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RockmanX >  RockmanX No Title01

RockmanX No Title01

Rockman X     No Title   在落下去的時候,腦中浮現的不是任務失敗,而是那雙碧綠的眼中、他承諾他回來的倒影。 Read More

  「任務失敗?」艾克斯不相信,僵著的身體一時竟然無法動作。   「怎麼可能!?他是傑洛耶!」艾克賽爾搶先一步說出艾克斯心裡的話,讓他好過了一點。   「似乎是在對方使用炸彈的時候,跟著被炸開的地面而落下去了。」席格納斯說,臉上也是擔憂的神情。   「怎麼會……」一手撫住自己的額,艾克斯緩緩坐回椅子上,想起傑洛離去之前,他承諾他的話語。   會回來。   「只是掉下去而已,傑洛不會有事的!」艾克賽爾堅持著,說。   「艾克賽爾……那個地方,很靠近火山。」席格那斯沒有保留、毫不婉轉的說,像是一桶冰水似的,讓艾克斯冷的顫了一下。   艾克賽爾這次也沒有再反駁,雖然他還是滿臉不相信的模樣,可是卻也不確定的回望了艾克斯。   艾克斯發現,自己的腦袋好像當機了,空白著,沒有辦法去想事情、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動作或說話。   這比起當初傑洛的離去還要來的痛苦……因為這次自己無法掌握實情。   「艾克斯……」看著眼前的艾克斯,艾克賽爾不禁擔憂起來。   他聽說過當初傑洛的事情,那時候的艾克斯,以人類的話來說好像叫做行屍走肉。   「……不,不會怎麼樣的。」顫抖著的嘴,好不容易才說出這句話。艾克斯抬頭,臉色蒼白的如同紙一般,但是那雙綠色的眼睛卻從剛剛的震驚中轉換成了一種堅定:「我去支援他。」   「我也去!」艾克賽爾立刻舉起雙手,附和。   恢復知覺的時候,傑洛發現自己差大概一個人類腳掌寬度就要掉下去底下熾熱的岩漿中。   如果是人類,早已脫水死亡了吧?   坐起身,小心翼翼的移動到安全的地方,傑洛正在推斷自己到底已經落下來多久。   通訊器在這裡不能用,從能源的殘餘量來看,自己應該已經落下來一天多了,最長不超過兩天。而基地方面應該在最初失聯時就發現,那麼現在援軍應該已經出發並且快到達。   艾克斯沒有休假,但是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而刺蝟本來就放假,絕對會跟來。   傑洛抬頭望向上方,一絲藍色的地方。   這距離……還真是天堂與地獄的距離啊……   默默的笑了下,傑洛左右觀望,垂直方向是不可能逃離了,水平的四周呢?   『傑洛,可別太逞強……』   『又不是你。』   『喂……』   『我會回來的。』   「嗚哇……好高啊!」艾克賽爾站在火山口往裡頭探去,隱約還感覺得到熱氣:「而且超熱的!」   「艾克賽爾,別掉下去。」一邊從愛莉亞那邊獲得資訊,艾克斯一邊說著「別讓我還要多救你一個。」   「唔……」艾克賽爾連忙縮回頭,小跑步到艾克斯身邊。   艾克斯正在和愛莉亞討論這附近的地形,並且推敲傑洛可能的所在地。   實際上來說聽不太懂的艾克賽爾只好乖乖待在一旁發呆,等待出發。   火山的附近很荒涼,加上受到傷害的地球,這裡就連原本該有的低等植被、生物都沒有。   天空灰濛濛的,地面黑乎乎的,看在艾克賽爾眼中實在很不舒服。   如果自己一個人被留在這裡,他一定會發瘋的。   回過頭,原本該在自己身邊的艾克斯竟然已經走了一段距離,一種恐懼突然的湧上心頭,艾克賽爾衝刺過去!   「嗚哇!」背後猛的被什麼東西一撞,隨後腰部被緊緊的錮住,艾克斯在瞬間差一點就反擊──「──艾克賽爾!?你做什麼?」   艾克賽爾抬頭,看進那綠色之中:「不要丟下我……」   一窒,艾克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使得艾克賽爾這麼說。   但是他很直接的回答:「當然不會,你怎麼了?」   這樣的回答如同承諾,艾克賽爾的心跟剛剛突然而來的恐懼一樣、又安定下來。   「沒有啦!」笑笑,他鬆手:「我們快去找傑洛吧!」   在黑暗中往前走,若不是扶著牆壁還真會摔死。   不過這到底要走多久呢?自己的能源總是剩下不多,要是在這種不知道什麼鬼地方用光能源,恐怕就真的無法完成和艾克斯的約定了。   