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その後 1

APH ヘタリア

その後.…..



  「阿爾、馬修,在這邊喔~!!」
  菲利奇亞諾揮著手,站在一個包廂旁。
  兩兄弟走過去,裡頭早已坐滿了人。

  「連伊凡都來了啊?」馬修驚訝的說。
  「嗯,這種地方很有趣喔,我並不討厭。」這麼說著的伊凡看著身邊和安東尼奧吱吱喳喳在討論著還要點什麼酒。
  安東尼奧的旁邊是瓦爾加斯雙子,在菲利奇亞諾隔壁坐著的是很路德維希,這個人已經灌了好幾杯啤酒了。

  阿爾弗雷德終於在這群人中找到了亞瑟,他和法蘭西斯坐在靠右方的後面,法蘭西斯手上拿著一杯、和亞瑟乾杯。
  「亞瑟亞瑟!」阿爾弗雷德發現目標,立刻擠過去,法蘭西斯抗議,順道將跟著過來的馬修給拉住,讓他坐在自己旁邊。
  阿爾弗雷德往亞瑟身邊一坐,坐定抬頭,看見的就是些微紅著臉、難得的帶著非常可愛微笑的亞瑟。
  酒杯是空的,法蘭西斯很快的又給他補上。

  「亞瑟,喝幾杯了啊?」阿爾弗雷德攬住亞瑟的肩,將他拉向自己。
  亞瑟並沒有拒絕,咯咯笑著比了個五。

  「才五杯啦,法蘭西斯!繼續!」
  「小亞瑟今天興致真高,哈哈。」

  阿爾和馬修互看,無奈。
  「咦?亞瑟已經喝開啦?」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終於把點單送出去了,回過頭來發現這邊兩個人喝得很開心,立刻湊過來。
  基爾伯特硬是擠到亞瑟和阿爾中間,然後搶過法蘭西斯的酒杯。

  「亞瑟亞瑟~乾杯!」
  「乾了~!」笑著,阿爾弗雷德從來沒見過這麼……呃,豪邁?的亞瑟。

  根本是醉了吧!?才五杯耶!

  「亞瑟亞瑟~」
  「嗯?」隨意的回應,亞瑟給自己和基爾伯特倒了酒,轉頭看向叫他的人:「阿爾?阿爾你……不可以喝酒……」
  「小亞瑟快和哥哥乾了這杯!」法蘭西斯喊著,硬是伸手過去跟亞瑟的酒杯碰撞。
  「怕你啊!乾杯!」笑嘻嘻的跟著兩人乾下去,只不過一眨眼的時間,亞瑟已經又灌掉了三杯。
  阿爾弗雷德感覺頭隱隱的抽痛,雖然他總說他最瞭解亞瑟、知道他的一切──但可不知道亞瑟酒是這樣喝的!

  「哈哈哈!繼續繼續!」大笑著,亞瑟根本是整個瘋了一般,基爾伯特和法蘭西斯感覺起來就是拼命灌他酒,阿爾弗雷德皺眉,斜眼看了伊凡。
  伊凡外表看起來像是沒事一般,但是眼神卻已經開始散發黑氣,殺氣都露出來了。

  「……伊凡,跟你打個商量。」
  「……我也正好想跟你說些事情呢。」
  兩人互看一眼,點頭。

  「亞瑟亞瑟,跟我喝嘛~」阿爾弗雷德漾開笑臉,將亞瑟攬過,擋住法蘭西斯的酒杯,然後搶過:「我可是不會輸的喔。」
  「……阿爾?」亞瑟有些迷濛的看著他,翠綠的眼睛有一層好像薄霧還什麼的,很亮:「想贏我還早啦!小鬼!」

  小……

  「小阿爾也想要跟哥哥拼酒嗎?」法蘭西斯笑,從另一邊拿來酒杯:「基爾伯特,灌死他!」
  「我才不會輸啦!」
  「基爾,我們先比一場吧。」伊凡走過來,微笑著說,然後坐下。瓦爾加斯雙子連忙往旁邊移動。
  安東尼奧看著那邊的戰況,笑到快要肚子痛。

  「……幹麼分開比啊!都喝啦!」不耐煩的揮手,亞瑟直接拿起桌上的酒瓶,就要整瓶往嘴裡倒。
  「喝!喝!喝!」基爾伯特和法蘭西斯起鬨似的大喊,阿爾弗雷德完全的無言,用手蓋住臉。
  拿下時,果然看見的是被酒淋濕了襯衫的亞瑟,白色襯衫因為濕淋而透出下方的膚色,嗯……

  有點……怎麼說,香豔。

  「亞瑟……」
  「哥哥我今天不喝也不行了!乾杯!」
  「拼了拼了!」
  「喔喔我也要喔!來吧!」


  扶著亞瑟回到家,身邊的人一下子傻笑一下子碎碎念著一堆有的沒的,阿爾弗雷德此時真想把他的嘴給堵住。

  這個醉鬼!

