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米英架空 硝子森林的薔薇姬 下

Aph架空 點文BY語

    硝子森林的薔薇姬



  阿爾弗雷德沒有去計算自己在這個硝子森林中渡過了多久,他每天和亞瑟到處晃,偶爾拿那些硝子做些有趣的小玩意,三不五時會有渡湖而來討伐魔物的僧侶讓他們殺著玩。
  亞瑟對於外界的事情都非常好奇,常常聽他說了什麼詞語就纏著要解釋,面對那雙晶亮的綠色眼睛阿爾弗雷德總是沒辦法拒絕。
  他也讓亞瑟變出了很多外界的東西,亞瑟知道的亞瑟不知道的,比如說女孩子的衣服。
  「阿爾。」亞瑟拉著那短的幾乎遮不住臀部的小洋裝:「外界的人喜歡穿這樣?」
  「對。」阿爾弗雷德滿臉正經的回答,然後哄著亞瑟穿了好多天這樣的衣服跟著他跑跑跳跳,最後還是自己說溜嘴,亞瑟才憤憤的揍了他幾拳,然後立刻換回自己原先那身長袍,而且無論阿爾弗雷德怎麼說都不願意穿別的衣服了。

  「阿爾,你不回家嗎?」亞瑟問。
  聽了阿爾弗雷德說外界的人都有著自己的家時,亞瑟好奇的問了。阿爾弗雷德從那雙不太會隱瞞自己的感情的綠色眼睛裡看見一種叫做不捨和擔心的表情。
  很好,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總算不是白費的。
  「當然--要啦。」他回答,看見那雙翠綠色的眼眸流出一絲的哀傷「不過,也要某個人願意才行。」
  「誰?」亞瑟直覺的反問。
  「嗯,當然是你啊。」飛快的伸手抱起嬌小的人兒,滿鼻的薔薇香味讓他差點就想把人直接推倒:「亞瑟跟我回家吧!」
  「可是……」亞瑟沒有推開,很認真的憂愁:「我不能離開這裡。」
  又是這句話。

  無論阿爾弗雷德這些天如何的旁敲側擊,亞瑟就是不願意說出自己住在哪裡、每天消失後在哪裡、還有為什麼不能離開的事情。

  「亞瑟是不是在這裡等什麼人呢?」阿爾弗雷德問。
  但亞瑟只是搖頭。
  「亞瑟,你不告訴我的話,我要怎麼幫你?」
  「這個是沒辦法的……」亞瑟淡淡的說,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夕陽西下,他馬上又要回去了。
  抬頭,亞瑟努力的踮起腳尖,在阿爾的頰上一吻:「你說,外面的人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給對方晚安吻。晚安,阿爾。」
  說完,亞瑟紅著臉,又補了一句:「只、只是想試試你說得:這樣會作好夢而已!」
  阿爾弗雷德怔著,亞瑟已經消失無蹤,許久之後阿爾弗雷德才回過神來,在地上打起滾:媽啦!他怎麼可以這麼可愛!絕對、絕對要把亞瑟拐回家!無論用什麼方法!


  阿爾弗雷德等得有些焦躁,亞瑟今天為什麼還沒出現。
  太陽已經快要爬到頂了,往常亞瑟都是在他醒來前救出現在他身邊,然後靜靜的坐著等他起床。一開始他還會嚇到,時間一長他也習慣了,時常還會一把把這可愛的人兒抱下來,摟在懷中繼續睡回籠覺。
  『才不是因為你呢!』亞瑟總是會嘟囔著,但還是乖乖讓他抱:「只是多睡一點也沒什麼……」

  隱約的感覺到不對,最近突然增加的僧侶、亞瑟莫名有時出現的傷痕……雖然不能確定但是那些僧侶帶在身上的都是些封印或是魔法法器,偶爾也會看見火藥……亞瑟雖然害怕火,但是在看見之前滅了那些東西也是可以的。

  要等?不等?

  內心的不祥一陣一陣襲來,在他看見硝子之森的中央竄起一陣沖天的火焰之時,他什麼也顧不得了。


  「嗚嗚……」撐起了結界,晶亮的硝子結起的球體將亞瑟包覆在其中,外層就是熊熊的烈火。
  十來名的僧侶站開,不斷地念著咒語,手上的法器發出火焰,一陣又一陣的往亞瑟燒去。火舌越竄越高,幾乎將亞瑟給整個覆蓋住。
  「亞、亞瑟---!!!」阿爾弗雷德驚的大叫,那麼怕火的亞瑟、把那麼怕火的亞瑟用火焰覆蓋,那孩子會死,會死的!

  「快住手!你們這些禿驢!」他大喊,衝上前。

  僧侶們完全不予理會,阿爾弗雷德上前,卻踩中了什麼、地上亮起了一道光,將阿爾弗雷德彈開。

  「不行……阿爾不可以過來!」亞瑟勉強的分了神,對著阿爾弗雷德喊。
  「亞、亞瑟……」
  僧侶們的臉色卻凝重了起來,地上那條結界原本就是為了防止其他魔物闖入,畢竟他們不知道硝子森林裡到底有多少的魔物,而阿爾弗雷德--這個看起來像人類的傢伙竟然觸動了結界?
  他也是……?

