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Rapunzel (a.p.h 西南義

Rapunzel

西南義.架空童話.衍伸自好友silmarwen所寫的異色童話-雪后(露普)

也許後面會出現春日主宰和秋日主宰????海格


  夏日的主宰住在古老且巨大的森林之中,他擁有一個總是豐收、蒴果累累的蕃茄園。

  那天,正悠閒午睡的夏日主宰突然驚醒,因為他感覺到有人在他的蕃茄園偷採蕃茄!
  「俺的蕃茄你也敢動,不要命了!」憤怒的夏日主宰看著面前的男人,貌似想要殺了他一般。
  彷彿烈日一般熾熱的溫度從夏日主宰的身上散發出來,男人害怕的跪在地上。
  「尊貴而偉大的大人,您有這麼多的蕃茄,請賞我一顆吧!我的妻子懷孕了,她很想吃蕃茄。」男人哀求,為了他正在家中等待的妻子說:「只要一顆!我願意用與這蕃茄一樣大的黃金來換取。」
  「俺才不要黃金。」夏日主宰挑眉,看著男人想起了現在外頭正好是冬季,冬日主宰前陣子才拜託過他的事情讓他覺得正不爽呢:「這樣吧,你要是真的這麼想要這蕃茄,俺可以給你。」
  「太感激您了!」  「但是,作為交換,你妻子生下的第一個孩子將交給俺。如果你答應的話,想要多少就拿去吧。」
  夏日主宰說完這些話後就消失了,男人戰戰兢兢的在原地看了許久,最後兜了滿懷的蕃茄,離開蕃茄園。

  半年的時間瞬乎即逝,男人的妻子生下了一名男孩。他們為了這個男孩喜悅但同樣的也感到憂慮,小鳥停在窗前,不斷重複唱著同一句歌詞。
  「夏日主宰要來拿回他的東西了~夏日主宰要來拿回他的東西了~」

  怎麼辦?怎麼辦呢?難道真的將自己的寶貝兒子交給夏日主宰嗎?
  男人和他的妻子用哀愁的表情看著在搖籃中甜甜睡著的孩子,憂愁又感到擔心。
  這時候木製的門扉響起敲門聲,大如洪鐘且豪邁的聲音傳進門內。男人的父親遠遊回來,聽了男人的話,想出了一個辦法。
  「現在秋末,我們把這孩子換上女裝,當成女孩般養大吧!告訴夏日主宰,孩子活不過嚴冬而死。」
  於是,這個家裡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子,她的名字是羅維諾。

  夏日主宰在第二年的夏天出現在羅維諾家門外,聽完男人的話之後,什麼也沒說的離去。
  羅維諾安然的度過,於是男人和他的妻子都放下心來,至於羅維諾的爺爺則又出門遠遊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的時間羅維諾已經七歲了。

  羅維諾是個活潑的孩子,雖然講話有點毒,可是非常善良。他每天在附近的森林裡和各種動物玩耍,然後在中午的時候替母親送飯給父親。父親工作的地方必須越過一小片古老的森林,但是對羅維諾來說他一點也不害怕這片森林。
  羅維諾穿著可愛的淺粉紅色蓬蓬裙、頭上帶著母親親手製作的頭巾、手上提著父親的午餐籃子走在森林的小路上。一名男子坐在路邊,雙手撐著下顎看向上方。
  羅維諾疑惑的看著他,想說他在看什麼呢?

  「喂,你在看什麼?」
  男子沒有回答。
  「喂,我在問你啊!」羅維諾輕輕推了男子一把。
  但男子還是沒有回答。

  「──混帳!我在問你話啊!畜生!」
  「……啊……肚子餓了。」男子在羅維諾氣的頭上的呆毛都差點著火的時候,放下托著下顎的手,按著肚子說。

  「原來是餓的沒力氣說話嗎?」羅維諾自言自語著得到結論,看著眼前的男子。他想起自己的小口袋裡還有幾顆蕃茄,於是他放下父親的午餐籃子,從口袋中掏出紅豔鮮美的蕃茄。
  「喔喔喔喔這是要給俺的嗎?」男子的眼睛瞬間亮起來,問。
  「只、只是剛好有而已喔!你愛吃就吃不吃拉倒。」羅維諾說,然後手上的蕃茄被男子接過。
  「俺最愛吃蕃茄了。」
  「真的嗎?我也很喜歡吃耶!」羅維諾說,看男子三兩口把蕃茄吃掉。
  「喔?那俺們很合得來喔!」吃完蕃茄的男子摸摸小羅維諾的頭,說:「你叫什麼名字?」
  「羅……不對,媽媽說不可以告訴陌生人我的名字。」被男子燦爛的笑容差點亮昏頭的羅維諾在最後一秒回想母親的教誨。
  「對喔,那俺告訴你俺的名字,這樣就不算是陌生人了吧?
」  羅維諾想了想,總覺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過他還是點點頭。

