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米英 Call my name >  Call my name and let me call your name 00

Call my name and let me call your name 00

Call my name and let me call your name.

  『……為什麼我不能叫你亞瑟呢?』年幼的孩子嘟著嘴,抓著比他大上一倍的手掌不滿的揉捏作為失望的報復。 Read More

  『因為,名字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苦笑,溫柔的少年蹲低身子,任由自己的手被折磨,空著的那隻手撫摸上孩子的頭:『那是代表了我們的另一面,不是作為國家、私人的那一面。』
  『……我聽不懂……這跟我不能叫你的名字有什麼關係?』
  少年笑出來,那雙盈滿寵溺與關愛的翠綠瞇起。
  『以後你就會懂了……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而不是隨便的就將自己的名字交給他人。』
  海風的味道很鹹,留下了這句讓人不明白的話,少年踏上高大的船隻,在海浪與海鷗的歌聲之中啟航。
  分離的眼淚苦澀,被留下的孩子靜靜的擦乾眼淚,看著最終消失在大海邊緣的黑點,口中輕輕的念著那好聽的名字。

  『亞瑟……』


  --叫我的名字,然後也讓我叫你的名字,好嗎?--



  他來到英/國,歐/洲的戰火連綿,就連獨立於海洋之上的這島國都受到了莫大的傷害。也是,整歐/洲都淪陷的現在,也就這偉大的日/不/落/帝/國還繼續苦撐。
  他加快腳步,在看到滿地的焦土、毀壞的房舍、還有坑洞的市容之時。這裡是倫/敦,大/英/帝/國的首都,也是英/國的心臟。
  那個同他一樣、國家意識的心臟。
  現在的他怎麼樣了?被搗毀成這樣,還好嗎?
  他擔心不已,法/國那傢伙已經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他蒼白著臉,卻勉強稱起了苦笑。

  『哥哥我不礙事,英/國……亞瑟……亞瑟那邊……』喘著氣說不出完整的話,法/國那雙和他相近的藍色眼睛不知道看向何處:『啊啊……哥哥的玫瑰啊……』
  全歐/洲都承認新/法/蘭/西是法/國、但是那是個新生的國家,不是現在這個法/國;只有英/國承認的法/國勉強的活下來,在他來看他時擔心著那永遠的宿敵。
  『剩下亞瑟一個人了……真是對不起他……』他看見法/國遮住了眼睛,即使如此手臂下與眼睛交接的地方卻不斷的滲出水來。

  大戰、大戰,以戰爭為名的殺戮,就算他們不想,也要打、也要戰。離開了英/國的扶植,他才知道英/國有多麼保護他:接踵而來的各式混亂、外交關係、敵人的侵略、國民的反彈、國家動亂……在一瞬間全部壓在他的身上,為什麼那些國家以前從來不敢攻擊他的,現在卻一股腦的過來煩他?如果不是歐/洲戰爭,是不是自己就要被逐一吞併?
  這些,都靠著英/國幫他擋下?那比起自己顯然有些瘦弱的身軀,到底是怎麼撐起這麼重大的擔子這麼久?

  『英/國,我要獨立……』
  『混蛋……混蛋!』
  即使不斷的罵著他混蛋,最終也沒辦法下手傷他。

  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夠相信自己依舊在英/國心中佔有一席之地、相信自己可以在往後的時光將彼此的關係往新的地步推進。

  可,他始終,沒辦法叫他的名字。而英/國也,始終不叫他的名字。


  「主人馬上前來,請您在此稍後。」
  僕人這麼說著,他看著這裡:這不是英/國的家,過度樸素的房子、劣質的茶葉與茶,說是僕人倒不如說是已經受傷無法上戰場的軍人,每一樣都詭異的格格不入。
  和他印象中那個總是優雅、講究衣飾禮貌的人格格不入。

  「……美/利/堅/合/眾/國,有什麼事嗎?」
  禮貌但生疏的用詞、雖然直視著但卻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神,美/國無奈的笑了笑,就知道英/國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接受事實的。
  「我國與貴國已經達成協議,將會支援你們。」他簡短的說出來意,然後拿出了兩份文件:「貴國政府告知我你在這裡,所以我--」
  「簽了,那個土豆免不了也會打你。」英/國輕描淡寫的開口,坐上那稍嫌老舊褪色的椅子:「想清楚了?美/利/堅。」
  翡翠綠的眼睛毫不畏懼的看著美/國,英/國的話語和態度讓美/國微微一愣:在這樣的情況下,英/國的氣勢還是這麼強烈啊……真不愧是大/英/帝/國。
  但是,他不會被嚇住的!
  除了簽約之外,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當然,土豆什麼的,才難不倒hero我!」這不是他自誇,他絕對可以的!
  英/國看著這個對他而言相較年輕的小夥子,對方的努力以及狀況,雖然這些年來沒空也不想去看,他還是知道的。

