襲擊進夜堡。」法蘭西斯說著,跟過來:「羅維諾和菲力奇亞諾都受了傷,不過現在已經沒事。」
  「都是俺的錯,俺就不應該拋下羅維諾的……」安東尼奧顯然相當懊惱,對於當天的事情耿耿於懷。
  亞瑟稍稍的低下頭,開始在腦內整理起聽到的資訊。

  「如果說第一次襲擊兩位王子的事情是內奸,那麼這次是怎麼做到的?」亞瑟提問:「安東尼奧,夜堡的結界……」
  「完全沒有被觸發的跡象,俺怎麼樣也研究不出他們是如何不啟動我的結界而進入。」安東尼奧回答,正經的很「目前也只能加強防範……」
  「看來鍊金術師那邊也是有了什麼突破……」亞瑟點頭:「想辦法弄個鍊金術師的高層來問問看。」
  「關於這點我想可以免去麻煩了。」法蘭西斯微笑,看向基爾伯特「對吧?」
  「我先說,不准打路德的主意,他要是不願意我絕對禁止你去強迫他。」基爾伯特瞪了法蘭西斯一眼,說。
  「……路德維希?」亞瑟顯然的有些疑惑:「你們在說什麼?」
  「慢慢解釋給你聽,小亞瑟。」法蘭西斯聳肩,說:「現在先說說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之前的行動現在由我接手,雖然過程不同但是結果畢竟相同,三王子離開王宮,鍊金術師現在都在大王子手下,我們差不多可以準備撤手政治範圍了。」
  「……我的事情說來話長。」亞瑟微微嘆了口氣,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太多迷團了……」
  「怎麼說?」基爾伯特問。

  「是歌姬殿下,您終於回到夜堡了阿魯。」
  不屬於夜堡原有之主人的聲音傳來,亞瑟轉過頭去,一臉警戒。
  「……你是……王耀?」亞瑟瞇了眼,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是的,許久不見,殿下可好?」王耀微笑著行了個禮,走來:「聽聞殿下失蹤之事使小的擔心不已,現在見您安然無恙,著實高興。」
  「你何時到這裡的?」亞瑟問,並沒有回答王耀的問候。
  法蘭西斯默默的站到了亞瑟前面一點,而基爾伯特也靠近亞瑟一些,安東尼奧只是站在原地,但是原本叉腰的雙手已經放下,微微的握著:他們四人在一起已經太久了,久到不需要言語,眼神、表情甚至任何一點細微的動作都可以明白對方的意思。亞瑟的疑問、亞瑟臉上的表情都表示著他對王耀有著非常大的懷疑和疑問,當初王耀來到夜堡時亞瑟不在,只有羅維諾見過且承認了他,因為血族服從王族的隱因,他們沒有懷疑。
  亞瑟並不知道羅維諾已經承認王耀,他的懷疑勾起另外三人的疑心。

  「大約一個月前,是王子殿下接見我的阿魯。」
  「是嗎……那麼你在這邊住的可好?想必還是住在以前的房間吧?」亞瑟問。
  王耀沒有馬上回答,他露出了一個微笑,看起來高深莫測:「是的,一切都沒有變,很好阿魯。」
  「那就好,我和使者們還有事情,請您自便。」亞瑟說。
  王耀在次拱手行禮:「那麼在下先告退了阿魯。」

