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架空)01

Aph血之香氣

Aph血之香氣

  夜晚,滂沱大雨將整個街道染濕,即使有路燈也深陷黑暗。燈火華麗的宮殿內部開著熱鬧的舞會,歌劇院裡哈姆雷特憤怒的舉刀,教會裡頭的修女神父虔誠祈禱。
  奧斯提拉一如往常的今晚依舊如昔,如果沒有看見濕淋街道上的那些人。
  那群人大約五到十個之間,追殺者與被殺者關係,前者手上沒有任何武器,而後者狼狽倉皇的逃跑。
  有著鐵鏽味的鮮血刺鼻,落在地面上與雨水混合成一種詭異的亮紅,流進地下水道。他們的腳步很輕很快,只瞬間就在街頭消失,彷彿用飛的一般,一分鐘不到,街頭已經恢復平靜。

  約翰.椎伊亞咬牙,自他成為長老之後從沒有遭受過這樣的屈辱!身為高貴的夜之住人,他享有權力、尊嚴以及一派的手下,他擁有永遠的年輕與英俊,在貴族社交圈中無人能敵!就連幾個同樣身為長老的同類們都敬他三分。
  但是今天他竟然被這樣狼狽的追著跑,對手還是幾個不到他生命一半歲數的毛小孩,這群該死的鍊金術士,天殺的鍊金術公會!

  「長老,優伊斯不行了……」身邊的人突然緩下腳步,這麼樣子著急的對他說。
  「讓他留在這,我們一定要到那裡去。」他說,毫不猶豫的。
  一名稚氣未脫的褐髮少年,猶豫了不到一秒便放開抓著同伴的手,連頭也沒回的消失在夜空中,數秒之後聽見那叫做優伊斯的同伴的哀號聲。

  『原諒我吧,優伊斯。我會連同你的份一起活下去。』他這麼想著:『但是我們一定要找到……一定要找到那裡!』
  為了被欺壓到底的血族同胞,他們必須、一定要找到,那已經失傳數百年的血族聖地--黑夜堡壘。

  「葛文,用偽裝!」約翰下令,停在某個地方開始唸唸有詞。會意過來的葛文從失去好友的哀傷中醒過來,張開了雙手使用自己的能力--每個血族都有專屬於自己的特殊能力,他的偽裝雖然不能對敵方做什麼,但是對於迷惑卻是相當有用的。
  隨後跟來的鍊金術師們停下腳步,彼此交頭接耳,並且提高了警戒。葛文輕輕的笑了起來,回頭看看長老約翰目前的進度。
  約翰正好唸完最後一個字,他們兩個眼睜睜的看著眼前大片的森林突然之間騷動起來,鳥兒驚叫著撲翅而飛,動物從安眠中醒來驚吼逃竄。他們的正前方,樹木向兩旁退開,一條筆直的石鋪大道向遠方延伸,直到森林的中央突然憑空出現一座宏偉的三塔城堡。
  黑色的磚石所蓋、擁有三座血紅塔頂的高塔,頂端飄揚著的旗幟是黑旗與亮紅月牙圖紋,屬於黑夜住人們的領地、傳說中消失已久的黑夜堡壘。

  他們,找到了!

  敏銳的察覺到身後急速被排開空氣的聲音,約翰一個跳躍,閃過往他方向來的攻擊,插進原先站立土地上的冰箭散著寒氣,那是冰之鍊金術!
  「該死……葛文,走!」對著空氣比出了一個抓的手勢,釋放冰箭的鍊金術師直身著的手突然硬聲聲的折斷,痛的慘叫抱手跪下。
  約翰和葛文趁機衝向那條大道,他們知道裡面有著能夠讓他們反敗為勝、能夠反撲鍊金術師的人存在,只要進去了,那麼一切現況就將會扭轉,他們也能夠獲救。

