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全配對 血之香氣 >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23

血之香氣(aph多配對) 23

血之香氣

  瓦修將那天晚上的事情書寫、做了報告上繳給大議會:他帶出去的鍊金術師全軍覆沒、只有他一個人存活下來。吸血鬼四使者的賢者冷笑,緋紅的眼睛中有著他的倒影,冷冷的、帶著譏諷的說:『你說,你就這樣回去,會不會和路德一樣呢?』
Read More

  然後他離開,留下滿地死屍,帶走昏迷或不得動彈的人──十人,正好是他所說的、要交給花匠的人數。
  瓦修無法想像,那些同伴的下場。

  四使者:公爵、賢者、歌姬、花匠。這四名直屬於吸血鬼之王底下的使者擁有著強大的力量,他們所知道的實在太少,就算獲得拜爾修米特家歷年來的資料也沒有用。他們強大的不把Rank Master以下的鍊金術師放在眼中,賢者殺掉夥伴的場景歷歷在目,彷彿他在砍的不過是幾個不會動的、練習用的假人一般,輕鬆自如。
  他不敢想像,當初那場有著四使者參戰的戰爭究竟有多麼慘烈、那名叫做阿爾弗雷德的鍊金術師到底有多麼厲害、才可以和歌姬兩敗俱傷。
  說到底,歌姬最終究竟是死是活?鍊金術師史上所說的是雙亡、因此還將阿爾弗雷德列為最有貢獻的鍊金術師之一。但是他們在拜爾修米特家中搜出的文書中所說的卻是『下落不明』。

  傳說賢者與歌姬同進同出,但是那晚歌姬並沒有現身不代表他就是真的死了。
  瓦修非常擔心,如果四使者依舊在,沒有阿爾弗雷德的他們該怎麼樣才能夠獲勝……不,就算有阿爾弗雷德也要有四個,因為當初他只跟歌姬兩敗俱傷。

  瓦修躺在床上、腦袋中亂轟轟的,幾乎快要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知道些什麼的時候,有人敲響了他的房門。
  他警戒的起身。
  「是誰?」
  「……」門外的人沉默了一陣,然後帶著歡欣語氣的女性聲音響起:「哥哥!是我!」
  他驚愕,之後忙亂的奔跑往門口,左腳絆到右腳差點摔倒,拉開門。
  微笑著、恬靜的少女看著他。
  「莉……西?」
  「哥哥,我來了!」莉西笑著,上前:「雖然路上遇到一些事情,可是總算是平安的到了!」
  「莉、莉西!」瓦修終於反應過來,上前抓住自己的妹妹,緊張的查看著對方:「妳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怎麼樣?我們的執事為什麼會……」
  「哥哥,冷靜、冷靜一點!」莉西連忙安撫自己那慌亂的不知道像什麼樣的哥哥,說:「我沒事、完全沒事的!」
  「真的?」
  「真的,哥哥。」莉西再三的保證自己完好無缺,然後在瓦修終於冷靜下來後,他們才有了時間好好的談一談。
  幾年沒見的兄妹並沒有很多時間好好的敘舊,瓦修立刻問起關鍵的事情。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傳遞訊息的鍊金術師說,執事是被吸血鬼殺死的。」瓦修問。
  「是的,當時我也差一點慘遭毒手。」莉西回答,直到今天她依舊心有餘悸,那個晚上的事情真的太嚇人、而且,太讓她驚訝。
  「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莉西想起她的疑惑,反問:「鍊金術師是人類的保護者、保護著人類不受吸血鬼的傷害……這是您跟我說的。」
  「但為什麼,鍊金術師會和吸血鬼一起狩獵人類呢?」
  「他們想要殺我,是吸血鬼先出手的,他把夏沙先生輕易的從馬車上擄走,然後馬車翻了。我下車,夏沙先生已經死去,他們把他的屍體丟在我面前,接著想要對我下手……」
  「哥哥,鍊金術師想要對我下手,比吸血鬼還要殘忍的──為什麼呢?他們不是人類的保護者嗎?」莉西看著瓦修,問。
  瓦修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鍊金術師的敗類他並非不知道,可是他沒想到,竟然會讓他的寶貝妹妹碰到。