  亞瑟看著王耀轉身,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黑暗長廊之中。
  「亞瑟,他有問題?」主要負責夜堡安危的安東尼奧著急的問:「他當初出現的很詭異,但是小羅維諾說認識他。」
  「是啊,他是王耀,東方商人,總是定期會出現在夜堡。」亞瑟說,依舊盯著長廊,好像想要看出那黑暗之中有什麼東西一樣:「我見過,在王還在的年代,有次和王以及羅維、菲利一起見到。」
  「那有什麼不對?」
  「等、等一下!」法蘭西斯像是想到了什麼,訝異的瞠大了眼「在王還在的時候!?」
  「王……那不就是百多年前!?」基爾伯特也想到了法蘭西斯所想之事:「東方人可以活這麼長嗎!?」
  「怎麼可能?」亞瑟回:「就是這樣才奇怪……從他剛剛的答話,怎麼樣都像是他親身來過,但是無論怎麼算年齡卻完全不符合。」
  「可是……是小羅維諾親自認定他的。」安東尼奧吶吶的說:「亞瑟,還是說,他們是王族秘密?」
  亞瑟沉默一陣。
  「也有可能。」半晌,他說。
  安東尼奧的臉色稍稍的有些陰暗,平時他們和王子交好,但是每當提起這些事情之時,就在提醒著他,他們和王族還是有著莫大的差距。
  「這樣,放他在夜堡……安全嗎?」基爾伯特問:「這次的事情,我希望不會發生第三次。」
  「安東尼奧,你說呢?」亞瑟轉而問安東尼奧。
  「俺很想說絕對不會,可是俺的不安告訴俺這很難。」安東尼奧也很直接的回應:「亞瑟、法蘭西斯、基爾伯特,俺覺得,我們應該啟動緊急召集。」
  「……緊急召集在現在還太早了些,我總覺得有什麼問題。」亞瑟搖頭,拒絕這個提議:「我很擔心就是為了這個緊急召集,她們在佈局。」
  法蘭西斯一直安靜著,直到他們的討論告一段落,才開口。
  「假設不考慮年齡……亞瑟,東方行商,一直都是那個王耀?」他問。
  「正確的說,他們似乎是家族,我見過幾次,都是王耀,可是聽王和王子殿下的說法,有時候來的會是別人。」亞瑟回答,雖然對於法蘭西斯的問題感到奇怪「怎麼了?」
  法蘭西斯單手支撐著自己的下顎,在聽完亞瑟的話之後,思考著。
  「我不確定,可是……」他說:「在五大家族那邊,我也看見了一個來自東方的少年。」
  其他三人安靜的聽著。
  「他──不知道為什麼,在看見王耀之後,給我一種他們兩個很像的感覺。」法蘭西斯說「他知道不少事情。」
  「……真令人頭痛……」亞瑟嘆氣,說:「我現在突然很想念百多年前、我可以悠哉喝下午茶和去劇院看戲的時候。」
  「哈,這句話俺們不久前才說過。」安東尼奧苦笑,回。
  法蘭西斯動動嘴角,到底沒有跟他們說:那名東方少年甚至知道亞瑟的事情,亞瑟在失去記憶之前的事情。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基爾伯特問出最關鍵的問題。
  「暫緩行動。」亞瑟深吸了口氣,說:「我這邊有個人──他是鍊金術師,而且目前已經回鍊金術師公會,他會給我需要的情報。」
  「……雖然我也想說我這邊也有這麼個人,不過亞瑟,」基爾伯特懷疑的看他:「你竟然會相信一個人類?一個鍊金術師?」
  亞瑟沒回答,他看了看基爾伯特,然後眼神掃過安東尼奧,最後停在法蘭西斯身上。

  「……亞瑟?」
  「他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很奇妙,和當初那個記載與我同歸於盡的鍊金術師一模一樣的名字,是不是?」亞瑟說,看著他的三個好友。
  「──什──」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法蘭西斯:「不可能!那小鬼應該早就死了!」
  「喂法蘭!」安東尼奧慢了幾秒,突然的明白亞瑟的意圖:「不能說啊!」
  「你們果然知道。」亞瑟雙手抱胸,笑了笑:「就是不告訴我,為什麼?」
  「這……」兩個闖禍的傢伙互相對望,沒人打算開口。
  「基爾,你呢?」亞瑟轉而看向基爾伯特,但是基爾伯特顯然沒把注意力放在亞瑟剛剛的話上面。
  「基爾?」
  「──什麼?」
  「……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伊凡那傢伙,會不會碰到阿爾弗雷德。」還有想要是阿爾弗雷德知道了是伊凡打傷亞瑟,亞瑟才會去修養並且遇到他的話,不知道作何感想。
  「伊凡?」亞瑟眨眨眼,不明白基爾為什麼要想這個:「所以說你認識伊凡?還是我們說的不是同一個人?」
  「蛤?」
  「我一開始遇到阿爾的時候,他確實有個朋友,就叫伊凡。」亞瑟說。
  「欸──────!?」

Return
No title * by 語
...好久沒有上來,發現更了好多...血之香氣居然到二十幾了(驚恐

Re: No title * by 洢影
> ...好久沒有上來,發現更了好多...血之香氣居然到二十幾了(驚恐
更驚恐的是都2x了劇情進展才快一半(掩面哭)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好久沒有上來,發現更了好多...血之香氣居然到二十幾了(驚恐
2011-11-27 * 語 [ 編輯 ]

Re: No title

> ...好久沒有上來,發現更了好多...血之香氣居然到二十幾了(驚恐
更驚恐的是都2x了劇情進展才快一半(掩面哭)
2011-11-29 * 洢影 [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