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全配對 血之香氣 >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09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09

血之香氣

  走廊上沒有多少人,路過的僕人看見這兩名高貴且英俊的少年都惶恐的連忙靠邊站立,恭敬的對他們行禮。在魏斯特簡短但卻清楚的介紹之後,亞瑟知道這名少年──阿爾弗雷德,F.瓊斯,是一名外地來的旅行者,但是因為救了魏斯特一命而獲得了他的招待;魏斯特相當喜歡他且放縱他,所以他的身份也因此而水漲船高。
Read More

  『身為英雄當然要以助人為樂啊──!』當時阿爾弗雷德爽朗的笑著,這麼說的時候也不斷地黏在亞瑟身邊。

  亞瑟在離開了宴會廳之後便小心的掙開了對方環在他肩上的手──以他身體不適作為理由。
  阿爾弗雷德只是看著他,笑笑沒說什麼罷手。
  「亞瑟是第一次來到諾博多嗎?打算在這裡待多久?」或許是漫長的安靜讓身邊的少年有些受不了,阿爾弗雷德開口詢問:「我對這裡很熟喔!要不要讓我當你的嚮導?我很稱職!」
  「……瓊斯閣下,我──」
  「欸──不要這麼生疏嘛,叫我阿爾就好,就像我比較喜歡叫你亞瑟。」
  真是個沒禮貌的死小鬼!亞瑟心裡這麼想著,一點也不紳士的打斷別人的話、而且還很愛裝熟──誰跟你阿爾亞瑟的叫啊!你當我是誰?
  「不……那個,請稱呼我柯克蘭,謝謝。」不給阿爾弗雷德反駁的機會,亞瑟接著說:「我在這裡有事情要處理,雖然會待上幾天但是恐怕沒有多餘的時間。」
  「可是諾博多很漂亮的,好多地方都很適合和情人一起走走。」阿爾弗雷德眨眼,看著亞瑟說。
  亞瑟腳步一亂,險些沒有跌倒。
  「怎麼了?」
  「沒、沒什麼……」這傢伙到底是過度直白還是真的愚蠢?是說這兩個也只差了一點……那句話怎麼聽都有問題吧?對一個不過認識幾分鐘的人,說這種話對嗎!?

  「啊,是這邊吧……」停在一扇門前,阿爾弗雷德推開,裡頭的呻吟聲清晰的流洩出來……
  就算是亞瑟也是一愣,之後默默的退後一步。
  阿爾弗雷德皺眉,進入房中。

  「伊凡!我說了不要隨便跟下人亂來!還有亂來也挑個地方吧!」
  在窗邊的男人維持著原本的姿勢,身前趴著一名衣衫凌亂的女僕。
  「我可是很乖的在房間裡,是你闖進來吧──喔,你帶了你的伴?」
  亞瑟的臉色冷了幾分,轉身想走。
  「等等,亞瑟!」連忙伸手拉住想要離開的亞瑟,阿爾弗雷德隨手抓起門邊的什麼丟過去:「去死吧伊凡!」
  「記得幫我關上們。」

  「請你放手,瓊斯閣下。」亞瑟冷冷的說。
  「別這樣,伊凡就是嘴巴賤了點,」阿爾弗雷德說:「亞瑟,別走……」
  「閣下,我想我還是回到大廳去好了,請您不必費心。」亞瑟說著,甩開了阿爾弗雷德的手,往來時路去。
  阿爾弗雷德這次沒追上去,他站在原地,看著亞瑟的離去,突然的開口。
  聲音在這安靜的長廊上特別的清晰明亮,亞瑟一瞬間有種曾經聽過的感覺,既熟悉又懷念。

  「亞瑟,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亞瑟停下腳步,遲疑著卻有些不敢回頭。
  「你真……忘了我?」少年爽朗的聲音中帶了一絲陰霾,不知為何的令他感到擔憂,於是他回過頭。
  那雙天藍色中有著一絲的黑暗,亞瑟在那剎那似乎嗅到了什麼味道──不應該屬於人類的,可是也不是血族──他說不出那是什麼。
  血的香氣,非常溷濁。
  「瓊斯閣下,我很確定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亞瑟說,在心中命令著自己轉回身,舉腳邁步,回到宴會廳繼續他該做的事情。

