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ROBL Milletian03

Ragnarok Online仙境傳說     米列希安Milletian 三、 Read More

  在無邊的黑暗之中,他什麼也看不到。   看不到雙手、看不到雙腳、看不到自己,黑暗之中的自我,沒有自我。   什麼也沒有的虛無,就是這樣嗎?   耳邊好像很吵,又好像只是幻聽--   『送走他吧。』   是誰呢?   『失去了雙親的遺留之子,只會增加我族負擔。』   『遺棄,這是命。』   放開的手,是誰的手?   『如果命中注定可以活下去,他就會活著。』   『不要怨,這是命。』   『弱肉強食,是世界通則。』   然後,他想起了第一次見到了騎士的時候。      好餓、好累、好冷、好痛。   救我、救我、救我、救我--!   滿滿是鎧甲的手,將他拉出了死亡的深淵,那是……   啊啊,是『燄』--   「亞加里!?」   光好亮……眼睛好痛……   焦急看著自己的……是誰?   「艾德那……?」   「終於……終於醒了!」握住躺在床上的刺客的雙手,騎士領主終於放下心,也放開手。   「這是……大宅?」模糊的雙眼好不容易有了焦距,是自己熟悉的米色天花板、背後有著柔軟的床,眼前的騎士領主微笑已對。   「抱歉……給你惹了麻煩……」刺客試圖抽回手,苦笑:「我怎麼會在這裡?」   「失去你的訊號後,我和裘斯先生趕到古城,」騎士領主摸摸刺客的頭,回答:「下水道那發現你躺著,怎麼叫也叫不醒,就先把你帶回來了。」   下水道……   對了,那時候,他和那名少年繼續往前,少年牽著他踩進了一片黑暗之中,卻在不知不覺中,分開了。   「我……睡多久了?」他問,坐起來。   「一天,真的沒事了?」   「嗯,我沒事。」皺眉,轉過頭,看見騎士領主眼中的血絲:「你不會就這樣一直守著我吧?」   「呃……」騎士領主遲疑一陣,開口:「會長說要注意你的狀況,而確實是很令人擔心。」   「我去找會長吧,你去休息。」說著,他站起身,跳下床後又想起:「在古城,有看到任何人嗎?」   騎士領主搖頭。   今天吉芬,是難得的好天氣呢。   他這麼想著,穿過中庭,來到會長平常辦公的地方,敲門。   木質門板發出沈重的響聲,等待許可命令的同時,從遠方而來的咆嘯聲令他抬頭--   「會長,別出來。」他說,然後隱藏了身影。   咆嘯的主人來到了門口,無視一旁攔阻著的侍女,握住門把要開門卻被刺客抓住。   現形,刺客瞪著眼前的年老魔導,禮貌但機械化:「沒有會長的命令,不得任意進入。」   「我是他伯父!」   「就算是會長的父親也一樣。」刺客低聲說,手指用力,如預期內的看見年老的魔導痛的悶哼。   「那麼立刻去通報艾伏爾!」魔導忍著痛,說。   刺客一個眼色,侍女立刻敲了門。   「進來吧。」   刺客放開手,年老的魔導怒氣沖沖的開門,進入,而刺客跟在後頭,進入後失去蹤影。   「艾伏爾!」年老的魔導低沉著聲音唸著眼前年輕魔導的名字:「聽說,你又失敗了?」   坐在巨大的木桌前的少年魔導頭痛的揉了揉側額,開口:「伯父,您從哪裡聽來的?」   「全吉芬都在傳,漢諾公爵的手下解決古城的魔族暴動。」年老的魔導說:「你的那個小刺客,不是昏倒在古城嗎?」   隱身站在少年魔導身後的刺客,內心沈重著。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很明顯也不是漢諾家族解決這件事情。」少年魔導回答:「他們根本報告不出來原因,這件事情我們還沒有輸。」   「最好是還沒有輸。」年老的魔導惡狠狠的說:「艾伏爾,你可是我們溫斯頓的現任當家,千萬不可以敗給漢諾家族。」   少年魔導小聲的唸著又來了,一邊揮揮手:「我才不會輸給那個渣渣。」   年老的魔導恨恨的瞪了少年魔導一眼,不屑的開口:「注意你的用詞,別讓人家說我們溫斯頓家族沒有禮貌……雖然身為側室之子的你應該是沒什麼感覺……」   少年魔導心一冷,身旁一陣風捲過,刺客閃著寒冷光芒的拳刃已經架上年老的魔導頸子。   「你--」   「收回剛剛那句話!」刺客惡狠狠的說。   「住手,亞加里。」少年魔導開口,站起身:「伯父的話,艾伏爾會謹記在心,您請回吧。」   「哼!」看著刺客退開,老邁的眼中有著勝利的奸笑,刺客回到少年魔導身後在心中憤怒。   「艾伏瑞呢?」   「……哥哥的話,他在……」年少的魔導鬆口氣,正要回答敲門聲又響起。   「小伏爾在不在?」   「……哥哥來了。」少年魔導恢復到一開始的動作,頭痛。   「我進來囉。」說著門被打開,一個智者走了進來。   和少年魔導長得很像,但也不像。   「啊……」雖然一開始驚愕的喊了出聲,不過智者很快的又隱藏起自己的表情,笑著和年老的魔導打招呼:「畢斯伯父。」   「艾伏瑞,我看看──」年老的魔導笑開了顏,像個慈祥的長者,看著比自己還要高一個頭的智者,點頭:「半年不見又長得更英俊了,來,伯父請你吃飯當接風,昨天才從朱諾回來吧?」   「呃……中午已經約了師長呢,伯父可能要排晚上了。」   「那有什麼關係,師長是很重要的,別遲到了。」   「不會,我記的很清楚。」智者笑,將年長的魔導往門口帶:「我送您一程吧。」   「嗯,好。」年長的魔導笑笑,語中帶刺:「血統優良就是優良,怎麼看都是大家風範……哪像有些人──」   「伯父,我在朱諾找到些有趣的魔法書,有沒有興趣看看?」打斷年長魔導的話,智者回頭瞄了一眼坐在木桌旁的少年魔導,眼中有著愧疚和著急。   少年魔導笑笑,揮手表示不在意。   『不過亞加里要氣炸掉啦。』偷偷地用了公會通訊,少年魔導這麼說。   『亞加里?亞加里怎麼了?』通訊器中傳出騎士領主的聲音,著急的問。   『你閉嘴!』刺客不爽的回答。   看著智者將年長的魔導帶出房間,少年魔導長長的嘆了口氣。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