  「那……後來妳……」
  「哥哥,原本應該是人類的保護者的鍊金術師想要玷污我、殺害我,卻是吸血鬼救了我。」莉西說,坐在那邊,皺著沒,臉上的表情有些哀愁:她知道這樣的話說出來會傷了哥哥的心,可是她也不忍心抹滅掉亞瑟的功績。
  特別是在亞瑟和阿爾兩人凝重的討論完吸血鬼和鍊金術師之間的長遠問題時之後。

  「哥哥,想殺我的是鍊金術師和吸血鬼,可是救出我的,也是吸血鬼和鍊金術師。」
  「什麼!?」
  「那一位……他好像是很厲害的人物,那位先生。」莉西回想起他們一起的那段旅程,雖然駕車很辛苦,可是卻相當的愉快。
  「是誰救了妳?」
  「我不是很清楚他完全的名字,我和那名鍊金術師都喚他『亞瑟』。」莉西說。
  瓦修倏的瞪大了眼,不可置信。

  亞瑟……
  亞瑟.柯克蘭,四使者之『歌姬』……

  『我妹妹的執事死在路上,頸側有著牙洞,而我的妹妹不知所蹤!』
  『你卻放走吸血鬼的王子!你卻讓賢者帶著王子一起逃走──!』
  瓦修想起他揪起了路德維希的領子大罵,路德維希在大議會上辯解自己沒有和吸血鬼掛勾、在拜爾修米特宅邸,路德維希跟他解釋吸血鬼王子對人類沒有惡意──

  他想起路德維希最後在賢者身後,跟隨著花匠離去之前的表情,憤恨、失望、仇視!
  是他們,是鍊金術師們,把路德維希逼往吸血鬼的那一方,就像其他的鍊金術師抹殺托里斯的時候一樣。

  「我怎麼會……」
  「哥哥?」

  他猛然想起,賢者所說的話。如果拜爾修米特家都可以如此輕易的被抹滅,那麼他呢?作為夜襲部隊的首領,帶出了這麼多的人,最後卻只有他一個人回來,還幾乎完好如初……大議會會怎麼想?
  「莉……莉西……」他顫抖著,從慘白的唇中勉強的吐出字句:「莉西,我先安排妳的住處。」
  「咦?我不能住在哥哥這裡嗎?」
  「不……妳先去……我想想……」瓦修吞了口唾沫,依據他對鍊金術師們的瞭解,或許今晚、明晚……
  他不能讓莉西受到任何的傷害!

  「如果有人問妳跟我的關係,妳不可以告訴任何人我是妳哥哥知道嗎!」瓦修說:「還有,千萬不要說妳認識任何的吸血鬼,懂嗎?」
  「哥、哥哥?」莉西一頭霧水,不明白為什麼瓦修突然這麼說:「可是哥哥我……」
  「哥哥做錯了一些事情……恐怕……」瓦修咬牙,拿起莉西帶來的行李,匆匆收拾了一些細軟,塞進莉西的行李箱:「妳先離開,哥哥之後再跟妳說。」
  說完,他拉開門。

  艷陽高照、美好的天氣,陽光灑在大地上,一片生氣蓬勃。對方穿著瓦修熟悉的鍊金術師服裝,頸子上懸掛的項鍊因反射陽光而閃閃發亮。

  「不好意思,莿溫利先生,」門外站著的男子微笑,「請你不要抵抗,跟我們走一趟審判庭吧,還有你身後的那位小姐。」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烏克萊娜憂愁的說著,眉頭緊皺:「先是拜爾修米特,再來是莿溫利……鍊金術師們到底怎麼了?」
  「都是一些意志不堅的小鬼,妳讓他們升遷的太快了,烏克萊娜。」
  「但……」烏克萊娜遲疑著,沒有說完整句話。
  「我們哪個人不是熬了許多年、在前線斬殺許多的吸血鬼後,才成為長老?拜爾修米特那小子不過是資質好,論經驗還差的遠,過度的獎勵讓他陷入自大與愚蠢的自滿中,才會輕易的被吸血鬼蠱惑。」年老的男子不屑的說:「烏克萊娜,以後的升級審查必須要更嚴謹一點。」
  「……我不認為魏斯特就是個好選擇。」烏克萊娜嘆口氣,這麼回應,然後不等老人有機會反駁,轉頭問著身邊的人「香先生,您覺得呢?」

