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34

APH ヘタリア

  「……所以你就留在那?」
  「我……我不敢回來啊!又不知道能去哪裡……」直到那時候,他才知道他的世界看起來光鮮亮麗、有著一堆人圍繞,但是真正能讓他相信的人除了亞瑟外沒有任何一個。



  「笨蛋!」亞瑟一掌從阿爾弗雷德腦後巴下去:「你這個笨蛋!笨死了!」
  「好、好痛……亞瑟……」

  「我怎麼可能對你──」翠綠色的眼睛除了心疼與不捨,阿爾弗雷德從中看出是寵溺居多:「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樣就不理你、離開你?到底為什麼會讓你這麼想?」
  「我……」阿爾弗雷德不滿的回應:「因為你那時候踢了我啊!你從來沒有打過我、甚至連罵我都不曾耶!!」
  「突然被人壓倒甚至被──……怎麼可能不反抗嘛!」亞瑟面紅耳赤的回答,又是一巴掌打下去「笨蛋!」
  「總、總之後來我也沒跟他說我要加入,只是就一直都待在那裡了嘛!」為了避免再被打,阿爾弗雷德連忙開口繼續下去:「只是……就開始偶爾會跟著他們行動、或者說……」
  管理他們。

  男子一直都沒有叫他去做什麼,他就這麼晃來晃去,偶爾會跟著他們去酒吧、或者他們在路上搶結的時候,他當做視而不見、在旁邊等待。潛移默化的速度很快、麻木的速度也很快,沒多久他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方式。
  他曾經想要回去,但是他看著亞瑟日復一日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亞瑟依舊每天上課、和法蘭西斯、安東尼奧以及基爾伯特一起,沒有他,亞瑟還是會笑,還是學園的偶像。
  甚至偶爾的,他們這邊的女學生手上,會有著買來的、亞瑟的照片。
  亞瑟似乎,一點也不受影響。

  時間過很快,一下子他已經混在這裡快要三年。
  這期間他會喝酒、懂得賭博、會抽菸也懂得勒索、打架還有調戲女人,但他絕對不碰毒品還有在這裡的,女人。
  不只一次,他在路上遇上法蘭西斯或者基爾伯特、安東尼奧。他們擦肩而過,彼此都沒有講話,就連眼神也只是在不小心對上的那一剎那停留一秒,彷彿他們不認彼此一般的……
  後來阿爾弗雷德知道,他們都沒有跟亞瑟說,甚至當他重回了學校、回到亞瑟身邊,他們依舊當他就是那個小阿爾。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替他保密,但他其實很感謝。

  『吶,阿爾弗雷德,幫個忙吧?』那天,一直以來放縱他的男子突然叫住回到這裡的阿爾弗雷德:『我們家的孩子被人打了,你去幫他了結一下吧?』
  『關我什麼事。』
  『別這樣,好歹就當幫個忙吧。』男子笑著,說:「Hero大人?」
  結果,他還是去了。
  在紐斯學園的後校門,他著一群人,圍住了幾個紐斯學園二年級的學生。
  『……就是你們吧?』他懶懶的看著他們,手上拿著男子交給他的照片比對。
  男子告訴他,這幾個學生原本也是他們的人,但是退出了。對於他的手下當然是來者不拒去者不追,不過這幾個人太沒義氣了,離開就算還把他的事情跟別的組織的人說,導致他們有不小的麻煩。

  『稍微教訓一下他們吧。』

  這關他什麼事情啊……
  算了,反正他也不會動手,就叫那些人做就好了。

  於是他只是蹺起腳,站在一旁看著自己帶來的人對著那幾個學生拳打腳踢。
  算算時間差不多,他正要喊停的時候,一個不知道是怎麼了、或許太過興奮的傢伙,竟然從隨身的口袋裡掏出了瑞士刀,毫不遲疑的直接往著地上某個學生捅下去。
  阿爾弗雷德看的呆了,一時之間來不及阻止,也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那學生的頸子噴出一道紅色的噴泉,哀號聲轉瞬間就變小。

  『住手!你們在幹麼!?』他這時候才轉醒過來,連忙上前要阻止自己人繼續砍殺,卻沒料那個拿刀的傢伙一揮,將他的手臂上畫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摀住自己的手,事情逐漸的陷入了無法挽回的地步──然後,他逃走了。
  一點也不英雄的逃走了。


  「阿爾……」亞瑟除了喊他的名字外,不知道能夠說什麼……
  當初先發現的是基爾伯特,基爾伯特在街上發現了滿身是血的阿爾弗雷德,除了強制的將阿爾送醫之外,也通知了他。
  他感到醫院,阿爾弗雷德因為失血的關係有點神智不清,看見他只是抱著他痛哭。
  「後來怎麼樣了我並不知道,而……那男人也沒有再來找過我。」他以為就這樣,結束。
  他回到正常的生活,亞瑟沒有生他的氣,反而放下大半學校的事情,替他補足他沒有正常上學的這段時間的知識,就像以前一樣。那時候的事情對他來說就像一場夢一樣,這場惡夢他很快的就將之全部遺忘,並且在他考上了亞瑟就讀的黑塔學園後,已經完全將之拋在腦後。

  直到現在……

  那個當時他偷偷趁著亞瑟不在而回家,拿走他的衣服、也一併將那個小時候最寶貝的亞瑟娃娃帶走。回到那裡時,卻因為被嘲笑而將娃娃給丟了。他有後悔過,只是怎麼樣也找不回那東西,雖然不捨也只能放棄。

  原來,從那時起,那個男子就已經有了打算。
  什麼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根本都是謊言。


  「我沒想到他會一直等到現在,才……」阿爾弗雷德握拳,憤恨的說著:「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
  亞瑟看著他,除了沉默還是只能沉默。

  這種東西一旦沾上,就很難除去……亞瑟可以猜測的出為什麼塞迪克.安南會挑在這時候行動。除去基爾伯特的離開,一定也還有另一個更重大的原因,畢竟塞迪克.安南在基爾伯特離開前,就已經敢公然挑戰拜爾修米特家族,在這個城鎮為所欲為。
  但是他想不出來是什麼,讓塞迪克.安南選在這個時候行動。

  兩個人沉默著的時候,敲門的聲音響起,門外傳來了馬修的聲音。
  「阿爾、亞瑟,要吃飯了。」
  「嗯,馬上去。」亞瑟回答,站起。
  門外的馬修聽了回覆,雖然想要等裡頭的人出來,但想了想,還是自己先行下樓。

  「小馬修,有聽到怪聲嗎?」安東尼奧問著,口中已經有食物正在被咀嚼中。
  「什麼怪聲?」
  「喔,就是……法蘭西斯,你示範一次如何?」
  「教壞了小馬修,亞瑟和小阿爾會殺了我的。」法蘭西斯擺明拒絕。
  「嘖……真是的。」安東尼奧正打算親自示範一次所謂的怪聲,就看見亞瑟和阿爾從樓梯上走下。
  他立刻噤聲。
  法蘭西斯偷笑著。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64-a9d23a9b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