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米英 你所給予的原來如此珍貴 >  米英)你所給予的原來如此珍貴 3

米英)你所給予的原來如此珍貴 3

  「英/格/蘭……」美/國小聲的叫喚,看著在火堆旁處理傷口的英/格/蘭。
  小小的身軀在火光之下顯得更加瘦弱,肩膀上那隻箭被他拔掉了尾羽,但是陷在裡頭的箭頭,非常難拔出。
  可是很顯然的,英/格/蘭打算自己把他拔出來。 Read More


  「我們去找醫生好不好……?」他問。英/格/蘭非常不相信人類,即使是他自己的子民也一樣,差別大概紙在於對於自己的子民他多少還會幫助,而外來者幾乎是直接開戰。
  他幫英/格/蘭拿了一下的弓箭,那對他來說覺得挺沉的弓箭,英/格/蘭用他小小的身軀整天背著,拿著作戰,還跑的這麼快……
  
  「你很煩。」瞪了美/國一眼,英/格/蘭握住肩膀上的斷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英……」
  「……你過來。」低聲說著,英/格/蘭放下手,叫他。

  小心的移動過去,短短的相處時間裡美/國已經知道英/格/蘭有多麼的小心……或說神經質,一點點風吹草動都可以驚的他跳起來──一開始以為像是小豹一般凶狠的孩子其實膽小的像小兔子一般。

  「怎麼了?」
  「拔出來。」英/格/蘭說,「握著這裡。」
  「咦!?等、等等!就這樣拔!?」他訝異的反問:「沒有繃帶、沒有藥、更沒有──」要怎麼止血?拔出來後的傷口怎麼處理?這不縫合可以嗎?消毒呢?抗生素……

  「不需要……你是跟我一樣的吧?怎麼囉唆的這麼像人類啊?」英/格/蘭不耐煩的回:「這種傷根本殺不死我們,快點拔啦。」
  在英/格/蘭的脅迫下美/國只好握住那斷掉的箭,但是光是輕微的一碰觸,英/格/蘭小小的身軀就一顫,緊緊摀住口的小手之下發出低微的呻吟。
  「英、英/格/蘭……」鮮血染上了他白色的衣服,美/國並不是沒有見過血,也不是不知道戰爭的場面……但是……但是……

  但是,不知道是因為變回了孩子還是怎麼樣,他好怕!他怕死了!!!

  以前他這麼小的時候,他需要做的只是開心的在陽光充足、溫暖的草原上奔跑,在港口等待英/國的來到,最討厭的事情不過是背英/國要他背的書、學英/國要他學的禮儀,最最害怕的事情是英/國說的鬼故事和恐怖的小說。
  但是在這裡不一樣,這裡沒有那樣溫暖的陽光、只有不斷的陰雨和烏雲。沒有任何人可以讓英/格/蘭等、也沒有人在等他,有的只是不斷不斷地殺戮和鮮血、戰爭,就算對小孩子也不會留情的戰爭讓英/格/蘭什麼也不相信,小小年紀就背起的弓箭沈重的壓在他的肩上。

  「喂,快點。」細小的聲音中有著一絲隱藏著的泣音,美/國知道這一定很痛。
  「不、我……我們不能……」他最後試圖要求英/格/蘭去找人幫助,但英/格/蘭只給他一個不耐煩的眼神。
  「不能,你要是不能動手就閃開!」冷冷的回,英/格/蘭鬆開一隻摀在自己嘴上的手,要去碰觸肩上的箭。美/國搖頭,伸出雙手握緊。
  「嗚……」連忙再次按住自己的嘴,英/格/蘭看了他一眼,翠綠色的眼睛閉上。
  美/國深深的吸氣,同樣的閉上眼睛,用力的握緊,往上一扯──

  「───!!!!」
  「英、英/格/蘭……」

  縮著身子,英/格/蘭蒼白著臉,摀住嘴的手從指縫流出了一絲絲鮮血,緊閉的眼睛眼角流出淚水,但他卻不吭一聲。
  肩膀上流出的血沾滿了那綠色的斗篷,豔紅快速的染開,很快的整片肩頭連胸口都是紅色的血,但他卻連聲音都沒有。
  那瞬間,美/國以為英/格/蘭會倒下去,但是他沒有。

  喘了好久,英/格/蘭摀住自己嘴巴的手顫抖著緩緩放下,翠綠色的眼睛張開,充滿著疲憊……

  英/格/蘭動了動身體,按住自己的肩膀,又喘了幾口氣,才轉而面向他:
  「我、我不會跟你道謝的……」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的想要大哭,只是心裡好痛好痛,而鼻頭好酸,眼淚控制不住的就掉下來。
  他無法控制的抱住英/格/蘭,大哭。
  「好、好痛!你幹麼啦笨蛋!!?」莫名其妙的被撲抱,英/格/蘭大大的驚嚇,一時之間沒有推開,而之後想要推開也辦不到。
  「真、真是的……只有這次喔!」放棄了推開黏在身上大哭的這個小鬼,英/格/蘭告訴自己只是看他很可憐才不推開的,絕對不是因為自己覺得很溫暖。
  從來就、沒有人這個樣子的抱著他、依賴他。
  他所感受到的,一直一直就只有自己的體溫,他都快要忘記人類或其他與他相似的存在,溫度是什麼樣子的了。