  「不要管我,快去……」看著前面的兩名吸血鬼和城堡,手骨完全骨折、手臂像是黏土一般扭曲噴血的冰之鍊金術師咬牙,忍痛說出話來:「絕對不能讓他們把『使者』和『王』喚醒……」
  「漢斯……」
  「去啊!」
  剩下的三名鍊金術師互相看了彼此,點頭,追上去。
  「可惡……黑夜堡壘……」冰之鍊金術師看著自己的同伴逐漸剩下一個小點,硬是撐著的身體終於倒下在滿地的血泊之中。
  半睜著的眼睛映出了他自己的血,鮮血如鏡,反映出天空中的黑暗滾濤、系雨如針,反映出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人。
  穿著覆蓋全身的斗篷,那個人看著死去的冰之鍊金術師沉默著,緩緩的彎腰,撫過屍體眼睛的手將眼瞼蓋上,覆上肩膀的時候地面的泥土像是有生命一般的攀起,將這句屍體與他的血一同吞噬進了地面之下。

  「Requiescant in pace.」那個人低聲的說著,地面空無一物,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他重新抬起頭,看向的是那黑夜堡壘。
  一陣風吹過,林葉颯颯,人影已失。


  城門是開著的,約翰和葛文一路快速的越過前庭、石製大門,推開雕花得重鐵黑門,迎接他們的是氣派寬闊的大廳。
  大理石的地板上有著一點一點的亮光,四周的厚重簾幕都用著寶石做裝飾繩;雕刻著藤蔓花草的巨大石柱稱起了圓拱的屋頂,上面精細繪畫著美麗壁畫。正中央的樓梯往上,然後在中途分成東西兩側,繞起圓弧往二樓後方延伸。
  兩人沒有多餘的時間猶豫,只能就直覺判斷的往左方前進。

  越過迴廊、穿過一間間奢華貴氣的房間,他們什麼都沒有找到,也沒有時間去找,最後,到了一個不大、但卻極為精緻的禮拜堂。
  禮拜堂的正中央擺著一個棺材,四周圍繞著鈴鐺,層層疊疊包圍起來的像是魔法陣一般,上方,是逆過來的黑色十字。
  這裡只有兩盞在祭壇上的油燈散發出來的暈黃光線,什麼東西都暈糊糊的,縱使是擁有夜視能力的血族也無法將之看清。
  他們愣住,難道他們搞錯了,這裡什麼也沒有?一路上過來沒有看見半個人,也沒有感覺到任何血族同類的氣息,甚至連低等的血僕都沒有。
  一般大眾認為血族就該睡在棺材,但是他們並沒有,所以眼前這一切是……?

  「長、長老……」葛文手中的小晶體破碎,他知道設下的結界被突破,那些鍊金術師就要來了。
  「該死……」現在,看來只能打開那棺木看看裡頭有什麼了,希望真的有個血族同胞在裡頭沉睡……

  「找到了!」
  「『不可以碰!』」
  破門而入的鍊金術師呼喊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少年喊聲重疊,沒有想到會有別人在的約翰、葛文,以及後來追上的鍊金術師們其其往聲音的來源看去。
  那是兩個長得很像的少年,褐色的短髮,穿著一身黑底銀線、寬大的袍。彷彿鏡子映照出來的兩個少年彼此牽著對方的手,站在禮拜堂的左方,一個臉上嚴肅一個臉上擔憂,兩人看著他們。
  原來那裡有個小小的拱門,因為太暗而都沒人注意到。

  「不可以碰那棺木。」比較嚴肅的那一個說了,另一個跟著發聲:「不可以吵醒他們。」
  「『他不想醒。』」少年們說。

  但是鍊金術師們沒有聽,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在黑夜堡壘中不會有人類的存在,特別是這兩個少年身上圍繞著的氣味--那是吸血鬼們用來吸引獵物的、甜腥的血之香氣。
  那也是吸血鬼,該死的敵人。
  「攻擊!」一聲令下,鍊金術師們進攻。
  這邊的約翰一咬牙,退一步扯住掛滿鈴鐺的細繩,清脆的鈴響在黑夜格外分明。

