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孤夢(米英)01

Aph

    孤夢


  張開眼睛的時候,百葉窗遮不住的早晨陽光溢進室內,流瀉滿地。

  啊啊,今天有會議呢。他躺在床上想著,滾了一圈,黑色的絲綢床單裹住全身。
  好煩、不想參與,反正又是那些無聊的會議。他們的會議嚴格的說只是將自家國內的人民聲音傳出,而上司會不會聽取採納又是一回事。
  條約、合約這些東西,他們根本也差不上話。說好聽一點,他們是偉大的『國家』,可實際上,也不過就是些公務員罷了──還是無法被擺脫、卸任、以及逃避的職員。
  當然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基本上自家上司都會相當的縱容他們,每月每月也都有高額薪資可以拿,雖然偶爾在上司忙不過來時幫著批改公文、提供意見,總體來說還是閒的很,三不五時的去找亞瑟一趟、沒事和兄弟一起打打球、偶爾去遙遠東方跟日/本拼電動或者去台/灣家吃吃小吃。這樣的日子已人類的話來說雖然有點混吃等死的意味但是多半也是很多人的終極目標吧?
  當然自己也沒什麼可抱怨的,所以該起床的時候還是要起床,該開得會還是要開。
  他伸個懶腰,爬起,打著呵欠開始翻起衣櫥。


  被通知的會議地點在雙/子/星/大/廈附近,他看著這建築感到一絲恍惚,好像有哪裡是不對的,可是又說不上來……
  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這裡已經被炸毀了呢?在名為911恐怖攻擊之時已經毀掉的地方──啊,是夢吧?好像昨天晚上有過印象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
  他自嘲的笑笑,怎麼一回事?連夢境和現實都混淆了?夢太真?還是現實太美好?
  這件事情千萬不能讓亞瑟知道,不然鐵定會被那個混蛋眉毛笑死。

  寬闊的會議室裡已經有幾個早到的國家,總是準時的德/意/志和守禮的日/本同時跟進門的他打了招呼,雖然早到但是已經趴在桌上補眠的義/大/利睡得口水都流到桌上。西/班/牙靠在窗邊被太陽曬的昏昏欲睡,法/國則在一旁悠哉哼著小調。
  他看著法/國,驚訝的開口:「紅酒大叔竟然把鬍子剃掉了!?」不只是剃掉了鬍子,就連年齡看起來似乎也年輕了許多,說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也不為過。
  「咦?說什麼啊?」法/國轉過頭看著他,笑了笑:「哥哥我一直也沒留鬍子啊。」
  「拜託你千萬不要留!」西/班/牙突然清醒,連忙出聲!
  「欸!?法/國哥哥要留鬍子!?」明明在睡夢中也莫名聽見的義/大/利同樣抬起頭,制止:「嗚哇法/國哥哥不要啦!你這樣就很好很好了!」
  「說什麼啊你們?哥哥我才不會留呢!」哈哈大笑,法/國回應。
  他真是越看越奇怪,為什麼……為什麼覺得這樣的法/國不像法/國?但……但的確,自己剛剛想了想,法/國是一直都沒有留鬍子的,可是自己卻一直覺得,這樣的法國就是不像法/國。
  太詭異了……

  懷著疑惑,考慮著要不要等等問問亞瑟,不知不覺中就到了該開始的時間。
  但,亞瑟沒有來。


  「那麼,可以開始了,美/國。」
  「欸?還有人沒來耶,再等等也沒什麼關係吧?」他坐在椅子上,回答。一陣陣的不安襲進心頭,滿場的人都坐滿了卻沒有看見亞瑟也沒有看見空出的椅子,就好像──

  「都到齊了啊,誰還沒來?」德意志數了數人頭,疑惑的問。
  「──亞、英/國不是還沒到嗎?還是他今天不來啊?」他知道自己的微笑一定僵硬的很難看,因為在場的每個國家都用著奇怪的眼神看他。
  他也知道了自己今天一直覺得怪怪的地方在哪裡。