  將亞瑟放到客廳,阿爾弗雷德打算去找個毛巾什麼的,剛站起來,一股拉力扯他的衣角。
  「亞瑟?」
  「……你要……去哪裡?」明明已經意識不太清楚,但還是硬撐著爬起來、拉住衣角一臉淚眼汪汪、還紅著臉的問。
  不整齊的衣裝是因為剛剛喝酒而弄亂的,穿著襯衫從不曾將釦子解開到兩顆以上的亞瑟現在領口大開,從阿爾的角度可以看見幾乎到胸部──呃,不能再看下去了!

  天啊有超誘惑的小惡魔在這裡要怎麼辦啦!?

  「我、我去找水給你,你坐在這等啦。」阿爾連忙說著,想把亞瑟的手拉開。
  但亞瑟反而趁著這個時候一路蹭了上去,緊緊抱住阿爾。
  「亞瑟……」
  「別走……」悶悶的聲音從腹部傳來。
  「我一下就回來了,只是去廚房……」
  「不要、不要走……」像是哭了起來一般的,亞瑟抓緊阿爾的衣服,抬頭。
  一滴一滴晶亮的淚珠溢出眼眶,看的人心疼。
  「別丟下我……不要走啦!」
  「沒有,沒有要走,只是去──」
  「沒有理由沒有藉口!」拉住,亞瑟耍賴似的往後倒,用身體的重量去拉阿爾:「阿爾弗雷德,你敢走你試試看!」
  「好好好我在這裡,可以了吧?」耐下性子來哄著亞瑟,阿爾坐下,亞瑟順勢把自己倒下,躺在他的大腿上。
  「嗯嗯……這樣才乖。」
  哭笑不得,阿爾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亞瑟,輕輕的順著他的頭髮。
  「嗯……」
  翠綠的眼睛一下子閉起,一下子又睜開,似乎是死撐著不睡。
  「睡啊,怎麼了。」
  「……阿爾……」伸出手,亞瑟輕輕的撫上阿爾的臉頰,手指劃過嘴唇、鼻尖,眉。

  「嘻嘻……」
  平常的亞瑟絕對不會這樣笑,但是……
  但是實在太誘人了!!!

  阿爾極力忍住想要吻住眼前這傢伙的慾望,但是亞瑟就像在挑戰他的極限一樣,撫摸的手突然往阿爾的腦後伸去,壓著阿爾的頭往下,自己則迎上去──

  「該死……」再也忍不住,阿爾在亞瑟將他放開後,強硬的摟起他,然後再次深吻。
  「嗚嗯……」
  無力推拒的手掛在阿爾的脖子上,亞瑟只是從口中發出模糊的抗議聲,不過隨即被消音。
  「呼……」放開亞瑟的嘴,阿爾順著往下移動,下顎、頸子,在胸口吮起一個個的吻痕。
  「嗯……阿爾……」感覺到搔癢和些微的疼痛,亞瑟輕輕的掙扎,「這樣……不舒服……」
  懸空的頭感覺有些暈,一隻手頂著沙發的手擺,亞瑟勉強的抬頭,看著在自己胸口啃咬的阿爾。
  將亞瑟放到沙發上,阿爾跨過亞瑟,將他壓在身下,再次吻上的同時手也從衣服下擺滑入,撫摸著滑柔的肌膚。
  「……唔……」因為癢而輕輕的推拒著,亞瑟瞇起眼,看著他:「阿爾……」
  「嗯?」手指找到了胸口小巧的突起,指腹輕輕的在上頭旋轉,揉壓,被壓在身下的軀體一陣顫動。
  「啊……不要……亂碰啦……」按住在自己胸口胡來的手,亞瑟說。
  「沒有喔,我可是很珍惜、小心的。」笑著這麼對亞瑟說,阿爾解開了襯衫上剩下的釦子,看著自己總是幻想著的場景,終於真實的在眼前展現。
  碰得到、不是妄想、不是做夢,真的亞瑟躺在他面前,而不是他想像的……
  比想像中的漂亮好多好多。

  「亞瑟……你真的好漂亮……」說著,俯下身,吻著。
  「笨蛋……在說什麼……嗯……」
  用舌頭挑逗著胸前的果實,阿爾按住亞瑟,恣意的放肆起來。
  一手順著身體的曲線往下,鬆開腰帶,鬆開褲頭,鑽入,大掌包覆住已有反應的地方,輕輕的動著。
  「啊……嗚……」被這樣撫弄著,忍不住的扭著身子,試圖閃躲。
  「亞瑟……這裡,很難受吧?」感覺著在手中愈發硬挺卻被褲子包著的下身,阿爾有些惡質的笑笑:「你該不會也忍很久了吧?」
  沒有預期到的,亞瑟竟然滿臉通紅的看了他,然後蓋住臉。

  咦?
  咦?

