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米英 星星殘留的願望 >  米英)星星殘留的願望 十

米英)星星殘留的願望 十

星残すの望み 星星所殘留的願望

十、

  我的朋友,你是要和我一起走?還是留下來? Read More



  顫抖著的唇吐出單字,面臨這樣的抉擇英/國只能瞪大了眼,看著。
  「我……」
  跟著走……跟著Eanemillit走?跟著Eanemillit走是否意味著,就可以回到那段他唯一無憂無慮的日子?可以回到那段聽著Eanemillit說各式各樣的故事、在夜晚和妖精們一起嬉戲玩耍,看著各種夢幻的、不屬於人間的東西?

  ──跟著Eanemillit走是不是就不用再一個人?

  「英/國──!」看著跪坐在地上的人眼神動搖,美/國此時的心急前所未有:「不可以跟他走!不行!」
  「美……美/國……」
  「英/國你不能跟他走,你……」
  「你什麼呢?」伊米接過了話,反問:「你為什麼要留下他?無法回應他的感情,亦是使他無法復原的傷痛來源,亞瑟最大的痛苦源自於你,而你卻自私的要他留下只為了回應你想要的感情。」
  翠綠色的眼睛轉暗,墨綠接近黑夜:「你憑甚麼,要求我的朋友,亞瑟留下?」
  「我……」不是的,不是這樣……

  不是因為要傷害他,所以選擇獨立。
  不是因為要傷害他,所以選擇離開。
  不是因為要傷害他,所以選擇放開。

  即使分離、即使傷心、即使他們隔閡百年,他從未失去過對他的愛!

  「英/國,英/國你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做的……你知道的吧?」美/國喊,往前了幾步:「告訴他,你不會跟他走!」
  英/國怔怔的看著兩人,臉上明白寫著『我無法決定』。對於Eanemillit的提議他確實很心動,那段時光即使是在自己幾乎完全遺忘,卻從不曾忘記曾經有過很開心的日子。然而另一邊,若要他丟下這個世界、丟下阿爾……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英/國……英/國,不要走……」沒有得到該有的回應而讓美/國不安,弱下的聲音和皺著的眉頭都看在英/國眼中,但是他卻無法做出選擇。

  一邊是他永難忘懷的回憶、對他最好的人,另一邊是他牽掛在心、他付出最多的人。

  「亞瑟,Mīn til fere,不要害怕選擇。」Eanemillit輕聲說,臉上帶著令他安心的笑容。
  就和以前一樣,千年前完全未改變的笑容。
  「Eanemillit……」
  「英/國……」看著英/國低聲用奇怪的語言呼喚伊米,看著英/國伸出手,美/國只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緊緊的揪住,喘不過氣來。

  「不要……──-英/國!英/國不要!」他大喊,往前奔跑沒有幾步就因為踉嗆的腳步加上河堤雜草而被絆倒「英/國──!」
  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失去你的世界是我無法想像的,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你將會離我而去,我的手無法碰觸到你。因為相信我們擁有著永恆的時間所以我才甘願暫時放開你的手,去換得更長久的相處,但是我從沒有想過你竟然會真的離我而去……

  「不要離開我──!」掙扎著想要爬起,美/國看到的是伊米拉起了英/國,英/國回頭望著他,爾後──

  「亞瑟──!不要丟下我……」
  從獨立之後就再也不在人前哭了,即使身體再不舒服、受了再重的傷都苦撐著,甚至連淚水都很少滴下。
  上一次還能躲著偷偷發洩,這次他連忍耐也沒有辦法,趴在地上大哭了起來。


  「……笨蛋。」
  悶悶的聲音帶著哽噎,熟悉的聲音裡面像是勉強摻入了笑意一般的說著:「誰要走啊?」
  他抬頭,英/國正看著他,胡亂抹過的臉龐紅暈、眼睛也有些紅腫,但是帶著溫暖的笑容看他。
  就是他一直以來在夢中才能看見的、過往的笑容。
  「這麼大隻趴在地上實在有夠難看,你──嗚哇!」

  一下子的視角從地面轉換到天空有點不適應,被撲倒在河堤草地上算慶幸的是沒撞上頭,天開始黑了,一顆一顆的星星出現,明月的影子還在天邊。
  「亞瑟……亞瑟我真的好喜歡你……」抱的死緊,美/國低低的說著,不斷重複:「所以……」
  「……」英/國看著天空,很沉很沉,很長很長的嘆了氣:「知道了,別哭啊……」

  「每次,我都不知道該拿哭泣的你怎麼辦才好……」

  「阿爾哥哥這樣的情況,說不定拍下來法蘭西斯哥哥會很有興趣喔?」
  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手上的長槍收掉,也不知道他收在哪裡的伊米輕輕笑著,走過來。
  眼睛恢復成原先的翠綠,笑盈盈的樣子就和一般的少年沒有兩樣。