  「英/國?」德意志困惑的皺眉,彷彿努力的在腦中思索出這個名詞的概念:「那是──國家?是哪裡的國家?」

  ──就好像,英/國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一樣。

  商店、新聞、生活用品、包括茶葉……以前比比皆是的英/國國旗標誌、U/K兩個大字母,今天都沒有看見。
  彷彿消失一般的,那個米字旗的標誌,就這麼從世界上消失一般,無影無蹤。

  「英/國──就是,你們歐/洲最寶貝的小公主啊。」勉強的用著玩笑的語氣試圖與平時一樣,他故意的說:「老是在我面前跟我說那是你們歐/洲的寶貝、大/西/洋上的明珠,英/國。」
  「歐/洲哪來什麼最寶貝的小公主?」法/國笑:「真要說的話王子倒是有的喔,哥哥我很樂意擔綱這個角色。」
  「美/國你沒事吧?」忍不住又想要按著自己的胃的德/意/志皺眉看他:「因為還太早所以沒睡醒嗎?」
  他已經笑不出來了。

  「什、什麼啊……今天可不是愚人節耶!」他站起,拍了桌:「什麼英/國是哪裡的國家……英/國就是英/國啊!大/英/帝/國,和法/國你打了百/年/戰/爭、打敗西/班/牙奪取日/不/落/帝/國的名聲、我們合/眾/國的夥伴之一!那個英/國──亞瑟.柯克蘭啊!」
  他吼出了一長串的解釋,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他,而被點到名的幾個人怔了怔,最後目目相覷。

  「亞瑟.柯克蘭,是吧?」冷不防的,一個人出聲,問著:「我們家最小的弟弟,亞瑟,英/格/蘭的意識。」
  他轉頭,看見那個一直安靜著、有著一頭火焰般豔紅長髮、一臉桀傲不遜的男人。
  那是蘇/格/蘭,亞瑟的哥哥,他知道。

  「沒錯,就是他。」他鬆了一口氣:太好了,還是有人知道的嘛!還是有人沒跟法/國他們一起耍他的。
  蘇/格/蘭雙手交錯,抱在胸口,滿臉淡然的看著他:「我不知道你提起那種千百年前的傢伙是要做什麼,這跟我們今天的會議內容有關系嗎?」

  什麼?

  「千、千百年──是什麼意思?」他的心頭一冷,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一些記憶如潮水般的湧進他的腦中──

  廣闊的巨大原野之上,他所看見的那個人有著一頭金髮、對著他露出了微笑,身上的衣服是他從沒看過的華美,身邊牽著一個孩子,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法/國,那是法/國!?
  在北/美上發現他的人不是亞瑟而是法/國、撫養他長大的人是一直都是法/國不是英/國,他為了獨立而作戰的對象是即使輸了也笑的溫文儒雅的法/國,而支持他的則是西/班/牙和荷/蘭。
  不對、不對!這些莫名其妙的記憶是什麼!?這些突然湧出的歷史是怎麼回事?英/國呢?亞瑟呢?他在哪裡?

  「亞、亞瑟他……」懷著最後的一絲期望,他顫抖著開口,問了蘇/格/蘭:「英/格/蘭他現在……」
  蘇/格/蘭一挑眉,那雙和亞瑟如出一轍的翠綠色眸子滿是不解:「英/格/蘭早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在一千多年以前。」

  腳軟,倒坐回椅子上,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2 comments 0 trackback

2 Comments

語 says...""
新坑!(驚呼(被打走
這次亞瑟消失了....教我這個英廚情何以堪(滾來滾去
(其實我很想看血之香氣阿(你走開
那,也預祝大人把坑坑洞洞補完
2011.06.20 15:17 | URL | #- [edit]
洢影 says..."No title"
我也很想把血之香氣寫完……無那他們不想往那跑……
亞瑟去休息了,他說我這幾部讓他賣萌又賣天真實在很累,對不起大/英/帝/國、歐/洲小公主驕縱任性起來我也沒有辦法TT(被揍

所以阿米,你自己解決吧(攤手
2011.06.21 00:18 | URL | #- [edit]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471-81378cd0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