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41

APH ヘタリア

  被推倒在滿是灰塵的地上,馬修看著緩緩低下身子、壓在他身上的少年,一時之間腦袋中什麼也想不到。
  「嗯?嚇呆了啊?」笑著,少年拍拍他的臉:「果然是個天真的少爺啊?如果是阿爾弗雷德的話,應該會一腳把我踹開?不……他根本不會被人壓倒的。」
  幾乎是在聽見這句話的同時,馬修終於反應過來,衝出校園前,阿爾弗雷德的那句話猶在耳際。

APH ヘタリア

  被推倒在滿是灰塵的地上,馬修看著緩緩低下身子、壓在他身上的少年,一時之間腦袋中什麼也想不到。
  「嗯?嚇呆了啊?」笑著,少年拍拍他的臉:「果然是個天真的少爺啊?如果是阿爾弗雷德的話,應該會一腳把我踹開?不……他根本不會被人壓倒的。」
  幾乎是在聽見這句話的同時,馬修終於反應過來,衝出校園前,阿爾弗雷德的那句話猶在耳際。

  自己是這麼沒用的嗎?

  「走……走開!」
  「哈哈……現在才想起來反抗嗎?」少年大笑,伸手去扯馬修的領帶:「來不及了喔。」

  看著自己的領帶被拉開,對方玩笑似的將領帶用兩隻手指夾住,往旁邊拋去,然後好整以暇的解起襯衫的釦子,馬修開始憎恨自己當時為什麼這麼衝動……
  為什麼自己就是……這麼軟弱呢?

  小時候,總是靠著阿爾擋在自己的身前,抵擋母親的打罵。直到分開,也是阿爾弗雷德笑著將他推向安全的道路。
  雖然阿爾總是說他想很多、很冷靜,做事瞻前顧後,但他覺得自己只是膽小怕事,總是將事情推給阿爾去做。長大後他再次回到他的哥哥身邊,依舊依賴著所有人:亞瑟會把事情都處理好的、阿爾會幫他擋下事情的、法蘭西斯會陪著他的。
  如果沒有人在他身邊,他連說話都說不好。

  襯衫釦子被全部解開了,馬修看著少年伸手,從他的頸子、鎖骨,一路往下輕輕撫摸;略粗的指腹磨過肌膚,引來一陣陣的顫動。
  恐懼、噁心、不願,怎麼可以這樣……
  「住手……」
  「你閉嘴。」少年按住他的嘴,冷冷的說:「這樣倒是……蠻讓人愉悅的,如果真的是阿爾的話……」他笑。
  「嗚……」
  怎麼辦呢?有誰、會有誰發現嗎?該如何是好?
  「不、嗚嗚……」眼看著對方的手越來越下方,滑過肚臍停在褲頭,馬修掙扎,但卻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認命點。」少年惡質的笑著。

  才……才不要!!!

  趁著少年解皮帶,壓在自己嘴上的手放鬆時,馬修猛的一個起身,用頭撞上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少年。
  吃痛的往後退,馬修接著屈腿,抬腳毫不留情的用力踹下去。

  正中紅心。

  「呃──!!!你……」
  痛的抱著傷處趴握在地上,少年連話都說不出來,全身抽搐。
  「嗚……」奮力的想要將綁住的手給掙脫,馬修站起,一面想要往外。

  「大哥!不好了外面──」
  「把、把他抓起來!」
  「放開我──!!」差一點,差一點就可以逃走了……為什麼……
  看著自己距離門越來越遠,馬修差點哭出來:為什麼會這樣……

  「謝謝你啊,王耀。」
  絕望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人影。
  留著黑色長髮的少年擺了擺手,隨手把一個原本也是屬於少年手下的人給往地上丟下。
  人早已昏倒。
  而站在黑髮少年旁邊的,那個人──

  「哥哥我事後一定好好回報你。」
  「我可不要蝸牛套餐啊阿魯。」
  「喂那可是美食!」

  法蘭西斯。

  「小馬修,接到小阿爾的通報啦。」法蘭西斯一如往常的笑著:「真是的,沒想到你衝動起來也是很直接的呢。」
  「我……我……」發覺自己的聲音哽咽,幾乎說不出話來的馬修只能看著他。
  「……喔喔這風景不錯。」法蘭西斯略為皺眉,但是隨即笑著這麼說。
  馬修先是一怔,想起自己現在的樣子馬上臉紅,忍不住開口罵:「什、什麼啦!不要看!」
  「還有精神反駁那就沒問題啦。」算是放下心來,法蘭西斯鬆口氣,按住自己的額頭揉揉:「那麼,那位彩虹頭小朋友,你這樣請人作客的方很沒禮貌喔。」
   好不容易終於站起來的少年臉色發青,緩緩走到抓住馬修身前,掄起拳頭就是一拳朝腹部打下去。
  「咳呃──」

  「馬修!」
  「哎呀!」
  沒有料到少年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法蘭西斯一驚,若不是身邊的王耀制止住他,恐怕他真的會衝上前去揍扁那群人。
  是怎麼樣?他們太久沒有發威,所有人都忘記了他們過往的事蹟嗎?

