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35

APH ヘタリア

  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
  法蘭西斯說,反正他父母也是都待在國外忙不回家,多收留幾個人也沒什麼。亞瑟雖然不是很想寄人籬下,但考慮了阿爾和馬修的安全(特別是馬修),他還是點頭答應。 Read More


  阿爾弗雷德卻收斂了許多,雖然其他人看不出來他們的偶像和過往有什麼不同,但他們幾個卻感受的出來。

  馬修很煩惱,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些人各個的背後都有著他不能理解也無法理解的背景,他最討厭的那種複雜背景。.
  亞瑟似乎察覺了他的苦惱,笑笑的摸摸他的頭,告訴他這種事情不用他操心,他只要自己小心一點、不要落單就好。

  『這種東西,你不適合去碰觸呢……』亞瑟微笑著對他說,那樣的笑容讓馬修有點眩目。
  他當下很想問:那麼你和阿爾就適合去碰觸嗎?
  可是亞瑟卻伸出手,食指輕輕按住他的嘴,制止了他說話。
  『馬修,』亞瑟說著,聲音很輕,有點苦澀:『不能所有人都走到黑暗裡,否則會覆滅的。』
  他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只是覺得亞瑟好像很難過。

  亞瑟,你身上到底背了什麼?又為什麼要背著那些東西?


  「明明拋掉就好了啊!」馬修有些生氣的,對著空無一人的天台喊。
  這裡是基爾伯特睡午覺時,僅次於學生會室的第二地點,平常不會有人出現。馬修在跟著亞瑟他們來過一次(基爾伯特提議的同樂會)後,愛上了在這裡看天空的感覺。
  基爾伯特曾經笑著跟他說,他不介意跟他分享這片藍色天空,只要不打擾到他。
  之後他就常常到這裡來。

  「真的是……一群笨蛋……」靠著圍牆滑坐在地上,馬修抬頭看著天空。
  天空很亮、很刺眼,陽光很溫暖,沐浴在光芒之下真的很舒服。
  在馬修的觀念裡,應該是沒有人會討厭陽光的,起碼他就很喜歡。或許是小時候的陰影所至,也可能是別的不知道的原因,總之他喜歡往太陽下站。
  但是,亞瑟他們卻推開了陽光,選擇半踏入黑暗之中。
  他知道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點黑暗,可是他不明白的是像亞瑟這麼好、這麼優秀的人為什麼也會願意踏入黑暗中。
  而且,亞瑟似乎將這當作理所當然,然後將阿爾和他推到光明之中,他最不理解的是這點。

  大家一起,站在光之中不是很好嗎?

  「咦?馬修?」
  聽見有人叫喚自己的名字,馬修低下頭,把目光放在發聲處,視覺對光的殘留讓他的眼前一時有著一塊影子。
  「……法蘭西斯?」
  「怎麼了?曬太陽曬傻了?」輕笑著走過來的法蘭西斯摸摸他的頭,在旁邊坐下。
  「沒,沒什麼。」
  「悶悶不樂的哪,發生什麼事了?」察覺到馬修的語氣中有著不悅和生氣的感覺,法蘭西斯問:「你的臉上把你有心事這件事情完全表現出來了啊。」
  馬修沉默一陣。

  「和阿爾吵架了嗎?」
  「不,不是的。」他和阿爾從小到大沒吵過架,他們兩個感情一向要好。
  「那……考試考差了?」
  「不是。」
  「那是……」
  「剛剛,亞瑟跟我說……」馬修制止了法蘭西斯的猜測,開口:「他說『不能所有人都走到黑暗裡,否則會覆滅的。』」
  「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我不懂為什麼亞瑟把我跟阿爾死命的往外推,他卻要進去。」
  為什麼不能一起出來呢?

  拍拍馬修的頭,法蘭西斯發現他很喜歡這樣摸著這個小學弟,那頭秀髮似乎比起亞瑟的頭髮更為柔軟些,觸感非常好。

  「亞瑟……這麼說嗎?」法蘭西斯輕輕的笑著:「真的是個超級弟控呢。」
  「咦?」
  「就如他字面的意思這樣,他不希望你們踏進來啊。」
  「那他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出去?」
  「他……嗯,」法蘭西斯思索著該怎麼樣跟眼前這個天真的馬修解釋這些……如果是阿爾弗雷德就絕對不會問這樣的問題「因為,亞瑟他現在,需要一些……力量吧。」
  「力量……」
  「有很多事情……噢,哥哥我真的有點難以開口,這樣會不會教壞你……」法蘭西斯皺著眉,似乎在組織將要講出口的話語:「這麼說吧,有時候,光靠法律、白道,是做不了任何事情的。」
  「我、我知道警察那些不見得能夠幫助我們,但是……」
  「很多時候是沒有『但是』、『如果』的。」打斷馬修的話,法蘭西斯說,表情變的嚴肅:「小馬修,如果亞瑟當初遲疑了,他可能現在已經不知道被賣到哪個私娼寮去、或者是被抓去賣器官還債了,你親愛的阿爾也一樣。」亞瑟父親欠下的那筆債以常理來說是不可能還清的。
  「有借據在,那是亞瑟父親親筆簽下的,他們還是得還,搞不好還會因為白道介入,惹來更多麻煩……亞瑟在那種情況下,他不得不、也必須,一定要有黑道方面的力量,黑吃黑來擺平。」
  馬修明白這點,亞瑟當時像他解釋的事情他知道,但他不懂的是為什麼之後,亞瑟還要繼續的深入。
  單純和基爾伯特做個朋友,不就好了嗎?何必發展到這麼複雜的地步?

  「小馬修,很多事情,取捨都是在當下的瞬間,錯過了,會遺憾一輩子,會一輩子再也翻不起來。」法蘭西斯感觸良深的說著。
  就如同他的一猶疑,亞瑟就被個小鬼搶走了。而那小鬼用盡各種手段,巴在亞瑟的身邊,用著佔有者的姿態看著他一樣。

  「真的……好難懂……」馬修曲起雙腳,抱住膝蓋,說著。
  「……馬修,對你來說、不,應該說對於正常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你不要懂,是好的。」
  他們這群人,都太早熟,以至於都失去了這個年齡該有的、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回憶。

  亞瑟失去了雙親,在危險中為了保護阿爾弗雷德而不得不提早成為大人;基爾伯特在父親受到重創後,為了承擔家業而不得不提早進入腥風血雨。安東尼奧原本應該可以過著最正常的生活,卻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讓自己進入這片險惡的世界。

  至於他,早在比他們更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見識那些商場的阿諛我詐,就開始見識跟政治、醫院和學術齊名的、高貴的黑道。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