  阿爾弗雷德看著那個身影消失,輕輕的嘆了氣。
  「喔呀?因為這樣被拋棄了嗎?」從房間內出來的人笑著問,身上的衣服整齊,似乎剛剛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影。
  「他不記得我。」阿爾弗雷德此時一點也沒有方才的模樣,陰沉、冷酷,感覺隨時都會殺了人一般的,那雙眼睛變得墨藍深湛:「他消失了這麼久,然後竟然不記得我。」
  「幾百年了,你就這麼確定,歌姬殿下只有你一個情人?」銀白頭髮的男人吃吃笑著,那雙淡紫色眼睛中滿是嘲諷:「親愛的阿爾,我的Thousand master,那是吸血鬼貴族,古老的貴族,就連吸血鬼們都高攀不起的歌姬殿下。」
  「你自己不是也說了,你親眼看見有個男人和他卿卿我我?」像是不夠一般的,伊凡這句話又推了阿爾弗雷德一把:「我說真的,他很漂亮。」
  阿爾弗雷德想起了那時候,他在五大家族的宴會上看見的,那名和亞瑟明顯很要好的男人,他將亞瑟抱起,然後一同消失。

  ──是那個自己幾百年前看到的男人。

  「沒關係,忘了,也沒關係。」『是我要他忘記的。』他這麼想著,面上露出了冷笑,推推鼻樑上的眼鏡:「我說是我的就是我的,那是『我的』歌姬殿下,是我的亞瑟。」誰也不能搶走。
  「真有氣勢啊,這才不枉我把你拉回人世。」伊凡笑的很開心,雖然那笑容如同孩子一般天真,可是卻忍不住的讓人發毛。
  「伊凡,你很吵……」阿爾弗雷德有些受不了的推了身邊的人:「話說回來你也太快了吧?怎麼了今天?」
  「被你們這樣一撞上來,人家都軟了要怎麼作呢?」伊凡笑得很邪惡,阿爾弗雷德有種好像要被算計的感覺。

  「是你自己不鎖門的別怪到我頭上──」
  「欸──我什麼都沒說喔。」



  路德維希好不容易才安撫下這個哭鬧不休的吸血鬼王子,接著花了許多時間告訴他他不會把他殺了,然後又是下廚又是帶他出去玩的,終於得到他想知道的事情。
  他的祖先,那記載族譜最上頭的那位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是人類沒錯,可是,他卻認了一個吸血鬼當作兄長。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吸血鬼中的高等古老貴族,位列四使者之一,就是那名允文允武、博學多聞的『賢者』殿下。

  路德維希的頭超痛、胃也很痛──他的祖先認了一個吸血鬼當哥哥、而且還把自家的姓氏也給了對方。然後,因為鍊金術師與吸血鬼的大戰而只剩下他一個人,從遙遠的東北方逃到這裡之後生根落地,並且成為鍊金術師之中的領導者……
  上帝啊這是什麼樣的劇情?四大悲劇都沒有這麼悲哀啊!

  「路、路德……你還好吧?」看著眼前憔悴的路德維希,菲利奇亞諾不禁有些擔心:「呃……基爾他、基爾哥哥他很惦記你們的,真的!」
  「不,我擔心的是,要是讓大議會知道了我們該怎麼辦……」路德維希無奈的說,安撫了一旁還是很擔心的吸血鬼王子。是的,如果大議會知道了,他們該怎麼辦?那個被認作哥哥的人,是吸血鬼高等貴族、四使者的賢者,到時候他們說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

  四使者是扭轉戰局的人,在幾百年前的那場戰鬥中。

  當年的戰爭何其壯烈,鍊金術師投入了數以千計的人,許多人死在那場戰鬥中,而吸血鬼們當然也沒有得到甜頭。一開始,他們佔了上風,可是等到後來,四使者上了戰場──那簡直就是災難!他們強大,而且視人類如同草芥,手段非常兇殘,幾乎無人能夠抵抗。
  最後,記載中只說四使者中的歌姬與當時最偉大的鍊金術師阿爾弗雷德.F.瓊斯一同戰死,吸血鬼撤退、鍊金術師也無法再戰,才為這場戰鬥劃下句點。