  「那麼,合約,請讓我看看。」英/國伸出了手。

  美/國等在一旁,看著英/國的表情先是平靜,再來是疑惑,之後是驚愕,最後猛的抬頭,瞪著他。
  「你這什麼意思!?」像是從牙縫中擠出的聲音,英/國的憤怒不言已表。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他波瀾不興的回答:「我的英文沒有差到你看不懂吧?」
  一隻手閃電般的上來,揪住他的領子,英/國抓在手上的合約幾乎快被揉爛:「這種東西--國家是可以拿來兒戲的嗎!?我以前怎麼教你的都忘了!?」
  「沒忘,倒是你。」輕易的就將那纖細的手拉開,美/國握著那手腕,內心思索著什麼時候這隻手已經變得自己隻手可握:「『作為國家,我們必須以國家為優先考量』,英/國。」

  「我覺得,你現在可能沒有別的餘地可以選擇。」
  「Shit!」

  英/國重新坐回椅子上,恨恨的看著那份在他手中(很想丟進火爐燒掉)的合約書。
  前面是正經的、國家之間該做些什麼已達成這次支援的項目,這很合理,所以他看了一遍也沒發現什麼問題,更何況首相和女王都已經同意也簽名了。但是當他看完簽名,卻發覺後面似乎還有一張,翻過,就看到另一份契約。

  『 大/英/帝/國 國家意識     自此後必須已私人之名稱呼 美/利/堅/合/眾/國 之國家意識;美/利/堅/合/眾/國 國家意識 阿爾弗雷德.F.瓊斯自此後需已私人之名稱呼 大/英/帝/國 之國家意識。』
  合約上的空白處美/國已經簽上了他的名字,而英/國的部份則留白了下來。

  「混蛋!這種東西對國家有什麼用處!?在國家上不要扯上私人感情!」英/國氣急敗壞的直想拿合約丟他。
  抓住英/國揮舞的手,美/國強勢的將他推倒回椅子上,形成了一種曖昧的氣氛。
  「美/ 利/ 堅/---!」
  「你只能簽下去,看你是心甘情願的簽還是我壓著你簽!」美/國說,天藍色的眼睛裡帶著英/國從沒見過的情緒:「你要是不簽上亞瑟.柯克蘭,這一切全都是廢紙!」
  「你--」
  「只是名字,有這麼困難嗎!?」美/國忍不住吼出來:「法/國是你的宿敵,你叫他的名字;西/班/牙在海上與你爭奪過霸權,你也叫他的名字;就連那個囂張至極的普/魯/士也一樣!為什麼我不行?為什麼!?」
  「我……」英/國再見面之後第一次在美/國面前低頭,移開的眼神讓美/國很是不悅。
  「英/國--」
  「走開,簽就簽。」低聲說著,英/國閉上眼:「如你所說,只是個名字……」
  話語的後面似乎還說了些什麼,可是美/國並沒有聽清楚,英/國也不打算說得更清楚點。
  「還不讓開,這樣我要怎麼簽?」只一下子的時間,英/國又恢復了原先的模樣,沈靜下來如同一潭湖水的眼睛看著他。
  美/國安靜的放手,直起身子站開,看著英/國走到桌邊,拿起筆

  Arthur.Kirkland

  美/國看著英/國的側臉,低垂著的臉與眼,臉上似乎有著一絲的哀傷與寂寞,他不知道英/國想到了什麼,但是如果……
  如果,真的這樣可以的話,就太好了……

  「拿著你的合約滾回去吧,美……」遲疑了一下,英/國冷冷的笑了起來:「『瓊斯先生』。」
  看著美/國瞪大的眼和懊惱的表情,倒是讓他連日來的鬱悶一掃而空。

  「想跟我鬥你還早呢!小鬼。」雙手插腰笑起來的英/國得意的說。
  「……我應該寫阿爾就好的……」起碼阿爾弗雷德也比那個瓊斯這樣稱呼好得太多:「不過,『亞瑟』。」
  他清楚的看見在自己吐出這個名字之後,英/國那明顯一僵的動作與表情,還有笑容。
  沒關係,總有一天,會讓你叫我的名字的……亞瑟。
Return
* by 哈哈雷
阿爾: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

* by 洢影
……你沒事跑來看這不怕被雷死嗎你……
這可是bl啊!!!!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阿爾: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
2011-06-10 * 哈哈雷 [ 編輯 ]

……你沒事跑來看這不怕被雷死嗎你……
這可是bl啊!!!!
2011-06-10 * 洢影 [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