  「吃吧。」
  英/格/蘭遞過一串烤魚,一如美/國所知的嬌的像黑炭。
  「你的手藝原來從以前就這麼差啊……」
  「嫌差那你不要吃!!!」英/格/蘭火大,但是因為身體尚未康復而有些弱氣,一點也不可怕。
  「我又沒說不要……」連忙搶過,美/國看著英/格/蘭氣嘟著嘴,走回火堆旁。
  「……英/格/蘭。」他喊,但是對方頭也不回。
  「英/格/蘭……」
  「幹麼啦!」不情願的回頭,英/格/蘭問:「你很吵耶。」
  「英/格/蘭……我們晚上,不會就睡在這裡吧?」他問,奔波一天又哭了一陣,他實在覺得很累,非常想念家裡那種軟軟的大床。
  「……不然你想睡哪?」英/格/蘭回答,以為美/國是不想睡在外頭:「不然那個樹洞讓給你睡。」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睡樹洞和睡地板的差別在哪?「呃……你沒有家?我是說,像房子之類的?」
  「……」英/格/蘭看了他好一陣子,轉頭回去看顧火堆。
  「英……」
  「沒有。」簡短快速的回答,英/格/蘭隔了好一陣子後才又開口:「那種東西太危險了,會讓人發現自己的所在地。」
  「所、所以你就這樣?住在森林裡?」
  「不行嗎?」
  「沒有、沒事……」看對方好像有點生氣,美/國連忙搖頭,安靜吃著像是焦炭的烤魚。
  「……你真的很奇怪耶。」英/格/蘭沉默一下,又再次轉過頭來看著美/國,翠綠色的眼中滿是疑惑:「你明明還這麼小,為什麼該懂的你都不懂呢?」
  「我、我哪裡不懂啊?」美/國不服氣的回:「我也會打戰、我也會──」
  「你不敢殺人、不敢做這不敢做那,看到血還會大哭……而且一點都不怕人類……」
  「為什麼要怕人類?那不是我們的子民嗎?」英/格/蘭說的東西太多都是他想要反駁的,但是最後一句更是讓他超級想反駁。

  英/格/蘭瞪大眼,彷彿在看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似的。

  「就算是子民,也有可能出賣你、把你交給敵人啊!」英/格/蘭提高語調:「你是笨蛋嗎?不可以隨便相信別人,這個世界上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太過相信別人是不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
  「……我……」美/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英/格/蘭,這就是英/格/蘭從小到大的觀念,這就是英/格/蘭之所以孤單、之所以猜忌、之所以……英/國知所以會如此的猜忌,就是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
  他無法想像要是當初自己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生活,他會怎麼想。即使獨立了這麼久,他依舊懷念著忘不了的過去:趴在英/國的膝蓋上,看著他刺繡、聽他說故事,旁邊的暖爐裡燃燒著烈火給予溫暖,偶爾會落在自己頭上的那隻大手是如此溫柔的撫摸著他。
  但是,小英/格/蘭從來沒有體會過那樣的感覺。

  「真不知道你怎麼活到現在的……一定是有個大傢伙保護你吧?」英/格/蘭自言自語一般,有些羨慕似的:「真好……」
  美/國有些複雜的看著英/格/蘭,他口中的大傢伙就是他自己,恐怕現在跟英/格/蘭講他也不會相信。
  英/格/蘭、英/國……英/國從沒有提起過他小時候的事情,而也從不曾讓他體會到這種黑暗……
  說著不要相信別人的英/格/蘭絕對不會想到,大/英/帝/國把一切都給了他美/國,然後真如英/格/蘭所說,受到傷害。

  「睡吧,我會看著。」英/格/蘭抬頭看著天空,天空依舊密佈烏雲,美/國不知道他在看什麼,然後英/格/蘭就這麼說了。
  「欸?還是我來吧?你是傷患應該要好好休息啊。」美/國一愣,意識到英/格/蘭在說什麼,連忙回答:「只是守夜而已,我可以的!」
  「……真的嗎?」半信半疑,英/格/蘭偏頭看著他。
  那模樣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真的真的!」
  「……還是你睡吧?反正我──」
  「不要!不管!你去睡!我要守夜!!!我要嘛──!!!」他站起來,跳著腳跑去拉起英/格/蘭,推著他去睡樹洞。

  「好、好啦!不要推我、你、你到底幾歲啊你!死小鬼!」
  「你自己還不是小鬼一個!」
  「……我好歹也已經幾百歲了,你那什麼話!」
  「欸欸欸欸欸────!?」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