  「俺叫做安東尼奧,就住在森林裡喔!」
  男子說,而羅維諾聽到對方連家住哪裡都說出來時,也就安心的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
  「我叫羅維諾,住在森林外面、大樹下的小屋子裡。」
  安東尼奧順著小羅維諾指的方向看過去,橄欖綠的眼睛眨了一下。

  「小羅維諾今年幾歲了呢?」安東尼奧笑咪咪的問。
  「不要加個小字!我已經五歲、五歲了!不小了!」羅維諾握起他小小的拳頭,生氣的對著安東尼奧說。
  「五歲啊……」安東尼奧複述了一次羅維諾的話,然後他從石頭上起來,蹲在羅維諾面前,摸摸他的頭:「那羅維諾有沒有哥哥姊姊呢?」
  「沒有,不過羅維諾會是好哥哥喔!媽媽肚子裡有小寶寶了!」羅維諾自豪的說,絲毫沒有注意到安東尼奧眼中一閃而逝的冷酷。

  「羅維諾明明穿著女生的衣服,是好姊姊吧?」
  「才不是!爸爸說這是為了避免壞人抓走羅維諾!」羅維諾氣呼呼的回,還不忘記提醒安東尼奧「你千萬不能跟別人說喔!」
  「嗯,俺不會跟別人說。」安東尼奧笑,接著問:「對了小羅維諾,為了感謝你請俺吃蕃茄,俺招待你去俺家玩好不好?」
  「欸?可是……」
  「俺家有一大片蕃茄園喔~」安東尼奧故意說著,然後用很可惜的表情:「這~~~麼大一片的,每天都可以採收好多蕃茄,可惜沒有人陪俺吃。」
  「唔……那、我就去一下子吧……」羅維諾晃晃腦袋,想像著一個人吃蕃茄安東尼奧,覺得好像有點可憐:「可是馬上就要回來喔!」
  安東尼奧沒有回應,他只是彎腰,然後抱起羅維諾。

  「嗚哇放開我!你做什麼!?」
  「俺家有點遠啊,俺怕小羅維諾走累了。」
  「不要加個小字!我已經五歲了!」
  「是是是,小羅維諾五歲了。」
  「你根本沒聽進去啊畜生!」

  男人在工作的地方左等右等,始終等不到羅維諾送來他的午餐。等他順著道路尋找、卻只看到擺放在石頭邊的午餐籃子。


  印入羅維諾眼中的,是一片幾乎看不到邊際的大大的蕃茄園。
  「嗚哇──」驚訝的羅維諾發出了一聲驚呼,跳下安東尼奧的懷抱往前跑了己步。
  「怎麼樣?很大片對吧?」
  「這全──部都是你的?」羅維諾踮起腳尖,看著一片綿延過去的蕃茄園,看不到盡頭。
  「是啊,是俺的。」安東尼奧回答,牽著羅維諾的手走進蕃茄園:「可以直接摘下來吃喔,羅維諾的話俺不介意。」
  說著,安東尼奧隨手從一旁摘下一顆,放在羅維諾手上。

  「……好甜。」
  「喜歡的話多吃點啊。」安東尼奧說「留在這裡吃也可以喔。」
  「不行,我還要回家。」羅維諾一邊吃,一邊說:「爸爸媽媽會擔心的,我可以陪你吃一頓點心,晚餐時間就要回去。」
  「這樣啊……那俺帶你去俺每次吃點心的地方。」
  「嗯。」

  安東尼奧帶著羅維諾到了蕃茄園中央的一座漂亮的塔前,在那裡端上了好吃的點心、蛋糕,當然還有蕃茄。他告訴羅維諾許多有趣的故事,包括在世界各地看見的趣聞。羅維諾一邊吃一邊聽,偶爾會對這些故事做點評論。

  「呼啊~~」羅維諾打個呵欠,揉揉眼睛,覺得有點疲憊。奇怪怎麼還是這麼亮這麼熱呢?今天的中午好久好久喔。
  「啊,是午睡的時間了吧?」安東尼奧看著這樣的羅維諾,笑:「這樣吧,不如羅維諾在這邊睡個午覺,反正晚飯前回去就可以啦。」
  「唔……好吧,你一定要在晚飯前送我回家喔!」羅維諾對著把他抱起來的安東尼奧再次聲明:「絕對喔!」
  「嗯嗯,俺記得了。」安東尼奧說著,抱著羅維諾登上高塔……

