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全配對 血之香氣 >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06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06

血之香氣

  亞瑟和法蘭西斯彼此對望一眼,法蘭西斯勾起一絲微笑,讓亞瑟先待在他身後。 Read More

  「波那雷克閣下好膽識,哥哥我以為,吸血鬼們應該是不會在太陽底下出現的。」
  諾爾威沒理會他的說法,自顧自的繼續說著,用著敘事的語氣:「我想,十字架、大蒜八成你們也是不會怕。」

  「可我還沒見過,被銀彈打中心臟的吸血鬼不會死。」諾爾威說。
  「哥哥我聽不懂你說什麼呢。」法蘭西斯維持著臉上的笑容,內心卻暗自在訝異:這件事情是怎麼被人知道的?

  沒錯,高等的血族、血統越純正的血族越不會害怕陽光、十字架,大蒜根本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傳說,那種東西只會讓他們打噴嚏。可是這件事情絕對是血族最重大的秘密之一,畢竟讓人類、讓那群鍊金術師們認為他們會害怕十字架和大蒜、陽光,反而會有利於他們的行動。
  亞瑟拉了法蘭西斯一把,對他搖頭,法蘭西斯知道繼續裝傻也是沒用了,也就乖乖的聽亞瑟的話,挑明。
  「那好吧,波那雷克閣下有什麼事情想要傳達給血族?」他沒有明著承認,可是使用的詞語從吸血鬼轉換成血族,諾爾威知道,只有吸血鬼自己才會稱呼自己為血族。
  「我們只想傳達給血族一件事情,五大家族因為某些因素的考量,雖然我們表面保持中立,可我們將會暗地稍稍的支持吸血鬼……血族。」諾爾威見他們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也不避諱的說,反正丁馬克一定可以把這裡保護的滴水不漏。
  「……閣下好大口氣,血族做事有自己的分寸,想必不會牽扯太多人的。」亞瑟接替了法蘭西斯發話,頓了一頓:「請問為什麼,閣下與貴家族會想要幫助血族?」
  諾爾威盯著亞瑟,看的亞瑟都有點發毛──這人有些怪,那雙眼睛平靜的好像沒有半點情緒。
  「這是我們自己家族的事情了……也可以說是報恩吧?」諾爾威回答,在亞瑟的眉毛快要連成一線的時候:「請你們相信我們的誠意,當然太大的方便我們是沒辦法給的,關於投票權之類的事情,我們還可以略盡綿薄之意。」
  「……如果是這樣,那就有勞您了。」眼下也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去試探對方的誠意,亞瑟決定將這件事情與其他兩人討論過後,再做決定。
  「那麼,為了確認貴家族的誠意,閣下要不要說說,如果我們有了什麼決定,如何通知?」法蘭西斯拋出了一個疑問。
  「麻煩請不要半夜出現在我或我弟弟的陽台邊,我們會嚇死。」說是這麼說但是諾爾威依舊沒有半點表情:「真有什麼消息要傳遞的,這個只要是我們家族相關的商行都可以用。」
  說著,諾爾威拿出了一塊牌子,向前遞出。
  法蘭西斯隨意的伸手,牌子從諾爾威手上輕飄飄的飄起,然後到了法蘭西斯手上。
  「死鬍子……」亞瑟瞪他一眼。
  「反正對方都知道了,哥哥我也不小氣讓他看一下相信我們的誠意嘛。」法蘭西斯笑笑,三言兩語打發。
  從法蘭西斯手上搶過了牌子,亞瑟細看,那是一個刻著側躺十字架的銀製牌子,巴掌那麼大,十字架的中央綴著一個藍寶石。
  這應該是當家作主的令牌,真的就這樣給了他們?
  亞瑟抬頭,瞇起他翠綠色的眼睛:「我認為閣下應該給個解釋什麼的,否則我拿這令牌去做什麼事情,丟在那,你們就有理不完的麻煩了。」
  「你不會。」諾爾威說:「我相信,我們賭。」
  亞瑟抿起嘴,不再說話。諾爾威的話裡還有別的意思,他隱藏起主詞,所謂的相信、賭,對象都不是他們血族,而是另有其人。

  是誰?是誰讓五大家族支持他們?