  「啊啊不行啊--!」
  「該死的畜生!不准碰!」尖叫著的少年們撲上前去,試圖制止外來者對於那棺木四周的破壞。
  但是他們來不及,約翰一把扯下了鈴鐺,散落的鈴鐺響聲刺耳、落在地面滾動的叮鈴聲格外的分明。
  黑色的棺木沒有動靜,但是少年們伸出的手凝滯不動,臉上的表情是哀傷、慌張。

  「他要醒來了……」
  「這群畜生!該死的混帳!」

  「再更多人之前,毀了!」使用火的鍊金術師這麼說著,雙手劃開圓弧,憑空抓出了巨大火團,往棺木發射!
  約翰和葛文躲開攻擊,火團直接的掃上棺木,但是卻像是撞上什麼似的消散:實際上真的撞上了,棺木的前方出現一面怪異的鏡子,抱著鏡子的女人沒有腳,長長的麥色頭髮微卷,帶著戚哀的神情看著鍊金術師們。

  「會死……你們都會死的,快走吧。」女人說完,鏡子碎裂,人影消失。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們傻眼,剛剛那個到底是什麼?
  「快走吧,我族的約翰、葛文,還有鍊金術師先生們……」皺著眉一直有些畏縮於後的那名少年怯怯開口:「他們馬上就會趕來,到時候你們就死定了……」
  「誰死誰生還不知道呢!」火之鍊金術師驕傲的回答:「我們都是Rank Master,獵殺的吸血鬼無數,該跑的是你們!」

  「是呢,我的確在你身上嗅到好濃的血香,啊……這個味道是薇莉芭的吧?」
  如同情人呢喃般在耳邊出現的聲音讓火之鍊金術師一窒,正欲回頭,卻看見一片鮮紅--
  噴灑如湧泉的鮮血從他的肩膀而來,他看見一隻手臂正跌落地面血灘,然後才感覺到急遽的痛。

  「呀啊啊啊啊啊---」按著自己的傷處痛的狂吼,鍊金術師的同伴們這才發現他們的身後竟然站著一個人。
  來不及攻擊,對方已經哈哈大笑著消失身影,等到他們隨著聲音捕捉到人影之時,對方已經越過他們,來到那對相似的少年面前。
  「菲利奇亞諾、羅維諾,好久不見了。」他對他們恭敬的行禮,長長的賢者袍帽子翻開,一頭銀色的俐落短髮在黑暗中如同星光般美麗。
  「基爾哥哥……」懦弱的少年泛起微笑,擺了個手勢作為回禮。
  「小鳥大爺,你動作真快……」嚴肅的少年哼一聲,雙手插腰。
  「當然,本大爺可是最厲害的!」一笑,少年回答。

  火之鍊金術師按著自己的傷處,另一名同伴正對他施予治療,至少先將血止住,那條手臂是救不回來了。
  「別管我,能多殺一個是一個!」火之鍊金術師低吼,而他身邊原本在治癒的少女咬著發白的唇瓣,停止了治癒。
  另一個,則雙手一擺,鍊出一把鋒利的巨刃擺出攻擊姿態。
  但是他所握著的巨刃前端卻被兩隻手指夾住,動彈不得。

  「俺來遲了,小羅維諾沒事吧?」帶著爽朗笑容的人看也不看他眼前的鍊金術師,只是顧著看那邊和銀髮少年站在一起的人:「剛剛醒過來發現蕃茄都枯掉了好難過喔……」
  「啊?混帳!你應該先過來看我吧!?」被稱作小羅維的少年憤怒的回答。

  又多了一個!
  鍊金術師們除了訝異之外還有一絲絲的不祥預感:他們不是初出茅廬的小毛頭,吸血鬼的根據地他們看多了,基本上只要以血僕多寡就可以判斷這裡的吸血鬼有多少有多強。因此他們剛剛進入這座城堡時,除了追殺那個吸血鬼長老之外,也順便的探查了這城裡有多少血僕,但他們一個也沒見。
  原以為這根本是座荒城,但沒想到現在?