  「……小子,哥哥不太想動手,給你個機會,」法蘭西斯臉上的笑容消失,雙手抱胸,「把他還給我們,還可以不計較喔。」
  少年冷笑,不作聲。


  「咩……讓亞瑟和安東尼奧去真的好嗎?」菲利奇亞諾問著,一邊咬著糖,一邊替他的哥哥羅維諾準備點心:「路德,我很擔心耶……」
  路德維希看了看沙發上看電視吃蕃茄、笑的很開心羅維諾,嘆氣。
  「吶,菲利,你知道為什麼紐斯學院的學生會害怕黑塔學院的嗎?」
  「咩?」菲利奇亞諾一臉疑惑的看著路德維希。


  「如果我說不要呢?法蘭西斯.波諾弗瓦?」少年問。
  法蘭西斯只是擺了擺手,把身上的西裝外衣脫掉。
  王耀退到了後方,擺明只是觀戰。


  「在我哥哥他剛入學的時候,紐斯學院的學生還比黑塔學園要來的狂妄囂張,我們學校的學生都非常害怕他們。」路德維希回憶著當時的情景:「哥哥一年級的某天,他們四個在街上,被紐斯學院的學生圍住了。」
  一群,對四個。
  基爾伯特隨意的看看周遭,笑著搭上亞瑟的肩,說排場好大,是來歡迎女王陛下的喔。
  亞瑟冷冷的往他頭上一巴,沒說話,倒是旁邊的法蘭西斯也搭上亞瑟另一邊的肩膀,然後和安東尼奧一起譏笑被揍的基爾伯特。


  「小馬修,把眼睛閉起來,血腥的事情不適合小孩子喔。」法蘭西斯說著,有種令人難以忍受的威嚴,馬修雖然很想反駁,卻也找不到什麼詞語……
  於是他乖乖閉上眼睛。


  「我哥哥……基爾伯特、亞瑟、安東尼奧還有法蘭西斯,跟這群紐斯學院的學生當場打了起來。」路德維希說著,當時他人就在現場,在旁邊的書店裡看書,意外的看見自己的哥哥和朋友竟然在大街上和人打群架。
  「四個打了二三十個人,最後……」
  路德維希大概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場景。


  法蘭西斯揍上迎上來的幾個混混,長腿一踢,一下撂倒了兩個。另外兩個從後邊撲上來,法蘭西斯一個旋身,又是K.O。
  彩色頭髮的少年冷著臉,抓起了刀子和其他人一起衝上前。


  『嘿,就這種程度?』基爾伯特笑著,一手抓著最後一個還有意識的、紐斯學院的學生:『亞瑟亞瑟,你說我應該怎麼做好呢?』
  『關我什麼事?』冷冷回應,亞瑟腳下還踩著一個倒在地上的。
  『喂喂~基爾,我看這麼吧,裸奔!裸奔啦!』安東尼奧大笑著,一腳踹開躺他前面、要通往基爾伯特方向的人:『法蘭西斯你不是最喜歡看人裸體嗎?』
  『安東尼奧,你死在你的蕃茄堆裡吧。』法蘭西斯同樣笑著,但是比了個難看的手勢。


  法蘭西斯躲過了兩個人,少年的刀直直朝他的臉過來,法蘭西斯毫不猶豫的伸手一擋──
  「你找死。」他說,彷彿被刀刺穿的手掌一點也不痛似的,一手抓住少年持刀的手,抬腳一踹。
  「精彩。」一旁觀戰的王耀笑,鼓掌。
  感覺自己被鬆開的馬修張開眼,看見的就是那不斷留下血、而腳下倒著那名少年。
  「法……法蘭西斯……」


  「哥哥他們幾乎身上完全沒受傷……他們很強。」路德維希說:「就是因為他們,所以紐斯學院的學生才開始不敢動我們學校……」
  他不會忘記,那四個人雖然在他觀念裡完全不對、但是卻帥到讓人移不開眼的背影。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71-e0391344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