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米英)星星殘留的願望 八

星残すの望み 星星所殘留的願望

八、

  法/國帶著他最自豪的點心來到英/國家的門前,正打算按電鈴,卻意外的撇見站在一旁的白色的人影。

  穿著全白的單衣,下身一件棕色馬褲,穿著短靴的伊米站在那,笑盈盈的看著他。翠綠色的眼睛半瞇,手上抱著一束玫瑰,金色的短髮柔柔的在清晨的風中輕曳。
  邁著優雅的步子走過來,淡金色的陽光撒在他身上、草地上,法/國瞬間以為自己看見了英/國老是嚷著的妖精嗎?
  「早安,法蘭西斯哥哥。」微笑,字正腔圓、優雅好聽的跟英/國幾乎同出一轍的語言,美麗夢幻的妖精移動到他面前,隔著一道雕花鐵門:「來找亞瑟的嗎?」
  「你……」法/國的表情已經不能說是訝異,這比震驚還要更上一層:
「──小伊米?」
  「是唷,法蘭西斯哥哥,怎麼這麼驚訝的表情呢?好像哽到蕃茄一樣呢。」笑,伊米打開了鐵門,讓法/國進入:「亞瑟在起居室。」
  「先別管那個,你……你是不是長的太快了點……」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不過兩天沒見,已經長到跟一般少年差不多年紀的孩子,法/國簡直不敢相信。
  太快了!如果他真是一個國家,那真是太恐怖了……

  「因為時間不多了喔。」側過頭來回答,伊米領著法/國走到門邊,打開。
  「時間?」
  但伊米只是淡淡的一笑,輕輕豎起一隻手指,點在唇上,擺出了保密姿勢。

  「亞瑟──」拉開了聲音喊,這時候的伊米又恢復到原本那天真孩子的樣子,法/國一時有點不知道到底哪一邊的伊米才是真正的樣子。
  「怎麼了?」放下手中的報紙,英/國對著向他跑來的伊米微笑:「別跑這麼快,小心跌倒。」
  「才不會呢。」笑著在英/國的臉頰上一吻,伊米把懷中的花束插進矮桌的花瓶中,然後轉身:「法蘭西斯哥哥來了唷。」
  「……一大早的,有何貴幹?」問著,英/國拿起桌上金邊白底繪著花草圖案的瓷杯,輕啜一口杯中的紅茶。
  「來看看可愛的小伊米啊。」回答,法/國正在考慮要不要告訴英/國關於伊米的事情。

  一抬頭,站在窗邊的伊米笑的美麗,比身邊的玫瑰還要甜美。
  但是他起了一陣惡寒。

  「你是不是太閒啊?」英/國無言的回答,沒有注意到伊米和法/國之間的交流,招來了僕人多上一份茶點。
  「還好哥哥我是早上來呢。」法/國坐下,端起茶杯:「你家也就只有茶能喝。」
  「你去死。」

  「欸,你跟美/國……吵了?」提起了另一個話題,法/國想起自己來到這裡還有另一件事情要說:「日/本說,美/國非常沮喪。」
  「……是喔。」淡定的回答。
  「你們兩個是怎麼了?哥哥我以為你會很開心啊。」
  「……關你什麼事。」英/國哼了一聲,轉過頭去看著在窗邊不知道在做什麼、望著外頭的伊米。
  「……是不關哥哥我的事。」

  正確的說,是已經沒有管你的理由了。

  「你要沒事就快點給我滾回去。」英/國喝完了茶,看看差不多到了自己平日辦公的時間,下起逐客令:「別趁我忙的時候跑來糾纏小伊米。」
  「他不小了吧……」法/國無奈的笑,提起小孩子英/國總是被吃的死死的,以前的阿爾弗雷德,到現在的這個小伊米:「送哥哥我出去吧?」
  一面說著,法/國一面使著眼色。

  默默的瞄了一眼伊米,對方剛好回過頭,對著英/國微笑。
  「伊米,我送法蘭西斯出去,這些幫我收拾一下。」
  「好唷!」
  回答著,伊米走到桌邊,看著英/國跟法/國走向玄關,關上起居室的門。
  翠綠色的眼睛閃著異樣的光,閉上再張開時,翠綠被深暗的黑色吃盡,如同無窮夜空一般的漆黑。
  「這樣下去,永遠不會有結果啊……」輕輕的擰起眉,伊米嘆口氣:「不下猛藥不行了嗎?亞瑟,你到底希望誰陪在你身邊?」