  僧侶們眼光來去之間已經擬定了新的計謀,他們分出了幾個人,對準阿爾弗雷德,狠狠的放出火焰。
  兇猛的火焰如同一條龍一般的向著阿爾弗雷德襲捲而來,阿爾弗雷德沒有料到他們會直接的對他出手,一時愣住,火焰已經到達眼前--

  --一道硝子之牆擋在他的面前,火焰撞上硝子之後,硬生生的轉了方向,直擊那邊防備鬆懈的亞瑟。
  他看著亞瑟的結界被火焰突破,一道、兩道,火舌捲上了亞瑟的身體,瞬間像是吃了油一般的猛烈燃燒!

  「呀啊啊啊啊----!!!!」尖叫著在火中痛苦翻滾的亞瑟無法滅掉火燄,而阿爾弗雷德眼尖的發現亞瑟所戰力的那裡有一朵小小美麗的冰玫瑰,那朵玫瑰明明沒有著火卻逐漸的焦黑。

  阿爾弗雷德剎那間明白了!亞瑟是薔薇化作的魔物,因此他不能離開這座森林、不能離開他的本體太遠。因為亞瑟的原型是植物,所以亞瑟怕火、亞瑟需要大量的水,這座島正好是最好的地點,硝子形成的森林不會起火、滿佈森林之外的湖水提供了足夠的水分。

  僧侶們正高興著將魔物消滅,但是一瞬間刮起的大風轉眼就把焚燒魔物的聖火熄滅、他們腳下佈置的封印一下子就全數破碎,還搞不清楚狀況之時,那個被燒的奄奄一息的薔薇魔物倒下,讓一雙手溫柔的接住。
  他們看著那名看起來和人類無異的青年小心翼翼的抱起薔薇魔物,他們看著那青年對他們微微一笑,天藍色的眼睛一瞬間沉下,湛藍之中閃過一絲紅光--

  剛剛消失的火焰重新出現,焚燒在他們身上的灼熱與疼痛讓他們全都尖叫哭喊著亂竄亂滾,青年只是冷眼看著他們,直到他們渾身漆黑、火焰逐漸熄滅……


  好燙、好熱……火焰焚身的那刻他覺得自己一定會死掉,他明明知道如果分出手去幫助阿爾他就會輸給那些僧侶,可是他還是這麼做了。
  他不想要阿爾死去、他不希望阿爾被恐怖的火焰燒到……結果就是這樣。
  好痛、身體好沈重、他覺得自己要枯萎了,火焰把他的枝葉都燃燒殆盡、他的本體根本撐不住火……

  突然之間,沁涼的魔力像流水一般的潤進他的身體,被火焰灼傷的四肢逐漸輕鬆起來。亞瑟在無邊的黑暗中聽見了阿爾弗雷德的呼喚,於是他很勉強的睜開了眼睛……
  在他面前的阿爾弗雷德開心的笑了笑,一手抱著他,一手將魔力傳輸給他的本體,冰玫瑰正緩緩的恢復原本的嬌艷。
  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赫然發現對方的頭上有一對耳朵!
  「咦!?」他瞪大了眼,伸出手,摸著那對耳朵。
  毛茸茸的耳朵抖嗦,阿爾皺眉,用攬著亞瑟的手抓住,拉下那不安份的小手:「別碰。」
  但顯然是太過吃驚,亞瑟換了另一隻手去碰觸,阿爾弗雷德像是忍受不住似的,一把將懷中的人抱起,捧著小巧的頭顱狠狠的吻下去。
  「嗚……嗚嗯……」從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的亞瑟瞪大了眼,看著阿爾;對方的舌在口中四處遊走、糾纏著他的舌頭,吸吮舔咬。
  「嗚……阿……」
  感覺到懷中的人快透不過氣了,阿爾弗雷德終於放開對方,摟緊了亞瑟阿爾弗雷德警告似的說:「再亂摸我的耳朵你就完蛋了。」
  脫力倒在懷中的亞瑟哪還有那能耐,他只是睜著他翠綠的眼睛,直盯著阿爾弗雷德看。
  「看什麼?」
  「……你是魔物?」細聲細語的,亞瑟的身體還相當的虛弱。
  「嗯。」變化回魔物模樣的阿爾弗雷德有一種相當懾人的威嚴,因此他不喜歡自己用這個模樣出現。
  但是,懷中這朵小花好像一點也不怕。
  「是什麼魔物?」
  「狼。」
  大概是身體恢復的足夠了,這朵本該文靜乖巧的薔薇魔物又伸出他的手,試圖摸阿爾弗雷德的耳朵。
  「亞、瑟!」
  「軟軟毛毛的……」亞瑟只是看著他,一副我不是故意的模樣。
  在這裡什麼東西都是硝子做的,硬梆梆且冰冷,他所碰觸到唯一柔軟的東西就是他自己的本體。
  阿爾弗雷德告訴他,外界好多好多東西都是軟的,就連地面樹木都不是那麼的硬。
  「你啊……」抱起亞瑟,放在背後的手順著那頭金髮撫摸,被火灼過得粗糙感不在那麼順手,阿爾弗雷德恨恨的在心中咒罵那些燒成焦炭的禿驢。
  「啊……我的本體沒事……」亞瑟坐好,看見自己的本體:冰玫瑰完好如初,放心的噓了口氣:「我以為我會被燒死。」
  「別用這種淡然的口氣說出這麼可怕的話。」阿爾一掌拍在亞瑟頭上,說。
  但是看著亞瑟平靜的側臉,阿爾也終於鬆下警戒,攤在一邊休息。

