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米英)星星殘留的願望 九

星残すの望み 星星所殘留的願望

九、

  『阿爾哥哥。』
  『──你……你為什麼……』
  『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我把亞瑟帶走。第二,立刻來找亞瑟。哪邊?』

  在倫/敦,世界的英雄心情非常不好。
  第一點,伊米是用英/國的手機把他叫來的。第二點,那兩個選項逼迫他只能選第二個。
  重點是他還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下給了他這兩個選項。

  不過無論如何,怎麼能讓人把英/國帶走?那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攔下計程車,美/國在車上撥了英/國的電話,卻只得到了機械的回應:您撥的電話號碼目前無法使用。
  皺眉,連撥了三四通都是同樣的結果,美/國轉而打起英/國家裡的電話。
  但是依舊沒有回應。

  沈重的擰起了眉頭,臉色陰沉的連前方的司機都不敢回頭看,只能加快車速好減少到達目的地的時間。


  和伊米在河畔坐下,看著淙淙流水,英/國總算覺得心裡有些平靜下來。這條河雖然位置不同、大小不同,他看著它變遷,看著這塊土地變遷,時至今日或許也是唯一跟他一樣久遠的東西了。
  難得的,他想起了過往的種種,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小心的製作箭矢,被哥哥們欺負,上司看著弱小的他無奈的眼神。
  翠綠色的眼睛裡是滿滿的懷念,過去的事情當時或許覺得很痛苦,回憶中卻都有了另一番滋味。
  或許,伊米在一旁用捲起樹葉吹出的小調也有關。
  這讓他有一種很懷念的感覺,他依稀覺得許久許久前,他也聽過這樣的歌曲。

  黑夜中的原野,滿天的星星,明月高掛。
  那個是──

  「亞瑟亞瑟,好聽嗎?」伊米笑著問,在一曲終了後。
  「嗯,很棒。」勉強扯起了微笑,英/國摸摸伊米的頭,回答。

  「如果你不想笑,就不要勉強。」伊米看著他,逐漸的收起笑臉,然後這麼說。
  英/國一怔,僵在那邊的手讓伊米輕輕握住。

  「亞瑟,亞瑟,我的時間不多了……」這麼說著,伊米在臉上流露出從不曾讓英/國看見的愁容:「但是你這個樣子,我無法安心離去。」
  「離……去?」重複了一次這個詞,英/國像是這時候才知道伊米在說什麼:「你要走?你要去哪裡?」
  「亞瑟,我本不屬於你。」伊米輕聲回答,然後站起,低頭看他:「這麼長的時間難為你了,Mīn til fere,留下無法讓你清楚明瞭的話語是我的錯。」
  Mīn til fere……
  英/國聽著這熟悉的話語,在腦中閃過的是幾個月前在會議中途,睡著夢見的那場景──

  『Mīn til fere, thou sceakt keepest fare.』

  「你……」英/國張口結舌,腦中彷彿有什麼畫面,卻遲遲無法辨識。
  「Thou wax a cyning,but þū bist sorg.」站起的伊米逆著光,使的自己的面容變成難以看清的黑色影子,只有那雙翠綠色的眼睛似乎如星星一般光亮,看在英/國的眼中,那樣的──

  他想起來了!


  『即將離開的我會許有機會再見到你、會許沒有。』摸摸那頭有些雜亂的箔金色髮:『但是你要記得,你是永遠高掛於天、眾星所拱之月,不是短暫消逝的舞蝶。在黑夜中無須撲火,因為你自身即為光芒。』
  『……你要走了嗎?』抱著他的黑兔子,亞瑟追了幾步:『你要去哪裡?我呢?我怎麼辦?』
  拉住那飄動的衣擺,他仰望那個人。
  但是披著黑袍的人,他看不清楚面貌,只看見那與他一模一樣的翠綠色眼睛,如同星星一般明亮。

  『把我忘記吧,你不需要記得我了。』
  『咦!?』
  那笑容在月光之下的平原,如此之美。優雅、高貴的彷彿萬物都會對他屈膝,散發著王者一般的氣勢。
  他只能傻傻的看著他,讓他輕鬆的拉開他的手,飄然而去。
  『等、等一下!等一下啦──我……那我……』
  『Mīn til fere, thou sceakt keepest fare.』


  「Ea……Eanemillit!?」他想起來了,那個人的名字。
  在他出生沒多久就遇見的人,一開始只是聽見好聽的歌聲,後來他們在草原上見面,逐漸的熟悉,雖然從不曾見過對方的真面目,但是他從他的口中得知很多很多事情,關於世界、關於神話、關於一切的一切。
  Eanemillit很神秘,他教導他非常多的事情,講給他聽故事、帶著他認識了許多朋友──