  一個又一個出現的吸血鬼實力深不可測,輕易的掠倒火之鍊金術師的那個銀髮吸血鬼、現在抓住巨刃的這個褐色捲髮、笑的像陽光般燦爛的男人,天知道還有多少個在城裡待著?
  但為什麼?明明沒有任何的血僕、甚至連普通的吸血鬼也沒有,沒有食物--人類--的吸血鬼之城,這些吸血鬼要怎麼活下來?
  被握住了武器的刀之煉金師滿腦子疑惑,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眼前的狀況之時,他身後的夥伴、治癒的煉金術師少女,被一隻帶著白色手套的手握住柔荑,拉開。

  「美麗的小姐,在這巧合的夜晚,我們何不相擁共舞、留下個美好回憶呢?」金髮的男子溫文儒雅,穿著的服飾奢華高調,如同寶石一般的藍色眼睛帶著溫柔凝視鍊金術師少女:「戰鬥什麼的,對淑女來說真是太危險了。」

  「法蘭西斯你這變態。」銀髮少年眉一挑,譏笑。
  「動作真快,一下子就跑去追求人家了。」大笑著的褐髮男子手指施力,輕易的將刀之煉金師的巨刃給折斷「讓小亞瑟看見,你就死定了。」
  「小少爺還沒醒呢,趁現在快點說他壞話。」被稱作法蘭西斯的金髮男子輕笑,回道。
  放開了少女的雙手,在已經止血的火之鍊金術師攻擊之前躍上牆邊石像鬼雕飾的上頭,法蘭西斯優雅的坐下,開口:「那麼,鍊金術師們、我族同胞,你們為何而來?」
  鍊金術師們不打算回話,他們緊緊的靠在一起,發現自己恐怕無法抵抗這些強大的吸血鬼。約翰終於從這接連而來的突發狀況中省過神,興奮的神情不言以表。
  強大的血族同胞!他們輕易的就破解Rank Master煉金師的攻擊,對於己方來說無疑是一大助力!
  「鍊金術師們打壓著血族太久了!快點給他們一些顏色瞧瞧!」約翰說,眼中滿是戾氣:「殺了他們,吸乾他們的血,然後把屍首丟回煉金公會!」
  「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會認輸的!」火之鍊金術師咬牙,惡狠狠的回嘴:「在追擊你們的時候我們已經通知了公會,很快的就會有大批的鍊金術師前來--」


  「……所以說,哪個白痴讓這種低級生物入侵到城堡來?」


  有些沙啞的聲音低低問著,語氣中散發出來的殺氣令在場所有人打了個寒顫。坐在石像鬼上頭的法蘭西斯笑吟吟的擺手,藍寶石般的眼睛中溫柔更甚。
  「糟、糟糕……這傢伙起床氣完全的爆發啊……」剛剛還笑得像太陽一般的男子一個激零連忙退開,躲到銀髮少年的身後去,無奈的說:「完蛋了,一個都逃不掉。」
  「唔……嗯,早安啊,亞瑟。」銀髮少年大力揮手,滿滿元氣的喊:「法蘭西斯剛剛說你壞話!」
  「欸!基爾伯特你不要出賣哥哥我!」原本優雅微笑的男子臉色突然僵硬,然後扯起的笑容像是要哭一般:「小少爺你不要聽他亂說,哥哥我才沒有。」

  鍊金術師們、約翰以及葛文,順著眾人的目光往身後、那個原本是黑色棺木擺放的地方看去,只看見棺木的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掀開了,紅色綢緞的內裡有些刺眼,一個穿著白色襯衫、領子上繫著暗紅色的緞帶綁成了蝴蝶結,百年前貴族裝扮的少年有著一頭箔金色如月光一般的短髮,他坐在黑色棺木的邊緣,一手撐著額頭,那雙翠綠色的眼睛正冷冷的、一個個掃視著眼前的人們。
  「我做了一個不太愉快的夢,心情很不好。」他說:「醒過來好像聽見,血族被鍊金術師欺壓?」
  「是、是的!」約翰聽見對方的問話,連忙回答。他看得出來這名最後出現的血族同胞似乎相當的特別,或許……或許……

  他是王?