  「小伊米?」
  「對。」法/國點頭:「好啦,雖然他叫哥哥我不要說,但是呢……小亞瑟。」
  「哥哥我可不想再看一次你獨戰之後的模樣。」法/國這麼說著,很認真嚴肅的看著他。
  「……嘖……」有些煩躁的隨意回應一聲,英/國不是沒有發現伊米的異狀,但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他覺得這孩子沒有惡意。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他總覺得這孩子除去和阿爾弗雷德很像之外,另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跟這孩子在一起的感覺很熟悉。

  就好像很久已前曾經在一起過一樣。

  「其他的事情都沒聽進去,哥哥我也不怪你了,但就這件事情你一定要聽。」停下腳步,法/國拉住英/國的手,強迫對方停下並且嚴肅的對著他:「英/國,別讓自己一直受傷,也別讓自己一直撕開傷口。」
  沒有看他,英/國甩開了手。
  「就送你到這裡,請回吧。」
  連吐嘈也沒有的,英/國轉了身,直接走回自己家門。法/國的手維持著那姿勢,追隨著英/國的目光終於失去目標。
  「笨蛋……」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法/國握緊手,無奈至極「哥哥我可不是隨時都能在你身邊的啊……」

  「亞瑟──!」甜甜的、拉長了尾音,特別的叫法,呼喚著他的名字。
  剛進門,笑著的少年就站在玄關前,那一瞬間英/國以為自己回到百多年前、阿爾弗雷德還在身邊的時候。
  「伊……伊米……」
  「怎麼了?」似乎發現英/國有些不對勁,伊米走過來,站到他面前:「亞──」
  一把抱住眼前的少年,英/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如此想哭無助。

  「……亞瑟……」伊米靜靜的讓英/國抱住自己,沉默的任由對方無聲哭泣。
  他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啊……伊、伊米,我壓痛你了嗎?對不起喔……」英/國聽見了那聲嘆息,這才想起自己的失態。
  「沒有唷。」對著英/國綻放自己的微笑,伊米輕輕的拭去英/國眼角的淚。
  輕柔的動作很舒服,英/國覺得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這樣的觸感似曾相識。
  「伊米……」
  「亞瑟心情不好吧?」問著,伊米墊腳,摸了摸比自己高的英/國的頭:「今天請假吧?伊米陪你出去走走唷!森林很漂亮,妖精小姐他們會很開心喔。」
  看著燦笑的少年,英/國怎麼樣也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更何況他的確心情非常不好,一點也不想要去管任何別的事情。
  「那麼我換件衣服,你也去換。」英/國擦掉自己的淚痕,帶起微笑對著伊米說:「一會兒就出門,可以嗎?」
  伊米點頭,然後蹦蹦跳跳的往自己房間去。
  「……亞瑟。」在即將上樓之時,伊米突然停住腳步,回頭看著他:「可以問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
  「眾星所拱之月,是孤獨的嗎?」
  「咦?」一時之間,英/國無法回答,應該說他連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都還不能理解。
  伊米沒等他回應,很快的,帶著美麗微笑的他又自顧自的說了。

  「做為星星,說不定是自願被淹沒的,就如同太陽高掛時看不見的月一樣。」
  「……欸?」
  「嘻嘻。」
  笑著跑上了樓,英/國腦中想起法/國剛剛說的話……

  『那孩子不如外表上的天真,他──不是普通人,你不要忘記了。』法/國這麼對他說,然後將那天美/國拉走他後的事情告訴他。

  『法蘭西斯哥哥,你是想握住他?還是想放開手呢?』伊米這麼問著,咬著棒棒糖的他轉過身,看著他。
  翠綠色的眼睛變的深邃墨綠,法蘭西斯發現他竟然會覺得這樣的眼神很可怕。
  好像被看穿一般……
  『你……在說什麼?哥哥我都聽不懂耶。』
  『真的啊?』笑著,小小的孩子瞇起眼睛,轉身走了進屋子。
  『法蘭西斯哥哥,』背對著他,小伊米問:『亞瑟,很讓人放心不下吧?』
  『呃──你在說什麼?他可是大/英/帝/國、前海盜王啊!』
  『是啊,他成為了王者,榮光照耀世界過。但是他還是這麼的……脆弱。』伊米輕聲說著:『Henceforth, thou shalt wax cyning. Thou sceakt keepest fare.』
  『伊米你……』
  『我怎麼能這樣離開呢?那孩子誤會了。』伊米轉過頭,墨綠色中滿滿的難過:『如果連星星都離開了,月亮就真的會孤獨一輩子。』

  『只是,就連月亮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眷戀著哪一顆星……』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89-098b02e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