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25

APH ヘタリア

  基爾伯特站在校門口,夕陽下的校園還是充滿了生氣:室外社團活動如火如荼的舉行,為著馬上要舉行的、下個月的運動會準備。教室內已經沒有在上課了,變成一些室內社團的活動場所;話劇社的配樂正響著,另一邊,搬運道具和一些用品的校工在夕陽下揮汗前進。

  在這裡也渡過了兩年了啊……感覺好快喔!和亞瑟認識了五年,國中三年、高中兩年,這麼一數感覺很久,自己卻覺得只是一眨眼的樣子。
  還有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這兩個會陪著他去打架、喝酒、把妹、還有搞破壞。
  基爾伯特笑笑,轉過頭,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小鳥的吊飾晃啊晃的。通訊錄不斷的往下,在分類『無』之中,他找到那個名字。

  『大熊熊』。

  毫不猶豫的按下,他在夕陽下的影子越拉越長,卻再也碰不到校門。


  基爾伯特和他的父親坐在車上,車子疾駛,但無論多快,都無法甩開追兵。
  父親冷靜的坐著,一面指揮的司機和附近的手下趕往救援,但坐在他旁邊的基爾伯特知道父親其實非常緊張,父親握住他的手濕濕的。
  『父親……』
  『基爾,你要冷靜仔細的看著。』父親低聲對他說:『找到機會,就逃走。』
  『可是……』
  突然的,車子緊急煞車,他撞上前座座椅,而父親也差一點就飛到前面。
  前方擋住的車有兩台,不是警車而是黑色轎車讓他們吃驚,也因此而停頓了逃跑的時間。
  在父親判斷那是哪一方時,基爾伯特已經知道那是誰──他跑下車,往前。

  『基爾!』父親的叫喚在身後響起,但他腳步並沒有遲疑。
  『伊凡!』他喊著從車上下來的人,那個總是帶著微笑的人。
  『少爺──!』司機連忙從車窗上伸出手,拉住基爾伯特:『不可以!』

  『基爾,過來吧。』微笑著的伊凡對他伸出手:『我是來幫你的喔。』
  如同寒冬之雪的冰冷笑容,基爾伯特沒由來的一個冷顫。

  這樣的情況,這樣的話,基爾伯特反而冷靜了。他的父親從車上下來,將基爾伯特擋在身後。

  『布拉金斯基果然背叛了我們嗎?』
  『喔呀?怎麼這麼說呢?』伊凡對著比他年長許多的黑幫老大一點也不畏懼,雙手一攤:『我很擔心你們呢,立刻就過來了。』
  『今天你們的人都沒有出現,卻來了警察。』
  基爾伯特看著一切,期待伊凡說出反駁的話。但是伊凡只是靜靜的站著,什麼也沒說。
  『伊凡……』
  他看著他,紫色的眼睛裡看不到任何情緒的波動。
  『基爾,過來吧。』伊凡再次伸出手,完全沒有理會基爾伯特父親的話語:『只有這樣,才活得下來喔。』

  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像是掉進伊凡家附近的海裡,冰冷的連心臟似乎都要凍結。


  看著坐在對面的人,伊凡心裡是真的高興的。姑且不論基爾伯特為什麼會主動來找他,只要見到他,伊凡就很開心了。
  「那,基爾你──」
  「伊凡,你繼承了你的家族嗎?」基爾伯特問。
  「……是啊,所以,現在是我當家了喔。」並沒有去思考基爾博特為什麼這麼問,伊凡單純的回答。
  就像以前,基爾伯特問他什麼,他就回答什麼一樣。
  他不會欺騙基爾伯特。

  但是,就那麼一次,他沒有回答他。

  「……也就是說,你可以做任何決定?」
  「沒錯。」
  基爾伯特看著他,紫色的眼眸笑盈盈的對著自己,伊凡看起來一點都沒變,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他依然記得以前那些日子。
  他們曾經很要好的……

  「你是……來要我不要傷害你的朋友嗎?」伊凡問。
  「嗯。」
  「我沒有打算傷害他們,但是如果不找他們,你就不出現呢。」伊凡說:「我很想見你。」

  基爾伯特安靜了很久,才開口:「……我問你一件事情。」
  「……問吧。」

  「那個時候,你是真的想救我嗎?」他問。

  這是困擾了他、從當時到現在的惡夢。幾乎每回入睡都會夢見的、逃難的景象。
  一向英挺高大、永遠如同英雄般的父親滿身是血,就連話都說不清楚的叫他快逃。隨扈們死的死傷的傷,留下來擋敵人是最後的了。

  而,他的敵人,竟然是曾經最信任、最要好的朋友。


  『……伊凡,你好像喔。』
  『咦?像什麼呢?』
  看著自己的好友,基爾伯特笑著把雪帽戴在伊凡頭上。

  『超大的北極熊!哈哈』


  「我沒有對你說過謊,基爾。」伊凡的表情很嚴肅,收掉笑容,伊凡終於有時間、有機會對基爾伯特解釋當時的事情。
  「我當時真的想救你、和你父親。」

  那個時候,他的父親下令,將即將結盟的拜爾修米特家族給摧毀,他不知道父親為什麼要下這樣的命令,但是他卻沒辦法拒絕。
  當時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基爾要怎麼辦?如果拜爾修米特家族毀滅,基爾伯特要怎麼辦?
  那個自稱像小鳥一樣帥、帶著他到處玩什麼都不怕的孩子,他最愛的人。

  冰天雪地之中好不容易看見的、火焰一般的花朵,他不希望他的生命就這樣被冰雪埋葬掉。

  他知道基爾伯特會誤會、但是他不能說。
  他知道基爾伯特會受傷、但是他不能辯解。
  他只能盡全力去追殺他們、但卻總是放他們一馬。
  在被懷疑的時候他只能狠心下手,殺了拜爾修米特家族的人,從最無用的人開始。

  伊凡知道,如果他不能成為接下來的繼承人,就救不了基爾伯特;他如果不這樣的傷害基爾伯特,就會讓他死去。

  「發誓。」基爾伯特說。
  「發誓。」伊凡回答。

  基爾伯特看著他,然後像是鬆懈了一直以來緊繃的精神似的,倒進沙發中。
  閉上眼。
  「基爾……」
  「伊凡,我們來比賽。」基爾伯特說,用著相當平靜的音調:「即使我知道你真的想救我,我也無法原諒你。」
  伊凡握緊了拳頭。

  「所以?」
  「所以我們來比賽。」基爾伯特張開眼睛,緋紅中滿滿的是堅毅:「一個月。」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6-eaada896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