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孤夢(米英) 03

孤夢

  最先來探望他的人是加/拿/大,他的兄弟。 Read More


  「你是怎麼了?平常你不是這樣的啊。」皺著眉,加/拿/大溫言詢問:「法/國先生對你的獨立不滿你早知道的吧?為什麼好不容易關係好一點了,還這樣給自己惹麻煩?」
  他苦澀的笑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兄弟……跟你一直提起的那個英/國──英/格/蘭有關係嗎?」思索了一陣子,加/拿/大問。
  「我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提起英/格/蘭他只能嘆氣,這幾星期來的事情,已經讓他混亂異常:「我總覺得,不是這樣的……」
  「什麼東西不是這樣?」加/拿/大追問:「我真不明白你怎麼會說什麼『英/法/百/年/戰/爭』……」
  他沉默,天藍色的眼睛有些黯淡。
  「兄弟……」
  「加/拿/大,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說:「我好像……在夢裡一樣。」
  加/拿/大頓了一陣。
  「怎麼說?」
  「到底那是夢?還是這是夢呢……在那裡,發現我、養育我的是英/國……就是大/英/帝/國、英/格/蘭,雖然一直碎碎念著,也總是嚷著不想承認我的獨立,但還是站在我這邊。」他說,低下頭,雙手交握:「雖然我也是鬧了獨立,可是他還是怎麼樣也放不下。」
  「……你怎麼連夢裡都鬧獨立?」加/拿/大笑:「真是不安分。」
  「我已經搞不清楚那是夢還是這是夢了,」他跟著加/拿/大笑起來,無奈的成份居多:「你知道嗎?對於現在的事情──我說現實的生活──當然不是沒有記憶,可是總覺得很模糊、不真實。當然事情我都記得,可是卻更像夢境。」
  「……夢境比現實更加真實,你是這個意思?」加/拿/大問:「那個,你說有英/格/蘭的世界?」
  「沒錯。在那個世界我可是英雄呢,法/國算什麼?俄/羅/斯算什麼?歐/洲算什──」他突然頓住。
  在那個世界,如果不是英/國的養育之中給予他如此多的自由,他怎麼能在十幾年內發展起來?如果不是英/國在歐/洲堵住那些國家,他如何能安全在美/洲穩住自己?如果不是英/國不願意俄/羅/斯南下而動了手腳,俄/羅/斯哪裡是他可以敵對的?
  在這個沒有英/國的世界,他才意識到,如果不是英/國為他做了這麼多,他怎麼可能有世界英雄的稱呼?

  「兄弟?」
  「沒有,我沒事……」撐著額頭,他強忍住欲奪眶而出的淚:「抱歉啊兄弟,我有點累了。」
  「那麼你好好休息吧。」加/拿/大點頭,體貼的拍拍他:「想過來的時候隨時可以過來找我。」
  「謝謝你,加/拿/大。」

  我到底是在夢裡?還是那才是夢?


  「美/國先生,新出爐的電動,在下想,你可以放鬆心情的。」將電玩cd小心的放置在桌上,日/本說。
  算得上是少數對美/國友好的國家之一,日/本接獲加/拿/大和法國的通知,而加/拿/大更是擔憂的將美/國告訴他的事情全數告訴日/本。
  『他一直再說夢境的事情,我很擔心。』加/拿/大這麼說。

  他看著這個禮貌的東方人,不發一語。
  「在國家之上在下是不能說什麼的,不過作為私人的交誼,還是應該關心一下友人。」見美/國沒有回應,日/本這麼說:「請將這次的見面當作本田菊
與阿爾弗雷德.瓊斯的會面就好。」
  阿爾弗雷德.瓊斯……嗎?
  就連F都拿掉的,這個世界……是嗎?

  「……美/國先生?」面對對面大男孩突然的落淚,日/本先是慌了幾秒,隨即冷靜下來。
  「不應該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他哽咽的看著自己的手,想起那某個回憶之中,英/國──亞瑟拉起他的小手,在手心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阿爾弗雷德.F.瓊斯。
  亞瑟說,那是寄予了深厚期望與意義的名字。

  「……」日/本靜靜的看著他,看著這個比自己年輕許多的國家。美/國成立的時間比起其他的國家實在晚的太多太多,以至於他們都可以說是看著他長大──從法國獨立出來的美/國過於稚嫩,而土地上的資源又如此豐富,幾乎每個國家都對被法/國放手的美/國虎視眈眈。
  他們看著世界局勢的變動,看著這個獨立出來的國家奮鬥向上,最終擠進聯/合/國,短短的時間內歷盡滄桑,從原本的天真小孩一下子竄長成了成熟的大人,雖然在國際上沒有什麼交情可是私底下還是有種看著孩子長大的感覺。
  所以,美/國這陣子的反常成為許多人私下的話題,包括前監護者的法/國。

  『那孩子以前不會這樣的,雖然比加/拿/大來的頑固叛逆一點。』法國皺著眉,在會議中的休息時間這麼對日/本說:『英/格/蘭……他怎麼會認為那個早已毀滅的國家是他的殖民母國?』


  「美/國先生,不打算去英/格/蘭看看嗎?」突然,日/本冒出這句話。
  說不上來為什麼會提出這個提議,可是他有種奇妙的預感,發生在美/國身上的事情似乎可以在那邊找到什麼線索。
  「都已經毀滅了啊……去了能怎麼樣?」強忍住悲痛,他說。
  「現在那裡是屬於蘇/格/蘭先生的領地,在下倒認為說不定有什麼線索……說真的,您真的和平常的美/國先生不太一樣。」日/本回答。

  「您這樣的情況讓我想到我國的某個傳說……當然在下也覺得那非常匪夷所思,可是……」日/本遲疑一陣,開口:「聽說在國外也是有類似的東西的只是……在下也還不能肯定。」
  看見美/國抬頭看他,日/本微微一點。

  「去英/格/蘭。」他說,擦乾眼淚。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