  「你們好好討論一番,在告訴我們到底打算做什麼。」諾爾威說著,轉過身:「除非你們想要得是王國覆滅,不然還是趁早決定到底支持誰吧。」
  亞瑟看著他離開,感覺到圍繞在週邊的氣息都消失,他將令牌拋給法蘭西斯,轉身坐在椅子上。
  「你怎麼看?」他問。
  「我好奇的是誰要幫我們。」法蘭西斯回答:「波那雷克的話裡明顯說了:他信的是誰、賭的是誰。」
  亞瑟恢復沉默。沒錯,法蘭西斯難得腦袋有在動,可是問題是,究竟是什麼人可以讓五大家族都同時信服,並且說服他們幫助血族而不是鍊金術師?人類都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會跨過這個界線來幫他們,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還有一點,他怎麼知道我們是血族?」法蘭西斯接著問:「我們極少在人前露面,就算有,事後他們也會記不清楚;更何況,距離上次我們露面,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亞瑟的臉上起了微妙的變化,他覺得自己想起了什麼,就像在霧裡看花一樣很模糊,當他想要在仔細的去想時,頭卻像被針刺一般的痛起來。
  「亞瑟!?」
  「沒……沒事……」
  法蘭西斯小心的摟住他,當下就決定直接回城堡:「赴宴的重點我們已經解決了,我們回去。」
  「嗯……」亞瑟虛弱的回答。他完全的明白了這是魔法造成的,可是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到底是誰、是在什麼時候被施下這樣的魔法,而且目的是什麼?那些他不能想起的記憶之中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最近常常這樣子?」將亞瑟打橫抱起對方卻沒有反抗,法蘭西斯的心沉了一沉,如果不是很嚴重亞瑟絕對會一拳把他打飛。
  「不……沒什麼,休息一下就會好。」閉上眼,亞瑟靠在法蘭西斯胸膛,感覺好像有些不對。
  「法蘭西斯……你以前這樣抱過我嗎?」他問,半閉著的綠眸中有著一絲迷濛。
  「如果能常常這樣會是我的榮幸,公主殿下。」法蘭西斯笑笑,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原地。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亭子邊那堵高牆上,一扇被窗簾遮蔽的只剩一條隙縫的窗子口,刷的一聲完全被遮蔽。


  「怎麼突然的這麼生氣起來?」短髮、長的和諾爾威很相似的少年手上端著精緻的茶碗,正喝著一種綠色的液體。而一旁正在泡茶的人則是有著純黑頭髮、妹妹頭髮型的嬌小少年,長得非常秀氣。
  差點把窗簾給拉掉的罪魁禍首滿臉怒氣,天藍色的眼睛陰鬱的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海面一樣,那頭金色的頭髮在光線不足的室內耀眼的有些詭譎。
  「我一定要拔光那大叔的鬍子。」金髮少年憤恨不平的說。
  「冷靜一點,瓊斯先生。」嬌小的少年微笑,端起茶:「緩緩的喝。」
  金髮少年一口就把茶給吞下,然後就是一陣嗆咳:「咳咳咳──這什麼鬼東西啊菊!超難喝的!!超苦啊!!」
  「都跟您說了要慢慢的喝啊……」嬌小少年、菊苦笑:「吃點茶點就不會這麼苦了。」
  揭過了菊遞來的點心,金髮青年一陣囫圇吞棗。
  「阿爾先生,按照你所說的,我們和吸血鬼們挑明了,你確定他們會和我們合作?」一直都冷然已對的少年問。
  「當然,那可是亞瑟。」揮揮手,少年──阿爾弗雷德非常確定:「五大家族的幫助對血族來說是現在最好的助力,如果他們想要解決鍊金術師的問題,這是他們必選的路。」他說。
  之後,笑了笑。
  「而且我們的確是在幫他們。」菊接嘴,說「但還是謝謝您與您的家族的幫助,艾斯蘭.辛利克閣下。」
  艾斯蘭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些事情諾爾威和大哥會去管,我就只負責你們而已。」艾斯蘭說著,看了一眼阿爾弗雷德:「差不多該說說,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吧?」
  阿爾弗雷德笑笑,天藍色的眼裡滿是狠戾。