  既然知道了亞瑟的本體,亞瑟也不再排斥讓阿爾弗雷德晚上跟他睡一處,於是阿爾弗雷德陷入了相當的痛苦之中……
  亞瑟睡眠的時候就跟植物休眠一樣,很難吵醒就算了,睡姿還相當的……該說是凌亂還是唯美呢?總之老是被他滾來滾去最後兩人撞上或是被緊抱著當抱枕,對阿爾來說都不是相當好的睡眠。
  所以他最後終於忍不住了。

  「亞瑟。」
  「嗯?」
  「就沒有任何離開這裡的辦法嗎?」他問。
  亞瑟歪著頭想了一陣,點頭:「有。」
  「什麼?」
  「你的話,應該可以的。」亞瑟很認真的說:「把『我』吃下去。」
  阿爾差點沒噴鼻血而死。
  「你、你剛剛說什麼?」
  「以你的魔力應該足以把我的本體養在體內吧?」亞瑟絲毫不覺得自己說錯什麼:「就像是寄生似的……這麼說?那麼我就可以跟在你身邊離開了。」
  雖然知道一定是自己誤會但是還是忍不住失望的阿爾點頭,拉著亞瑟跑到冰玫瑰旁邊。
  但是亞瑟好像很猶豫。
  「怎麼了?」
  「我……」亞瑟低頭:「那個、不是……也不是顧慮到你……就是有點捨不得……」
  「捨不得這裡?」
  微微的點頭,亞瑟沉默的蹲下。
  「很久以前也有個人來過,他也很強。」亞瑟說:「他本來都已經要將『我』放入體內了……可是……」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聽了就有氣。
  「只不過一下子,他根本沒辦法接受我的魔力附著……他就死了。」亞瑟淡淡的說著,低著頭的他被金色瀏海遮蓋眼睛,無法看出表情。
  「你擔心嗎?」阿爾跟著蹲下,問。
  亞瑟沒回答。
  「放心好了,我沒問題的喔!」阿爾笑著,將亞瑟攬入懷中。
  「為什麼?」乖乖被抱著的亞瑟反問。

  「因為──」拉開了一些兩人的距離,阿爾凝視著眼前的亞瑟,在那小巧的唇上一點:「我是『HERO』嘛!」




  「想想,也是有過這樣的時光呢。」阿爾弗雷德感嘆的說著。
  「才不想想起那種事情呢!」紅著臉,亞瑟從床上起身,背過阿爾弗雷德:「你這混蛋!」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阿爾弗雷德被罵的哭笑不得。
  他們之後去了很多很多地方,最後他們回到了阿爾弗雷德的領地,而阿爾弗雷德接掌了首領。
  他們將硝子森林之中,冰玫瑰原先生長的圓台搬移到這裡,重新將亞瑟的本體慎重的移回去,就放在他們的寢室內。
  「不、不喜歡就去找過別人啦───!」生氣的抓起枕頭丟向阿爾弗雷德,狼族皇后不自覺得又眼角泛淚。
  「沒有人說不喜歡啊!」連忙把人兒拉過來安撫,阿爾弗雷德吻去眼角的淚,抱緊亞瑟:「都是我的錯行了吧?別哭了……你一哭我完全沒轍啊。」
  「才、才沒有哭呢!」
  「是、是~」

  大概,之後就是幸福快樂的王子與公主、不,是國王與皇后的故事吧?




END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3 comments 0 trackback

3 Comments

洢影 says...""
……懶得重新編輯乾脆以後後記就用留言回好了……
這篇的亞瑟怎麼可以可愛到這種犯規的地步啊!?
媽啦這真的是我寫得嗎!?這麼甜甜天真的文章真是---

真是我的最愛啊orz……
2011.04.28 09:12 | URL | #- [edit]
語 says...""
因為是在北大看到的所以我就留在那邊了喔
還有我覆議小亞瑟超級可愛(用力揮手)
2011.04.29 22:50 | URL | #- [edit]
洢影 says...""
真的,我怎麼會在這篇把他寫的這麼這麼可愛!!!!!!自己都嚇到了xd
2011.04.30 00:08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453-8c83749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