  「吸血鬼貴族就是在魏斯特手下逃掉的,比起莿溫利,魏斯特更應該先解決掉。」少年說。
  黑色短髮、墨黑的如同夜晚的瞳,穿著東方服飾的少年一直待在一旁,參與著每次的大議會會議。他很少說話,但是一旦說話就非常精闢:「留下莿溫利小姐,好好的利用,她會幫我們把吸血鬼貴族引出來。」
  少年這麼說,黑色的瞳中閃過一絲異樣的色彩。
  有了他的話,烏克萊娜點頭,對自己的想法也更肯定了一些。

  「那麼,魏斯特閣下怎麼處置?」
  「這就不是我需要管的範圍了。」少年說,然後行了東方的彎腰禮,退進黑暗之中。

  「那麼,我在這邊提議:魏斯特因為放縱吸血鬼傷害人類,褫奪其鍊金術師的頭銜、並且上報皇族,收回其領地,有任何意見嗎?」烏克萊娜說,在少年離開後。
  「烏克萊娜,妳──」老人憤怒的站起身,但他身邊的一名女性拉住他,搖頭。
  「那是香先生的意思。」女性小聲的在他耳邊說。

  「沒有人有意見,那麼就這麼通過了。」烏克萊娜的手在桌面隨意的一畫,白紙上浮現文字,鍊金術師公會公告成型:「即日起,生效。」


  躺在床上的人剛一動,路德維希就察覺到了。
  「哥哥──!」驚恐的尖叫在醒來的瞬間一同發出,菲利奇亞諾張開雙眼,從床上彈起:「哥哥、哥哥!」
  「菲利奇亞諾!你哥沒事!」路德維希立刻按住他,避開他的雙手傷口:「冷靜下來,已經沒事了!」
  「路、路德……?」菲利奇亞諾看著眼前的人,情緒慢慢的緩下:「對……對了,基爾哥哥……安東哥哥都……我哥,我哥在哪!?羅維諾呢!?」
  「我是不清楚他的狀況,不過剛剛基爾伯特有過來說過,大家都安然無恙。」路德維希說,想起剛剛才離開的基爾伯特在述說這件事情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意外的竟然在臉紅。
  是怎樣的安好到可以讓陳述者臉紅?他還真不明白。
  「都、都沒事?」菲利奇亞諾不放心的再度詢問,換來路德維希的一陣猛點頭。
  他終於鬆一口氣,躺回床上。

  「太好了……」他笑,說,這才想到為什麼路德維希會在這裡:「咦?你……」
  「我要成為血族。」路德維希也毫不避諱的回答:「雖然目前我一無所有,不知道能夠做什麼……」
  菲利奇亞諾瞪大眼,看著他,再次跳起來:「路、路德!?你剛剛說什麼?」

  「我要成為血族之一。」
  「──你、你真的沒事嗎?」
  「我很好,是真的。」按住還包著繃帶的手,路德維希說。
  「路德……你知道成為血族代表什麼嗎?」菲利奇亞諾吶吶的說:「不是所有的血族都不怕太陽、不用喝血……你懂我的意思嗎?」
  「我知道,基爾伯特跟我說了一些,我想我能撐過去的。」
  「路德,從人類轉換成血族要經過幼年期,這段期間有多長……因人而異,你真的……」
  「我確定。」路德維希苦笑,低頭:「菲利奇亞諾,所有關心我的人都是血族,為什麼我還要當個人類?」
  「……這麼說的話……」菲利奇亞諾從路德維希的表情、話語中猜出了發生什麼事情:「過份……太過分了……我都那樣做了、那樣做了啊!」
  「所以,我也要成為血族,」路德維希抬頭,看著菲利奇亞諾:「成為你們的一員。」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