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17

APH ヘタリア

  這等於是變相的說著:你們之中要嘛都不走,要不然就你犧牲讓你朋友走。

  亞瑟和基爾伯特都沉默著,氣氛十分凝重。

Read More

APH ヘタリア

  這等於是變相的說著:你們之中要嘛都不走,要不然就你犧牲讓你朋友走。

  亞瑟和基爾伯特都沉默著,氣氛十分凝重。
  「留就留。」亞瑟先開口,之後坐下:「不過我也不知道要聊什麼好。」拉了還站立在一旁的基爾伯特,亞瑟示意他先坐下。
  「亞瑟……」
  「他有槍。」低聲在基爾伯特耳邊提醒,短短的三個字而已,伊凡卻明顯的露出了厭惡之色。
  「我的沙發沒有這麼窄小吧?基爾伯特你可以坐那邊。」
  「不了,就這。」基爾伯特回答。

  槍嗎……
  基爾伯特在心底想著:那種東西現在自己並沒有帶在身上。而且,剛剛進來時已經被搜過一次身,可以當作武器的物品都被拿走了。

  早知道,或許該先跟安東尼奧說一聲,起碼亞瑟可以得救。

  「那麼……基爾最近都在做什麼呢?」伊凡問。
  「沒什麼。打打架、喝喝酒,蹺個課抽跟菸。」基爾伯特隨意的回答,兩人就像真正在聊天一般。
  只是這聊天的氣氛比海嘯蓋過來還要恐怖。
  「這樣啊……既然這麼無聊為什麼不來找找我啊?」
  「冷死了,我才不要。」回答,基爾伯特皺眉。

  伊凡.布拉金斯基,基爾伯特認識他的時候,兩個人都還小。父親某日告訴他:遙遠的國度,說是那邊的組織勢力龐大,並且雙方聯絡後,有意合作。
  路德維希並不適合這些事情,所以兩兄弟告別,然後基爾伯特隨著父親前往了那個遙遠的國度,終日落雪,寒冷的地帶。

  然後,基爾伯特在那裡見到了伊凡.布拉金斯基。

  兩個年幼的孩子初時因為陌生,伊凡只是一直躲在大人的身後看著他,滿滿的好奇。基爾伯特拉了父親的手,問了他是誰。
  兩方的大人彼此介紹自己的孩子,也明瞭這麼小的孩子根本對交談沒有幫助,索性把他們趕去別的房間玩。
  在擺滿玩具漫畫和莫名其妙的有菸有酒的地方,兩個人對立站著,彼此都很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直到基爾伯特發現了玩具堆中的電動,興沖沖的拿起電動主機後,開始尋找遊戲片,數分鐘過去伊凡在另一邊的櫃子裡找到了幾片遊戲片,遞給他。

  『你──你要一起玩嗎?』
  『咦?好、好啊!』

  當基爾伯特的父親來接他時,他們成為了好友。

  在兩邊來往的途中,雖然基爾伯特和伊凡見面的次數並不多,但是他們之間確實越來越友好。
  但為什麼……後來會變成這樣呢?


  「亞瑟同學好像很安靜喔,都沒聽到他說一句話呢。」突然的,伊凡的話鋒一轉,帶到亞瑟身上。
  亞瑟雖然一直在聽兩人對談,但都是一些無意義的、甚至可以說是會讓氣氛更沈重的對話。他不知道該怎麼插進這些話裡,只好安靜的聽著,一面思索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逃離這裡。
  「兩位的敘舊我突然打斷也不太好吧。」亞瑟淡淡的回答,「若不介意的話請聊一些比較容易讓大家融入的話題吧。」

  窗外的烏鴉叫了三聲,叫的亞瑟心裡發毛。
  奇怪的聲音,該不會是什麼不詳的預感吧?

  「說得也呢……那──」
  「你到這裡來做什麼?」基爾伯特問。
  亞瑟看著自己的好友,雖然無奈這傢伙終於沉不住氣了但還是很感嘆,這傢伙果然從小到大都沒改這衝動的個性。
  「當然是來找你啊。」
  「少來了,你找我幹麼?從之前的合作失敗,我們之間就沒有往來必要了。」基爾伯特說。
  就是因為那次的失敗,讓他們損失了許多的人才,連帶的父親也受到打擊而倒下。
  好不容易痊癒後,父親將位置交給他,自己退居幕後過著養老生活去。
  並且再也不提,擴大組織的事情。

  「吶……基爾,」伊凡沉默幾秒,開口:「不跟我聯絡,是因為組織的關係,還是因為你的關係?」
  基爾伯特沒有回答。
  「我都這麼努力了,為什麼你還是不肯接受我呢……」伊凡微笑著問。
  基爾伯特撇開頭,亞瑟看見伊凡那雙紫色的眼睛裡,雖然努力的在表現出沒事的樣子,卻還是從中洩漏出悲傷。

  兩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

  「如果你不想說,那我就要走了。」基爾伯特輕輕嘆氣,然後重新抬起頭,說。
  「真的,這麼不願意留下來啊?」
  「亞瑟,走吧。」
  「基爾,我說過囉,你、或者你們兩個,」伊凡站起,四周的黑衣人也圍了過來:「只能選一個,我可是從來沒有退讓這選項喔。」
  「亞瑟,小心點。」將身旁的人往後推了一些,這樣的舉動讓伊凡如預期般的瞇了眼睛。
  他很不悅。

  「真抱歉呢,我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的身上,也沒有妥協兩字。」微笑,基爾伯特緋紅的眸子亮著得意的神情。

  窗戶在這時候破了,巨大的碎裂聲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窗外的大樹上,隱約看見兩個人影。基爾伯特趁著這個時候衝上前,掏出口袋的鑰匙握住,使之在指縫之間露出尖端,然後揮舞著衝過去,往將擋在門邊的黑衣人臉上劃下──

  「哇啊啊啊──」
  皮肉被粗暴的劃開,血立刻就湧出,霎時血流如注。

  「亞瑟!」基爾伯特在混亂中回頭叫著,亞瑟撂倒幾個想要抓住他的人,跑向基爾伯特。
  「快走!」基爾伯特伸手,要拉住衝過來的亞瑟,然後他看見一條白色揚起,緊接著,亞瑟就被拖住而往回拉扯。
  「──!!」

  黑色的、冰冷的槍口對著亞瑟的太陽穴,基爾伯特感覺自己突然很冷很冷。
  「外面有你的其他朋友嗎?把他們也叫進來作客吧。」伊凡笑著,手上的槍喀一聲,手指在扳機上預備。

  「伊凡你要是敢──」
  「叫他們進來。」伊凡重複這句話。
  「你開槍啊。」亞瑟突然這麼說,然後抬頭看著伊凡。

  槍口,亞瑟將手指塞住槍口,翠綠色的眼睛毫不畏懼,看著他:「你以為,我會讓你用兩次同樣的方式,來威脅我的朋友?」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