細細的滴答聲,傳進傑洛耳中。於是他停下腳步,仔細的聆聽著……   不是錯覺,的卻有水的聲音。   水會往低處流,先找到水,溯源而上就能到達陸地吧?   艾克斯拿著手電筒,跟艾克賽爾一起在黑暗的洞穴中前進。   四周有著一股難聞的硫磺味道。   「艾克斯,這裡好臭!」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從剛剛開始一直聽見自己腳底下,有著很細微、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   但是低頭,在昏暗光線下,卻沒有任何的異狀。   「是硫磺,小心一點。還有,愛莉亞說這裡地面很脆弱,你不要跑跑跳跳。」艾克斯這麼回答。   「脆弱?」艾克賽爾頓了一頓,聽見腳下持續傳來的霹、啪聲音……   「……脆、脆弱的地層是這種的嗎……?」指著腳下。   艾克斯順著那手指往下看,在手電筒下、那塊範圍的地面,是白色半透明的。   臉色發白──   「慢慢的、慢慢的往旁邊走,艾克賽爾……」艾克斯用手往旁邊比,示意艾克賽爾慢慢往旁邊移動。   「嗚……嘖……」一點一點的往牆邊走,艾克賽爾想到一句話:心都提到嗓子眼應該是在形容現在的情形吧?   眼看著艾克賽爾快要摸到牆了,突然而來的一陣地動,引發變事!   「哇啊──!!!」腳下瞬間空掉、身體失去支撐的感覺幾乎和認知同一時間傳到大腦,尖叫也跟著脫口而出。   「──!!!」地面的裂痕極迅速的延伸到艾克斯腳下,在『救艾克賽爾』和『逃跑』的念頭之間,艾克斯已經失去任何動作的先機。   但是一隻手,拉住往深淵掉下的艾克斯。   「艾克賽爾──!!!」看著他掉下去,艾克斯喊,然後聽見對方喊他的回音從身不可見底的地方傳來……   「艾克斯,先上去。」   「傑洛……」   將艾克斯拉上來,傑洛接著說:「底下的岩漿有點不穩,恐怕是要爆發了。」   「什麼!?那……」   「走吧。」傑洛說,放開艾克斯的手,望望那個洞,快步跑開。   雖然順利的著陸,但艾克賽爾驚魂未定。   這裡並不暗,相反地有些發光的地底植物反而比手電筒還要亮。   艾克賽爾抬頭,看著上方自己掉下來的洞口。   「艾克斯會來救我的!」他安慰自己,拿起通訊器,想要聯絡一下。這時候他才發現,通訊器在這邊無法使用。   心裡沉下,那個剛剛壓抑住的不安浮上心頭。   ──我會被丟下嗎?又剩下我一個人了嗎?──   「艾克斯!你在哪裡!?」叫嚷,艾克賽爾跑開,往唯一的路跑去。   不知道跑多久,艾克賽爾一次又一次經過那些會發光植物的群集地,但是什麼都沒看到。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在哪裡。   他知道自己應該要待在原地,減少能源的消耗等待艾克斯他們……可是他很害怕。   雖然艾克斯說了不會丟下他,但是艾克賽爾知道,一次又一次越來越頻繁的地震,表示這座火山要爆發了。   他害怕,他不要自己一個。   理智與情感的搏鬥,讓他突然覺得手腳都快失去力氣,腳下一個踉蹌,摔倒,他也爬不起來了。   臉貼在溫熱的地面,他感覺到自己臉上濕濕的……   「我不要一個人……」   原本以為,在紅色警戒的快樂日子可以永遠維持下去,但是卻突然的被打斷了……   「我不要一個人……」   艾克斯、傑洛,獵人基地,雖然懷抱著對過去的無限追憶,但自己還有關心的人、還有朋友……   現在,他要一個人死去了嗎?   「怎麼趴在地上?受傷了?」   一隻手輕輕的摸過他的頭髮,按在他的手臂上,然後溫柔的聲音詢問著。   艾克賽爾睜開眼睛。   「嗚哇──艾克斯!!!」   「……?」被撲抱的有點摸不清情況,艾克斯拍著艾克賽爾的背,回頭看看傑洛。   對方只是搖頭聳肩,表示不知道。   「嗚嗚嗚,艾克斯你終於找到我了!」   「嗯……我們要快點走了,這裡快要爆發。」艾克斯說著,將艾克賽爾扶起。   「還好……沒有丟下我……」艾克賽爾小聲說著。   「那不是當然的嗎?」艾克斯輕輕的敲了艾克賽爾的頭:「一開始不就說了?」   「嘿嘿──」   「艾克斯、刺蝟,快點。」傑洛催促的時候,地面又傳來了震動,這次比之前的來得劇烈、長久。   「走吧。」   「不要叫我刺蝟啦,傑洛!」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