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黑塔學園誌 29

APH ヘタリア

  「還真是慘……」法蘭西斯一手把前額的頭髮往後梳,看著眼前的慘況。
  「到底是誰……」阿爾弗雷德低聲說著,思考。
  讓馬修留下來照顧亞瑟,阿爾弗雷德和法蘭西斯回到家中,繼續探查剛剛沒看完的地方。
  馬修提議報警,但亞瑟卻制止。 Read More



  『不知道報警會怎麼樣,先看看到底是單純的惡作劇、還是……』亞瑟沒把後面的說出來,但是他們都知道是在指什麼。

  亞瑟的房間裡也是一樣的慘狀,衣櫃裡的衣服被翻得滿地,桌上的東西也被掃下地板。阿爾弗雷德在地上撿起一個翻倒的相框,相框的鏡面早已破碎,裡面是他們小時候的照片。
  亞瑟國小左右的時候,抱著還小的他,兩人笑得燦爛,而小時候的自己手上還抱著一個布娃娃。

  「怎麼樣?看到什麼?」法蘭西斯問,走過來「真的是嚇到哥哥我了,這樣的手段說是惡作劇未免太過火。」
  「我也這麼覺得。」阿爾弗雷德回答,將照片從相框中拿出,收進口袋中。
  站起,退出亞瑟的房間,走向阿爾弗雷德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也一樣沒有倖免,但是唯一不同的,桌面上乾乾淨淨,擺著一個盒子。
  阿爾弗雷德和法蘭西斯兩人站在桌邊,看著那個粗糙的盒子。

  「哥哥我怎麼都樣都覺得別拆開的好。」法蘭西斯低聲說。這樣的情況老實說他怎麼看都是報復,或者是有什麼意圖。亞瑟說可能是惡作劇這句話,大概是為了讓還沒看過現場的馬修安心。
  法蘭西斯知道這樣的事情,以前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也做過,而他還跟著在旁邊出主意。

  「……」那個盒子並不特別,但特別的是邊邊露出的那一角、有些發黑的白色布邊,他一直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阿爾弗雷德小朋友,都幾歲人了還帶著這種東西?』
  『這、這不過是出門的時候混在衣服裡,一併不小心……這種東西我才不要呢!』

  「小阿爾,聽哥哥我的話,報警吧……喂!別開──」話還沒說完,阿爾弗雷德快速的伸出手,將盒子拿過,一把撕開。
  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停了。
  「喂!那要是炸彈,哥哥不就要跟你一起死了!?」法蘭西斯吼他,順便一巴掌往阿爾弗雷德頭上拍下去:「你腦子裡都裝漢堡啊!」
  隨著箱子的破碎,一個軟綿綿的玩偶掉到地上。
  法蘭西斯小心的撿起這個破爛布娃娃,看著。
  「好舊……好髒。」

  金色的頭髮已經染上髒黑的污垢、白色布面的臉部也到處都是破洞,身體到處都是脫線與棉絮。
  而,原本應該是眼睛部份的位置,只剩下兩團棉花冒出,周遭的布面像是被扯過、燒過一般……

  阿爾弗雷德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娃娃陷入震驚之中。


  『我要那個~我要那個!』
  拉著亞瑟的手,小阿爾大喊,指著櫥窗裡的布娃娃。
  『咦?呃……可是,你真的不要旁邊那架飛機嗎?』亞瑟問著,不能明白為什麼小阿爾想要一個布娃娃:『你不是很喜歡飛機?』
  小阿爾看看另一邊的飛機、再看看布娃娃,堅定的握緊拳頭,告訴亞瑟:『就要那個娃娃!就要!』
  『好好好……可是為什麼?』亞瑟再次牽起他的手,走入店中。

  當他抱住那個娃娃的時候,他滿足的笑了。
  娃娃有著金色的頭髮,帶著微笑,眼睛是如同寶石一般美麗的翡翠綠玻璃珠。


  「喂……喂?小阿爾……」法蘭西斯發現身後的人在退後,一步一步的,他回頭,看見的是阿爾弗雷德不知道是震驚還是害怕的表情「──阿爾弗雷德!」
  頭也不回的奔下樓,法蘭西斯聽見像是摔下樓梯一般的巨大碰撞聲,趕到樓梯邊時,除了大開的大門和外頭的夜色外,已經沒有人影。
  「真是的……搞什麼……」法蘭西斯無奈的搖頭,想起手上還拿著那個髒娃娃,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把這東西放回原位。

  「嘿唷!這不是法蘭西斯嗎?」門外打招呼的人自動自發的走進來,安東尼奧看起來似乎也是剛剛回家,順路經過「你怎麼會在……」
  走進,正想問的問題立刻卡住,一片狼藉雖然安東尼奧還不知道確切的事情卻也大概明白怎麼了。
  「哇──好慘,亞瑟呢?」安東尼奧問。
  「在我家……該死,到底怎麼回事啊?阿爾弗雷德那傢伙……」法蘭西斯一把把手上的娃娃丟開,仰天長嘆。
  安東尼奧把手上的菸遞給法蘭西斯,法蘭西斯不客氣的接過,吸一口。
  藉著路燈的光亮,安東尼奧走過去,撿起那個娃娃。

  「咦……這……」
  「怎麼了?」
  安東尼奧將娃娃翻來覆去的查看、摸摸那個被拔掉眼睛的地方,笑容有點僵硬:「這……是不是曾經看過?」
  「這種東西滿街……」吐出菸圈,法蘭西斯不在意的回。
  「不不,我們笑了很久的……」安東尼奧嘴角勉強的扯起,維持著笑臉:「這個……」

  「是以前小阿爾一直抱在手上、像寶貝似的那個亞瑟娃娃吧?」
  法蘭西斯愣住,瞪著那個被挖掉眼睛的娃娃,手上的菸掉落……


  『因為他很像亞瑟喔!』小阿爾弗雷德這麼對著亞瑟說,他們在旁邊差點沒有笑死。
  『呃……阿爾……』亞瑟滿臉尷尬,這樣子好像被告白似的,而且對象還是自己最疼愛的弟弟。
  『因為……因為亞瑟上課的時間好長,你出去我會想你嘛……』一臉淚汪汪的樣子,小阿爾的臉讓亞瑟忍不住的摸摸頭,把他抱起來。
  『對不起喔……我一定會多陪你的……』
  『沒關係,我知道亞瑟很忙。』小阿爾揉揉自己的眼睛,笑開親了亞瑟的臉頰:『我有他!雖然比不上亞瑟,但是沒問題的!』

  安東尼奧大笑著說亞瑟果然是弟控,結局是亞瑟拿起地上的棒球砸他。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