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ea Time Treaty 06(完)

Aph
Tea Time Treaty
V:「米英」 Read More



  亞瑟不是很想理會眼前的人,目前,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拿他沒辦法。所以他還是開了門,讓這個看起來很沮喪的少年進入他家。
  自顧自的回到在窗邊的小桌,亞瑟這麼無禮是因為他現在真的不想看見他。
  阿爾弗雷德。

  從之前的情況看起來他知道,今天的會議鐵定大多數歐/洲代表都不出席了,甚至就連加/拿/大都沒有……他知道這對阿爾弗雷德的打擊一定很大。
  但是,他能說什麼?他雖然寵著、就連他自己都不承認卻得承認的寵著阿爾弗雷德,但這不代表他就能夠放棄國家而去答應對方任何事情。就像基爾伯特明明跟他如此要好,好到他們願意把自己的命交付給對方,但只要戰略決定,他們照樣要打得你死我活。
  法/國……法/國多在意、多容忍寵愛他,他不是不曉得,但是一旦遇上了該打得他們照樣打得你死我活--他打掉了法/國的聖女,而法/國殺了他,人類意義上的殺。
  還有西/班/牙、德/意/志……

  他們是國家,所以他會被私人的感情和國事拉扯,現在,他真的不是很想看見阿爾弗雷德,看見美/國。

  「亞瑟……」
  「……請叫我英/國。」亞瑟冰冷的回答。
  阿爾弗雷德一怔,知道亞瑟還再生他的氣。
  關於名字這一點他們以前吵過無數次,直到最近幾年世界終於趨於和平,亞瑟才勉強答應在私下無人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可以叫他的名字。
  可是他到最近才知道,幾乎歐洲各個國家都可以叫亞瑟的名字,而且普/魯/士,也就是基爾伯特,亞瑟甚至會直呼他的名字。
  他想喊他名字想多久了,好不容易亞瑟才答應,然而自己卻又把他搞砸了。

  「亞瑟……亞瑟不要生氣了……」帶點委屈的走過去,阿爾弗雷德不顧懷中的人抵抗的,將對方緊緊抱住:仗恃著亞瑟即使多麼的生氣也無法對自己(親自)下手,阿爾弗雷德刻意用那種最能夠讓亞瑟無法反抗的軟軟音調哀求。
  「你……」
  「亞瑟,我也不想這樣啊……」阿爾弗雷德知道自己的計謀得逞,雖然這樣有失英雄風範,但他面對亞瑟時就不得不什麼都用上了!
  天知道稍稍思索個幾秒會不會又讓亞瑟跑得離他更遠?

  「你不想,我也不想啊……」亞瑟悶悶的回答。
  「我知道,只是……」只是當下就是會氣到說出這些他自己也知道不理智的話,其實在亞瑟奪門而出之後他就後悔了,可是英雄的顏面哪能這樣就放下?更何況針對他自己國家的問題也不是能夠就這樣妥協的……
  他知道亞瑟家現在的情況不好,但是他自己家也好不到哪去,否則哪輪得到法/國那傢伙領頭?
  如果可能他當然希望自己能夠像英雄那樣……像小時候,亞瑟對他的那樣,把亞瑟好好的寵著、愛著。
  但他現在,只能讓亞瑟把眼光放在他身上。

  「亞瑟……」
  「……唉。」
  低低的歎息聲傳來,阿爾弗雷德明顯的感受到懷中人兒放鬆了身子,他暗自高興,亞瑟果然還是吃這套。略微的施力把亞瑟轉過身,面對著他。
  「亞瑟,我--」
  「最多,寬限一個星期,不能再有節外生枝的情況了。」亞瑟再次嘆氣,然後說著。翠綠色的眼睛裡閃著一絲愧疚--對自家國民的愧疚,終究他的私人情感勝利,給予了眼前這個自己最在乎、也最沒轍的傢伙方便。
  但是,他也不能再給更多了。
  「謝謝……亞瑟。」阿爾弗雷德緊緊的將亞瑟抱在懷內,蹭著對方的頸間,用唇輕觸著那帶著一絲芬芳的白皙肌膚。
  他感覺亞瑟喉頭吞嚥的動作,親吻著的頸間帶上一絲粉紅,摟著的身體也敏感的顫動著,他將吻沿著頸側往上,不意外的惹來了亞瑟的嚶嚀和抗議。

  「大白天的你在幹麼……」
  「吶,亞瑟,這些天很多人來過你家,對吧?」
  「……你怎麼會知道?」
  「嗯……你想要在這裡還是上樓?」抱著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滑進了層層的衣服裡,輕輕的在那滑嫩肌膚上游走。
  「阿爾……」
  「嗯?哪裡?」
  「……樓、樓上房間……」
  「好。」
  微笑,打橫抱起戀人,阿爾弗雷德踏上階梯,目標是二樓走廊深處的那間主人房。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天使、他的亞瑟有多麼的吸引人?那群歐/洲的死老頭們,甚至連看起來天真可愛的義/大/利都打著他的亞瑟的主意--噢別提起那個普/魯/士,那個囂張白痴的小子到底是哪一點吸引亞瑟?到底是哪一點讓亞瑟對他另眼相看甚至有著這麼多讓他嫉妒的特權?

  不過無論他們怎麼做,他絕對不會讓亞瑟被奪走的!下次的會議就讓他們知道,想從hero的手中搶走亞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