  王已經失蹤許久,而古老的血族貴族寥寥無幾,因此新的血族們多半都只能從傳說與敘述之中得知過去的事情,更是無緣見到那些古老血族。
  他們,甚至連血液召喚都不曾遇過。
  「自從王與四使者失蹤之後,高等的貴族都不見人影,只剩下我等支撐血族,鍊金術師因此大為猖獗,血族的同胞越來越少,新生兒甚至根本來不及成長!」約翰說,神情激動,但是聽者只是靜靜的、毫無任何表示:「甚至他們還告知人類我們的存在,告訴人類該如何發現我們、毀滅我們,我們安插在王族、貴族的夥伴被拔除,各地的長老一一被殺害,現在--」

  「你們插手人類的政治?」翠綠色的眼睛一瞇,接著詢問。
  「為了讓血族擁有更好的、更優渥的環境,與人類的貴族接觸是必要的。」葛文小聲的補充。
  被稱作亞瑟的血族少年站起身,緩步走動,硬底靴子敲出的響聲在小禮拜堂裡迴盪著,像槌子一般的敲在大家耳中。
  他走到三個聚在一起戒備著的鍊金術師身前,不屑的撇過頭。
  「三個Rank Master的廢物都無法獲勝,我想血族的確是很衰敗。」諷刺至極的話語從那張小巧的口中吐出,亞瑟轉過身,面對著法蘭西斯。

  「你不要給我看好戲,處理一下。」
  「欸~~小亞瑟,那樣會把哥哥我的衣服弄髒的。」法蘭西斯指著地上的血灘,說。
  「被我揍和處理這裡,選一個。」亞瑟雙手交叉抱於胸前,問。
  「嗚嗚小亞瑟一醒過來就欺負哥哥,哥哥我好難過啊……」法蘭西斯掩面,貌似相當痛苦的跳下石像鬼,落在地面上「不過難得有這麼新鮮的血,小亞瑟你剛睡醒不吃一點嗎?」
  三名鍊金術師一驚,該來的果然要來了!他們互相看了對方,再怎麼樣也要奮力一搏,才不會就這樣白白送死!

  「基爾伯特,你要跟我出去嗎?」亞瑟一面往禮拜堂門口走,一面問。
  銀髮的血族少年立刻答應:「當然要!好玩的事情擺在眼前傻瓜才不去呢!」
  「那俺就留在這裡照顧小羅維和小菲利啦,亞瑟、基爾,好走不送。」揮手,笑容爽朗的男子伸出手,把兩名相似的少年攬進懷中。
  「VE……安東尼奧哥哥,我跟哥哥沒關係的……」
  「笨蛋,別再別人面前這麼親熱啊!還有放開我弟弟!」
  「小羅維不要不好意思嘛!畢竟等等要是混戰起來,沒人保護王子殿下就糟糕了,所以我還是帶你們先離開吧!」說完,一手一個,安東尼奧牽起他們的手:「更何況,我們甦醒過來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欸欸欸欸只留哥哥我一個人打掃這裡?太過分了吧!?」看著一個兩個大家都要離開,被亞瑟指名處理的法蘭西斯不滿的大叫:「哥哥我可不是掃地大叔啊!」
  「法蘭西斯。」亞瑟走到門口,停下來,回過頭看著他:「我們只看見兩個鍊金術師。」
  亞瑟身邊的基爾伯特同樣微笑:「嗯,所以應該只有四具屍體喔。」
  「法蘭西斯我等等讓人把小黑牽過來處理屍體,你就先把這裡清一清吧!」安東尼奧輕快的說完,帶著菲利奇亞諾和羅維諾走進拱門,消失於黑暗。而亞瑟和基爾伯特也離開禮拜堂,腳步聲在瞬間消失。