  「你……亞瑟你……裝醉?」阿爾訝異的問著。
  「……」撇開頭,亞瑟推開靠過來的阿爾,這樣的行動說實話阿爾知道那就是『承認』。

  「……亞瑟告訴我,你醉了嗎?」在心中已經有了答案的阿爾故意似的,欺上前去追問。
  「……囉唆……」紅的不能再紅的臉、細微到快聽不到的聲音,在在表示阿爾猜的沒錯。

  太可愛了。
  笑,阿爾湊上那張臉,吻住。

  「唔……」有些被動、不甘願的接受這個吻……亞瑟絕對不會承認他確實有點故意。

  他確實醉了,但還沒醉到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程度。
  他不會承認他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上次不小心看見阿爾在──好吧,自己diy,然後他其實也想要。

  「嗯……!!等……」覆在下身的手突然加重的力道,玩弄著最敏感的部位,而自己的嘴到現在還被堵著,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拒絕。
  想要伸手去推,阿爾卻用剩餘的那隻手將他的雙手架開,於是自己整個人被固定,動彈不得。
  只能乖乖的接受對方的行為。
  「說嘛~是不是?你故意的喔?」非常故意的詢問著,但是並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欣然看著亞瑟因為自己而迷亂的樣子。

  太──太可愛了啦!!可愛到犯規了!

  「呼……不……呃──」一次一次的快感來襲,褲子這些累贅早在自己沒意識到的時候被脫去。
  「亞瑟……」呢喃著,阿爾吐在他耳邊的氣息讓亞瑟混亂、腦袋逐漸的空白──

  「不……停止!啊啊──」
  縮起身子,亞瑟即使按住自己的嘴,也無法抑止的發出聲音。

  「吶吶~亞瑟。」
  「……嗯?」
  「我可以要更多嗎?」阿爾笑,雖然是問著的但是沾濕的手卻沒有停下,往著身後而去。

  「這、這種事情不要問我啦!」


  馬修和法蘭西斯站在門外,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阿、阿爾和亞瑟也真是……」馬修苦笑,說著。
  阿爾中途就帶著醉得一塌糊塗的亞瑟離席,當時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法蘭西斯那些曖昧偷笑的表情還讓馬修很疑惑。但當他們結束聚會,回到家卻發現自家客廳的情況時──

  馬修頭好痛。
  就這樣在客廳……他連想要偷偷的走上樓上都沒辦法啊。
  法蘭西斯沒有作聲,默默抽著菸,他僅只是看著滿是星光的天空。
  「……你還好嗎?」
  「……啊啊……」
  丟棄了菸,法蘭西斯走出亞瑟家的圍籬,站到了路旁。
  「讓你看到這樣還真是──」馬修跟上去,說,但卻被打斷。
  「不,我們早知道會這樣了。」法蘭西斯說。
  早在亞瑟喝的比平常少、卻好像醉的比平常厲害時,他們就知道了。所以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一直在偷笑,而他跟著他們一起笑,只是內心很酸。
  「你……呃……」這麼直接的回答反而讓馬修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知道法蘭西斯是喜歡亞瑟的。
  而且喜歡很久很久了。
  「吶,馬修,你知道嗎?」法蘭西斯笑,摸了摸走到他身邊的馬修的頭:「喜歡一個人,但有時候是不能在一起的。」
  「……」
  「哥哥我很喜歡他,但是他心裡,並沒有哥哥我的存在喔。」法蘭西斯說,表情平靜,但是從那眼中他看得到難過:「看著對方快樂,自己也會快樂。」
  「更何況……哥哥我才不需要卑微的同情呢!我需要的只是一點時間而已。」
  低下頭,法蘭西斯深深的吸了口氣。
  雖然,一直以來他最喜歡的、最愛的就是那一個人,但是他不會死死的守著他而已。
  他是自私的,如果只是單方面的對對方付出卻沒有回報,那不是他要的。他只是需要時間,去接受。

  馬修伸出手,將法蘭西斯擁住。

  「……小馬修?」
  「我沒有看見你在哭……」馬修閉上眼:「你在跟誰說話呢?」


  「啊啊……對啊,才沒有呢……」笑,法蘭西斯閉上眼睛,趴在馬修的肩上,任由自己染濕馬修的肩膀。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79-a2ebf977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