  「VE……路德,你對於有基爾哥哥作為哥哥這件事情,感到很難受嗎?」菲利奇亞諾問。
  「那不是我哥哥,是路德維希一世。」
  「可是對基爾哥哥來說都是一樣的喔,因為我們的生命很長很長嘛。」菲利奇亞諾想起了基爾伯特對所有血族下的命令:「『所有的血族都不允許殺害拜爾修米特家族之人,只要他們沒有動手殺害血族貴族!』基爾哥哥說過這樣的話呢……血族貴族,血族貴族除了四使者就是我跟哥哥,還有爺爺……你說,這不就是變像在說:絕對不准動拜爾修米特家族嗎?」
  「你、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而且在基爾哥哥得到拜爾修米特這姓氏之後一直到他沉睡之前,只要是關於你們家族的事情,基爾哥哥可是很認真在關注喔。比方說,呃……那個叫什麼來著的,他不是因為國王處決而死嗎?基爾哥哥去調查了,發現那是冤獄之後憤怒的殺了那名國王呢!」
  「諾亞拉.拜爾修米特……」他知道這件事情,家族歷史上寫著之後國王就不明原因的死去了,原來──
  「所以,你不要討厭基爾哥哥好嗎?」菲利奇亞諾哀求:「我知道很多鍊金術師都討厭我們血族,可是基爾哥哥他……他真的很關心你們、關心他的弟弟。」
  「我沒有討厭他……我連見都沒見過他怎麼討厭他。」路德維希只能這麼說,因為他是鍊金術師。
  他們拜爾修米特一直是鍊金術師的頭,一直是最強大的鍊金術師家族,可是……
  「其實……其實也沒什麼,我們都打這麼久了,為什麼不能和平相處呢?」菲利奇亞諾結巴著問:「你看,就算有什麼仇,我們都──都死了這麼多夥伴了……」
  「你在說什麼鬼話?」路德維希難得的用了嚴重的詞語對菲利奇亞諾說話:「當初明明是你們先挑起了戰爭!」
  菲利奇亞諾瞪大了眼,一臉不可置信就連現在正生氣的路德維希都看德出來。
  「咦?欸?」菲利奇亞諾先是疑惑的發出幾個單音,隨後才開口:「可、可當初……當初是鍊金術師先找上門的啊?」
  「什──明明是你們必須以人類為食才……」說到這裡,路德維希自動的停下了後面的話語。
  以人為食?他和菲利奇亞諾相處的這些天裡什麼時候看到了他吸食人血?他家的人從親人到僕人、從寵物到馬匹這幾天都完好無事,除了被蚊子叮之外一點血也沒有少。

  「我們並不用以人為食,正確的說我們需要人血沒錯,可是那只是少量。」菲利奇亞諾搖頭搖的像波浪鼓,嚴肅的反駁:「整整一個人的血,還是女人,就足夠我們數十人維持正常的生命,更何況只是幾個血族?只要不是受了重傷、需要大量補充血液,我們只需要跟人類借點血、甚至他們不會痛,也只會以為被蚊子叮了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吸血鬼並不殺人?

  「那麼、那些被你們變為吸血鬼、被你們吸乾血液而死的人們?」
  「……路德,你們鍊金術師就不曾為了鍊金術而殺人嗎?」菲利奇亞諾低聲說:「血族中當然也有不受規範的罪人,我們稱為敗類的存在,可是你們鍊金術師……就沒有嗎?」

  「被轉換的血族同胞多半是自願的……我不否認現在存在著因為是鍊金術師而被強制轉換的血族,可是,那也是因為鍊金術師對血族同胞下了毒手。」菲利奇亞諾狠下心來,將一切解釋清楚。
  「鍊金術師用藥、用鍊金術荼毒血族同胞、你們控制著我們血族同胞去殺害相同為血族者,然後殘忍如同玩物的殺害他們,沒有嗎?」菲利奇亞諾不斷詢問著,那些他曾經見過的、聽到的事情。
  「是血族與鍊金術師互相殘殺,直到今天才會有這麼多的殘忍……」
  路德維希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知道,菲利奇亞諾所說得一切都是事實。而他同時也想到了……

  「這、這麼說起來,當初……當初到底是怎麼打起來的?」他問。
  而他身邊,這位已經活了將近千年的吸血鬼王子也疑惑的搖了頭。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