  「真是的……這幾個人啊……」法蘭西斯無奈的嘆氣,拍拍自己的臉:「好啦!睡醒就有好事也不錯啦!來處理吧。」說著,他將眼光轉向鍊金術師們。
  除了那名鍊金術師少女之外,另外兩人已經不知去向。
  「果然還是淑女比較合哥哥我胃口,調皮的男孩跑到哪去了呢?」法蘭西斯微笑,走向少女:「放心,哥哥會留妳一條命喔。」
  「你……」少女畏縮的後退,她原本就只是醫護人員,習得的鍊金術多半也都是用在醫療作用上,待在後方支援的她第一次正面面對敵人「你以為、你以為你贏得了我們嗎!」
  「嗯,不是以為,是確定。」法蘭西斯好整以暇的回,並不打算去找那兩名鍊金術師;他轉而面向同為血族的約翰和葛文。
  「好了,從你們開始吧。」微笑,法蘭西斯攤開雙手,手上什麼都沒有但是卻讓約翰和葛文一陣惡寒。
  「從、從我們開始什麼!?」葛文問,壓抑著害怕的聲音顫抖:「我、我們是同胞……」
  法蘭西斯卻笑的及燦爛。

  「知道為什麼,高等貴族會消逝嗎?」
  「知道為什麼,黑夜堡壘會隱藏嗎?」
  「知道為什麼,我要殺你們嗎?」法蘭西斯問,看著約翰和葛文,然後又自己緩緩的回答了。

  「因為--你們犯了最嚴重的錯誤。」法蘭西斯輕輕的動了雙手的食指及無名指,約翰和葛文身體突然一抖,兩人舉起了彼此的雙手,掐住對方的頸子,銳利的指甲刺穿彼此的皮膚,噴濺出的血液只瞬間就染紅全身。

  法蘭西斯看著倒在地上抽搐的兩名血族,朗聲道。
  「不得插手人類的政治,這是千古流傳下來的天條。」

  煉金師少女看著法蘭西斯背對她,看著自己的同伴已經潛到他的正後方,準備攻擊--打從離去的吸血鬼說:只有四具屍體,他們就知道對方打算連自己的同胞都殺害,雖然不理解為什麼只有四具,可是其中一定有他們。絕對不能束手就擒,這麼強大的吸血鬼甦醒了,一定要回去通知煉金公會,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調皮的男孩們,抓鬼遊戲結束囉。」
  才正打算攻擊,身後傳來的聲音讓它們一怔,眼前哪裡還有法蘭西斯的影子?
  是什麼時候……他跑到後面去了呢……?
  是什麼時候……自己的身體四分五裂了呢……?

  當頭掉落地面的時候,火之鍊金術師這麼想著。


  「好了,小淑女,妳是要乖乖就範、還是要跟他們一樣去死?」法蘭西斯笑著對她行了個禮,問著。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 Comments

語 says...""
...有一段時間沒來逛了,發現Tea Time Treaty完結了有點訝異...義大利居然黑掉了,感覺有某種程度上的驚嚇(笑)
再30多天要考基測了喔,不知道大大能不能在我考完再回來逛的時候把這篇完結掉呢....(被打走)
2011.04.20 20:54 | URL | #- [edit]
洢影 says..."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有一段時間沒來逛了,發現Tea Time Treaty完結了有點訝異...義大利居然黑掉了,感覺有某種程度上的驚嚇(笑)
> 再30多天要考基測了喔,不知道大大能不能在我考完再回來逛的時候把這篇完結掉呢....(被打走)

因為TTT是先在筆記本上寫完了,才慢慢po上網的,所以你們會覺得很快(笑
至於現在這篇血之香氣嘛……我想很難orz,而且我其實還蠻擔心他會變成坑…
2011.04.21 08:36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443-956bef9f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