  他這麼的相信妖精就是因為Eanemillit帶他看過。
  他這麼的努力往前不想失敗就是因為Eanemillit要他走下去。
  他這麼有野心的將自己、將英/國推向日不落帝國就是因為Eanemillit說他將成為王者。

  那個滿天星辰的黑夜草原早已消失,他卻另外開闢了一個類似的草原,時不時的待在那邊看著星空,即使倫/敦的夜晚難以見到星光也樂此不疲。
  可是他竟然忘記了,忘記了Eanemillit。

  「我說,把我忘記吧,所以你忘記了。」微笑,摸摸英/國的頭,伊米說:「這是來自米列希安的祝福,亞瑟,遲來的恭賀:你成為了王者、成長茁壯,我的朋友,我很欣喜。」
  「Eanemillit……你……」英/國不知道自己應該從哪裡先問起,或是先說什麼。
  在這名年長於他、現在又以奇特少年之姿出現人面前,他覺得自己所有的偽裝、口是心非都是無用的。

  「……哭吧,如果想哭的話。」伊米伸手,將英/國自己也沒有發現的淚擦去:「我的小朋友。」

  我的小朋友……
  我的小朋友。

  「Eanemillit……Eanemillit……」積存了許久許久的情緒在瞬間暴發出來,英/國彷彿回到幼時的自己,可以那樣安穩的依靠著一個人,即使那時間很短暫,最終他也離去,但Eanemillit始終是唯一一個沒有欺騙他、傷害他,完全呵護他的人,也是唯一一個回應他所有感情的人。

  「為什麼總是要欺負我?」即使身為國家,但就算是俄/羅/斯那樣的傢伙,也曾經享受過家人的關懷和愛情,我呢?
  「為什麼每個人都想離開我?」明明給予了所有能給予的,甚至連心都賠上去,卻還是說走就走?
  「為什麼我要一個人承受這一切──!?」作為國家經歷歷代君主的生老病死、作為國家承載人民的希冀與煩惱、痛苦與憂愁,卻從沒有人想過他的痛苦!
  「為什麼……大家都離我而去……」哭著抓緊伊米的衣服,低著頭,不斷的詢問。

  啊啊……終於說出來了。可憐的孩子。
  摸著英/國的頭,伊米輕輕將他擁住,這孩子在千年來承受了太多痛苦,因為錯誤的認知而獨自承擔著這一切,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他卸下心房。好不容易以為自己找到了想要的,卻又被狠狠的背叛。
  「Mīn til fere, iċ eom here……」拍著英/國的背,伊米閉上眼睛。

  再次睜開時,他抬頭,在他意料之內看見的,是美/國驚愕的臉孔。
  翠綠色的眼睛倒映著美/國的樣子,伊米看起來絲毫不訝異。後者,則是滿滿的驚愕與不甘。

  從來沒有看過英/國這麼樣子,就算是那時候英/國也沒有哭得這麼慘。
  為什麼英/國會──

  『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我把亞瑟帶走。第二,立刻來找亞瑟。哪邊?』


  「英/國──!」喊,顧不得現在的情況,美/國舉步像這邊衝過來。
  感覺衣服被抓緊,但是英/國並沒有抬頭,伊米於是靜靜的抬手,伸直,虛握著空氣一般的一抓,憑空出現一隻奇特的長槍狀武器。

  「阿爾弗雷德.F.瓊斯,不許動。」他說,相當的威嚴。
  「你……」被這樣的威嚴震懾,一時之間就連美/國都無法無視。
  「Eanemillit!」英/國驚叫,拉住舉著長槍的手:「不要傷害他!」

  伊米看看英/國,再看看美/國,微微的勾起嘴角,對著英/國笑笑:「亞瑟,做個選擇吧。」
  「什麼?」

  「這千年來我並不是沒有關注著你,但我並不能干涉你的生活,除非必要。」伊米緩緩的說著,聲音不大,剛好就是英/國和美/國都能聽到的範圍:「我看到你的痛苦,看到你的傷心,我知道這是我所說的話引起你的誤會,因此我必將其修正後,才能離去。」

  「你可以選擇跟我走,憑藉著『神所寵愛之星』的名號,神必定有求必應,英/國不會有任何的改變,而是會新生出意識來;或者,你要選擇繼續留在這裡受苦?」
  伊米問著,手上的長槍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隱隱發光,似乎還帶著一絲絲如同電流般的閃光。

  「亞瑟,我的朋友,你是要和我一起離開?還是要繼續陷在這讓你痛苦的、無法理清的深淵之中?」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390-13ebabd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