  「當然,是把我的『公主殿下』擄回來了。」他說。
  「唉呀,在下以為,您自許為騎士呢。」菊說。
  「可是公主殿下是魔王的公主殿下,對hero來說應該是用擄走吧?」
  艾斯蘭看著他們像是在討論天氣一般的談起這樣的話題,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希望他們這次賭的是對的一方,否則五大家族可就……


  安東尼奧、基爾伯特臉色凝重的待在門外,當法蘭西斯從裡頭出來的時候,他們同時看向他。
  「亞瑟睡了。」法蘭西斯說。
  「他會不會想起來?」安東尼奧問:「當初那個樣子俺可是不忍心再看到了……」
  「哥哥我也不想再看一次,你以為哥哥我捨得。」瞪了安東尼奧一眼,法蘭西斯嘆口氣:「按照王的說法,亞瑟是不會想起來才對。」
  「可王現在自己都不知道跑哪裡去。」基爾伯特擔憂的望了門一眼:「原本他應該更晚醒來,但是現在提早了,魔法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誰知道?」法蘭西斯回,皺著眉:「而且最近的事情讓我覺得有點不安,你們不覺得,是有什麼人在操控一般的……?」
  「我更好奇的是到底是誰知道了我們不怕陽光不怕十字架只怕銀彈?」安東尼奧說:「那可是機密,更何況除了我們高等血族之外,普通血族怕陽光怕的半死。」
  「基爾伯特,會不會是你家的拜爾修米特家族有留下什麼?」法蘭西斯問。
  「不可能,路德不知道。」基爾伯特回答的很絕對,「他到死都不知道我是吸血鬼,就像我也是後來才知道他竟然是鍊金術師。」
  「感覺事情好像複雜了起來……」法蘭西斯現在也覺得頭痛,他真想回到百年前他自己的城堡,每天舉辦宴會,流連於各個美麗的淑女貴婦身邊。
  「王子他們怎麼樣?」基爾伯特問:「小菲利和羅維諾可不能出事,王已經不知所蹤,我們不能讓他們也……」
  「俺用性命看著呢。」安東尼奧拍著胸脯保證:「誰要敢動他們兩個,俺絕對讓他們去當蕃茄肥料。」
  「就這麼著,然後關於五大家族的事情……」

  聽著門外的聲音逐漸遠去,亞瑟坐起身,看著門扉。這群傢伙是睡太久昏了,還是故意想讓他聽見?他的聽力是四個人之中最靈敏的。
  「果然……是魔法,是王做的?」他喃喃自語,看著自己的手:「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沉睡……原本打算讓我睡更久的嗎?」
  他想不起來自己以前做過什麼事情,讓王會要他沉睡……而且聽起來,法蘭西斯他們是自願陪他沉睡的。
  捨不得……法蘭西斯說什麼捨不得?安東尼奧、基爾伯特明顯也知道他再說什麼,可是這三人都守口如瓶的時候實在太少了,是什麼事情讓他們竟然這麼做?
  「嗚……嘖……」想到這裡,頭又開始痛了,亞瑟強迫自己不再去想,當頭痛舒緩之時,他無奈的看向窗戶。
  窗簾沒有全都拉上,溫暖的陽光從窗外洩入,美麗異常。他看著那窗子、看著那窗台,模糊之中好像看到什麼,那麼的耀眼……那麼的美麗……

  如同天使一般的……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