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18

APH ヘタリア

  「亞瑟……」
  「亞瑟同學,這樣好危險的呢。」伊凡說,紫色的眼睛裡並沒有跟臉上一樣,帶著笑意。
  「這種距離下,我們機率差不多喔。」亞瑟笑,回應。 Read More

APH ヘタリア

  「亞瑟……」
  「亞瑟同學,這樣好危險的呢。」伊凡說,紫色的眼睛裡並沒有跟臉上一樣,帶著笑意。
  「這種距離下,我們機率差不多喔。」亞瑟笑,回應。
  比起那邊兩個當事者的平靜,基爾伯特整個就是傻眼:亞瑟怎麼敢做這種事情、怎麼敢如此挑釁?
  是因為不了解伊凡嗎?

  ──為什麼這個時候還能笑成這樣?亞瑟.柯克蘭!你差不多一點啊!

  「放開他,伊凡。」勉強自己鎮定下來,基爾伯特知道外面安東尼奧來了,敢這麼大膽又知道伊凡在這城市的地點的人,也就只有他而已。只要能夠成功離開這宅邸,就沒有任何問題。

  安東尼奧很強,為了保護心中重要的事情,或許安東尼奧是他們之中最敢也最厲害的。

  「真是的……你們兩個好過份喔,我的心都快碎了。」伊凡說著,放開槍。
  亞瑟將槍拿起,一邊往基爾伯特的方向走,一邊將槍拿在手上。
  拉過亞瑟,基爾伯特最後看了伊凡一眼,然後轉身快步的離去。

  「唉……基爾伯特交了一個好朋友呢……」伊凡看著兩人離去,有些感嘆的說:「為什麼我就沒有這樣的朋友呢?」
  有膽量、聰明、而且漂亮。亞瑟.柯克蘭難道沒有缺點嗎?一般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再勇敢也嚇的不敢動了吧?為什麼亞瑟.柯克蘭還敢這個樣子的挑釁他呢?

  更何況,他難道看不出來,自己也是一個不惜犧牲也要得到想要東西的人嗎?

  「喂,你們。」伊凡重新漾起微笑,冷酷的。「立刻去把亞瑟.柯克蘭的事情給我調查出來,要詳詳細細的喔。」


  踏出宅邸,果然看見安東尼奧蹲在路燈旁,而一旁的法蘭西斯抽著菸,靠著燈柱而立。
  更另基爾伯特意外的是,雙子竟然也在。
  亞瑟把槍丟道路旁的水溝裡,然後跟著基爾伯特一起走向自己的夥伴。

  「基爾哥哥你沒事吧?」菲利奇亞諾看見他,連忙問。
  「笨蛋基爾伯特。」羅維諾冷哼一聲,罵。
  「唷,歡迎歸來。」安東尼奧蹲著原本的姿勢,只是抬起一隻手揮了揮。
  「哥哥,你有沒有怎麼樣?」路德維希上前,詢問:「真的是伊凡.布拉金斯基?可是我們不是已經跟他沒關係了嗎?」
  基爾伯特聳肩:「這個問題我們回家再說,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然後,他轉頭,一巴掌往亞瑟的頭拍下去。

  「好痛!你幹麼!」
  「你白痴啊!」揪著亞瑟的衣領,基爾伯特大罵:「我差點被你嚇死!你知不知道伊凡那傢伙真的會開槍?你是想要跟他同歸於盡嗎?」

  「不然那種情況下要怎麼辦?難道真的出來叫他們進去?」亞瑟指著那邊那群,毫不留情的回應:「基爾伯特,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
  「好了好了,基爾伯特的笨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快走吧。」法蘭西斯把菸拈熄,走過來:「亞瑟,小阿爾快瘋了,你看。」
  法蘭西斯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亞瑟,螢幕上顯示著來電一百二十通。

  阿爾弗雷德那傢伙……
  「這個笨蛋……」亞瑟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法蘭西斯,手機借一下。」
  「請自便。」

  「接應的人在那邊,我們走吧。」菲利奇亞諾說著,指向巷子口,一台黑色的長形轎車。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大家都累了吧?」安東尼奧站起,拍了拍基爾伯特的肩膀:「基爾你頭上的小鳥都打瞌睡了喔!這樣一點也不帥氣。」
  「囉唆啦!」被安東尼奧這麼一說,基爾伯特勉強的打起精神,和路德維希、菲利奇亞諾一同走向車子的方向。

  「嗯,我很快回去……好,等會見。」
  聽著亞瑟說完再見,法蘭西斯等著亞瑟過來:「怎麼樣?哥哥我後來看到是小阿爾打來都不敢接啊……連小馬修打的也是。」
  「……那還真是抱歉啊……」亞瑟把手機還給法蘭西斯,「嗯……走吧。」
  「是啊是啊,哥哥我快累死了。」
  「誰叫你沒事只知道泡妞,身體都疏於鍛鍊吧?」嘲笑的回應,亞瑟說。
  「什……小亞瑟你嘴也太毒了吧!哥哥我可是擔心了整個晚上啊!」法蘭西斯有種好心被蛇咬的感覺。
  走在略前方的亞瑟沉默一陣:「……謝謝。」
  「什麼?」
  「沒什麼,快走吧。」這麼回應著的亞瑟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熱。
  他一出來看見法蘭西斯在抽菸,就知道了。法蘭西斯不太抽菸,每次抽菸,就表示是他煩惱、焦急的時候。

  『男士絕對不能讓女士知道自己在擔心和焦急,因為這樣會讓女士不安。』是法蘭西斯常說的話,而雖然是說針對女性,但實際上他應用在所有人身上。


  從車上下來,亞瑟才剛剛跟其他人道別,阿爾弗雷德就衝到他身邊「亞瑟!」
  來不及轉身,亞瑟被阿爾弗雷德抱個滿懷,聽見身後的笑聲,亞瑟臉紅著踹了車門。
  車子駛離,阿爾弗雷德才放開手。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打給那三個人,那三個人死也不肯接我電話!特別是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問:「你沒事吧?」
  「嗯,我很好。」亞瑟回答,想起馬修的事情:「對了,你弟弟呢?」
  「我、我在這裡!」細小的聲音從阿爾弗雷德的左方傳來,亞瑟這時候才發現那邊還有一個人。
  「咦!?啊……抱歉!我沒注意到……」亞瑟連忙陪禮,仔細的看著眼前的孩子,果真跟阿爾弗雷德的模樣非常相似:「呃……馬修.威廉士?」
  「是的,你好……」馬修看著亞瑟,然後又看看阿爾弗雷德,有點猶豫的開口:「呃──我是要叫你哥哥?還是……」
  「亞瑟就可以了。」微笑,亞瑟回應,並且伸出手:「你好,我是亞瑟.柯克蘭,歡迎回家。」亞瑟偷偷瞄了一旁的阿爾弗雷德,對方正用著一臉像是打賭贏了的表情看著馬修。
  馬修看著亞瑟和阿爾弗雷德,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眼淚奪眶。

  ──歡迎回家。

  「嗯,我回來了。」馬修說。
  等待了好幾年,終於再次聽見這句話。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