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21

APH ヘタリア

  亞瑟嘆氣。

  「你啊……比起阿爾真的是,細心太多了。」他說,對面的馬修笑了笑。

APH ヘタリア

  亞瑟嘆氣。

  「你啊……比起阿爾真的是,細心太多了。」他說,對面的馬修笑了笑。
  和阿爾弗雷德那種豪爽、不做作的笑容不同,馬修的笑容跟他的人一樣,溫婉內斂。
  「因為阿爾總是太衝動啊。」馬修回答。

  「呵呵……」苦笑,亞瑟贊同這句話:「那麼你……怎麼想?」
  「我?」馬修有點訝異為什麼亞瑟會這樣問,按照道理來說這應該怎麼樣都不關他的事情:「呃,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你不會覺得,是我把他搶走嗎?」
  「搶走?為什麼?」馬修疑惑,他不是很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你是指什麼?我們是親兄弟啊,半身的血緣、過去,這些都是不可能被搶走的吧?」
  「不……我是指,你不會因為……阿爾關注我所以……」
  馬修眨了眨眼,似乎終於會意過來。

  「喔,不,」他笑:「亞瑟,你以為我是因為想要阻止你喜歡阿爾,才問你的嗎?」
  「呃、不,我……這種事情我才──」
  「亞瑟慌了呢。」馬修笑,看著眼前,那個彬彬有禮的紳士現在臉紅耳赤,連話都說不好。
  「不是的喔。」馬修說:「我是因為,阿爾很煩惱,所以我才會想問問看的。」
  「很……煩惱嗎……」
  「亞瑟,你很受大家歡迎呢。」馬修放下杯子,杯中的茶就和亞瑟那杯一樣,幾乎沒有動過,兩杯茶各自映著自家主人的影子:「不只是那些學生們,就連你的朋友群裡,也有人喜歡你。」
  「阿爾很不安,那些跟你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阿爾覺得自己沒辦法插入你們的圈子中。」馬修說。

  阿爾弗雷德好幾次晚上睡覺前跟他聊天,聊到亞瑟的學校生活、亞瑟的朋友群,馬修都看見那苦惱的樣子。
  『除去那些學生,法蘭西斯、基爾伯特都喜歡他,但是他卻不知道……馬修,你說他到底有多遲鈍?』阿爾弗雷德問。
  『咦?』
  『我做的還不夠明顯嗎?』
  『這……』


  「……既然你都說了,我也不必隱瞞……」亞瑟嘆氣,看著自己交錯握住的手,開口:「你是在講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吧?」
  馬修一驚:「你知道?」
  亞瑟緩緩的點頭。

  「當然阿爾的……我也知道。」亞瑟回:「只是一開始並不確定,直到那時候……」
  阿爾弗雷德跑出家門後便離家,持續了三年直到阿爾要升高中那年,才重新搬回家裏住。

  「那麼,你為什麼不……呃,我是說,有什麼原因讓你不回應他們嗎?」
  「阿爾有跟你說過,我家曾經負債過吧?」亞瑟問,看著馬修點頭,亞瑟才接著說:「當時的情況,我實在沒有心力和能力去解決這件事情──基爾伯特的勢力是我非常需要的,雖然當時他應該還沒有喜歡上我,但我也不是能夠利用完別人就把他給拋棄的那種……更何況我的確將他當成朋友。」
  「那麼法蘭西斯……」
  「那個混蛋倒是很早前就……不過,怎麼說呢……」亞瑟看著窗外,躺進沙發背:「他也幫過我很多……」
  「而且有一點很重要的是,他跟基爾伯特是好朋友。」亞瑟說。

  因為法蘭西斯、基爾伯特、安東尼奧是好朋友,而他們又都是他的好友。

  「因為都沒有戳破,所以才能一直維持著的平衡,他們每個人背後都有著很多的事情,在學校應該是他們最能夠安穩休息的地方」
  「我知道基爾伯特只有在這裡才睡的安穩,就連在宿舍,有路德在他也總是淺眠。」
  亞瑟想起剛剛認識基爾伯特的時候,他看見的人讓他覺得這個人是不是有毒癮或是有病──黑眼圈、抽煙,不健康的身體,病態的容貌,而且極度的不信任人。

  「法蘭西斯某方面來說也是這樣,只是比起基爾伯特來的好一點。」亞瑟一句句說著,越說,馬修就越訝異,也在之中了解了一些事實。

  「如果可以這樣維持平衡下去,那麼就盡量維持著,這麼一來他們會過的比較好……我是這麼想的。」亞瑟說。


  馬修按了按眼睛,覺得有點溼潤。

  學生會室安靜了幾秒,馬修才接著問:「那阿爾呢?」
  「阿爾再怎麼說都是我弟弟,即便我們沒有血緣關係,這種情況也不是人們容易接受的。我們都還是學生、我們都還必須接受社會輿論的階段,這樣子的事情……」
  馬修知道亞瑟想說的是什麼。

  的確,為了未來著想與鋪路,這種事情絕對是不應該發生的,這麼……這麼禁忌的愛情世界上會接受的人大概沒有幾個。

  馬修看著眼前這個人,亞瑟,他知道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喜歡他。
  把所有事情看的透徹,就連後果都已經先做好打算,必且想要一個人承擔起所有的事情……
  要能這樣居中調解著每個人,不能跟哪一個有太近的距離,也不能太過於疏遠,而且要不讓人發現,偶爾還要讀不懂空氣,這樣有多麼的困難?

  亞瑟太重視其他人、太注意別人的想法了。

  「呃……馬修,我說的話讓你混亂了嗎?」看著不說話的馬修,亞瑟不好意思的開口:「抱歉……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了這麼多,你別放在心上。」
  說完,亞瑟站起:「茶冷了,我──」

  「那麼亞瑟,你呢?」馬修突然問了。
  「咦?」
  「你……你自己的想法呢?」

  ──真實的、不要再去在意任何人,你自己的想法,是什麼呢?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2-dd52aaf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