  「Eanemillit……」英/國小心的推著美/國,爬起。注視眼前的人,他只能抱歉的對他笑笑:「對不起……」
  「是我要跟你道歉,亞瑟。」不在意的聳肩微笑,伊米說:「原諒我偷偷用你的手機打給阿爾哥哥,因為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嗯……啊,套句話來說,大概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吧?」伊米說,讓眼前的美/國英/國目瞪口呆。


  三人再次坐在起居室中,伊米優雅的喝著茶,而美/國和英/國則是坐在他對面,沉默著。
  「這該怎麼說起呢……」抿了一口,伊米淡笑著思索一陣,開頭:「我是Eanemillit,米列希安,也就是『星星上來的人』,或是你們要稱我星星、或是星辰,也是可以。」
  「在千年前的不/列/顛是我們的大本營,但是其後因為人類的增加,我等米列希安於是決定回歸星辰,從此少有踏足這世界的米列希安。」
  「我是最後離開的星辰之一,在離開前的一小段時間中,我遇上了剛剛出生的英/國,也就是亞瑟,我的小朋友。」
  笑,看著美/國把英/國摟的更緊,伊米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他與眾不同,身為這塊土地的意識的他卻是如此瘦小,想必會遭遇到及多事端……但是那雙翠綠色的眼睛就和妖精們所喜愛的顏色如此相近,氣勢、性格具備著王者之風,我知道他將會有所成就。」再次就著杯子喝下溫熱的紅茶,伊米喘口氣後繼續:「所以,在對我與亞瑟都很短的時間,我將我所知、所能夠教導他的,全數教給他,而後留下祝福,離去。」
  一陣短暫的沉默籠罩著整個起居室,美/國只是靜靜聽著,而英/國卻滿腹心思。
  如果沒有當初Eanemillit的教導,他不會茁壯的這麼快,說不定他真的會乖乖的成為法國領土,不會想到要繼續往下走。
  雖然Eanemillit一直在說他誤解了、誤會了,但是這畢竟是他一直以來的信念。

  「但是……但是這麼美好的回憶……阿爾好痛,放手!」摟著自己的手臂突然一陣緊,被壓的差點喘不過氣的英/國扳開緊摟著的美/國的手,才又繼續說下去:「為什麼我會遺忘?我應該是不會忘記的……這千年,我沒有忘記什麼事情。」
  「因為我說『把我忘記吧』,所以,你就忘記了我。」伊米回答:「我是神所寵愛之星,擁有著神語之力,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說出口即為力量,所以你忘記了。」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記得你?」
  「我原本以為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回來了。」說到這邊,伊米的臉色黯淡下來,少有的失意。
  「咦?」
  「使我重返這世界的原因,也就是我即將離開的原因,亞瑟。」正色,伊米坐直身體,嚴肅的說:「我在追捕一個,星辰的叛徒。」
  沙發上的英/國與美/國兩人一愣,面面相覷。

  「我們在靈魂之流打起,之後墜落穹蒼,化作流星的我們依舊彼此戰鬥,直到最後,他推開我,而我們在分開後,我因為過度使用半神之力而失去意識,落在亞瑟你家大概……也是天意吧。」伊米淡淡的說著:「因為要重新續集力量所以我失去了部份記憶、變成小孩的模樣。」
  「現在,我必須要離去,繼續追捕他。」
  「可、可是你怎麼知道……」英/國追問,不顧身邊美/國的不滿。Eanemillit是重要的朋友,無論如何也想幫忙。
  「我不知道,如果他隱藏起他的氣息……但我即使花上數百年數千年,也會將他追回。」堅定的說著,伊米握緊拳頭:「作為『神所寵愛之星』、『光耀星辰』,絕對。」
  「Eanemillit,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請說,我一定傾盡全力!」英/國誠懇的說著。
  「謝謝你,我的朋友。」微笑,氣氛再次緩和,伊米將喝空的茶杯擺在桌上,輕輕吁了一口氣。

  「……我一直很想問啊,」美/國終於抓到空檔開口,問出他一直疑惑的事情:「那個人,你追的那個,究竟做了什麼事情?感覺起來你並不是……呃,普通的米列希安?否則為什麼只有你下來?」
  他說他原本不會在回到這世界,但是這個叛徒卻讓他回到這世界,還造成他看起來好像很重大的傷害……
  這個危險的東西,就在亞瑟的國土上,那是否表示亞瑟會有危險?國家意識說強不強說弱不弱,國家不滅他們怎麼樣也不會死,但是想要危害國家並不困難。

  「他是……」遲疑一陣,伊米緩慢的開口:「我與他,都是最高階級的、米列希安七統領之一,我是『神所寵愛之星』、『光耀晨星』,而他是『熾熱炎星』、『毀壞與重生之使者』。我們……Eanemillit和Eanemollith,是兄弟,共同持有『最初之星』的雙子星。」

  伊米翠綠色的眼眸中是沈重的哀傷,美/國看見了,英/國也看見了。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