  羅維諾睡得很沉很沉,做了好長的夢。夢中他看見他的父母著急的到處找他,他的父母呼喊他的名字,而他站在蕃茄園中,對他們揮手、回應他們,他們卻都沒聽到。他想要上前,可是從身後也傳來呼喚他的聲音。

  『羅維諾……不陪俺嗎?』安東尼奧看著他,問。
  啊啊……  對了,他說過要陪著他吃點心的……

  「你這樣的作法,和伊凡又有什麼不同呢?」
  「俺不管,反正這孩子是俺的,是俺的小蕃茄。」
  「……哥哥我不管你了。」

  小羅維諾醒過來的時候,安東尼奧正把面向西方的窗戶關上。
  「你在和誰說話?」
  「啊,小羅維諾醒了啊?時間還很早要不要多睡一點?」安東尼奧轉過頭,笑著問他。
  「唔……我睡多久啊?要回家了沒?」羅維諾問。
  「羅維諾這麼快就要回家啦?時間還很早喔!」安東尼奧說著,不知道從哪裡、像變魔術一般拿出了許多有趣的玩具:「你看,俺這裡還有這麼多好玩的喔!」

  「這個……唔……」面對回家和眼前的玩具,五歲的小羅維諾陷入掙扎中。
  「羅維諾留下來吧,俺一個人玩這些不好玩啊。」安東尼奧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看著他說。
  「那……看你那麼可憐,那就再玩一下下喔!」羅維諾說。
  安東尼奧微笑,把手上的玩具一骨碌的放下。

  玩具、圖畫書、甜點、餅乾,安東尼奧在羅維諾每一次說要回家時,都拿出了新的東西。羅維諾不記得自己看到多少東西、玩了多少玩具、得到了幾匹小馬,最後,他不記得自己到底原本要做什麼。

  「吶安東尼奧,我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耶……」羅維諾咬著蕃茄,坐在安東尼奧腿上說,身邊擺放著一組雕刻精細的木製玩偶兵。
  「欸?小羅維諾會忘記什麼事情呢?」安東尼奧露出疑惑的表情,隨即笑著摟住他:「算啦,不要在意這種事情。羅維諾還記得蕃茄園中的小池子嗎?有銀白色像月亮一樣的小魚喔!」
  「唔……明天再看吧……我想睡覺了……」
  「好啊,俺們來去睡覺。」安東尼奧收緊了手,將羅維諾抱到床邊放下。

  「好好睡,俺的小蕃茄。」綠眸中滿是寵溺與溫柔,安東尼奧在羅維諾的額上留下一個吻。


  羅維諾在安東尼奧的蕃茄園中住下來。這裡沒有夜晚,太陽在即將下墜之時便停止落下,長久的黃昏之後又慢慢的升起。安東尼奧的蕃茄園永遠都處在豐收的狀態,森林、草原甚至一切都維持在夏季的模樣,小溪裡有抓不完的小魚,翠綠的草原上有小馬有綿羊,羅維諾可以赤腳在上頭跑整天,然後累癱在地上等著安東尼奧來找他。
  「我要出門工作囉,羅維諾不可以亂跑喔!」安東尼奧每年都會出門一段時間,他說他要去散佈夏季、並且給羅維諾帶回好玩的東西「要乖乖在塔裡等我喔!」
  「你好囉唆,快點去啦!不要忘記帶蕃茄米布丁給我吃喔!混帳。」
  「一定會記得的,那俺走囉。」安東尼奧關上門,輕輕的在門把上點了點。
  「蕃茄混蛋!」隔著門,羅維諾大喊。
  「嗯?什麼事?」
  「你、你要……你要是不回來的話,我一定會滿世界找你,然後揍扁你喔!」
  「嗯,俺絕對會回來的。」安東尼奧的話語在最後消逝,羅維諾知道他走了。
  「笨蛋……絕對要快點回來啊……」看著窗子,永不落下的陽光隨著安東尼奧的離去而開始落下、黑夜降臨大地。

  安東尼奧不在的日子,羅維諾看看書、畫畫圖,偶爾按照食譜做做料理。沒事做的時候就在窗邊看著,等待安東尼奧歸來。
  那天羅維諾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靠在窗邊的時候,聽見來自下方的呼喊。

  「喂──塔上的人──這邊的蕃茄可以吃嗎?」
  羅維諾往下看,看見了一名金髮藍眼的少年,正在塔下對他揮手。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羅維諾問,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見到除了安東尼奧以外的人了。

  「我是英雄,正在四處旅行!」少年說,燦爛的笑容讓羅維諾想起安東尼奧。
  「喔,是喔?」羅維諾回答:「安東尼奧說蕃茄不可以隨便讓人摘走,你有什麼可以跟我交換的呢?」
  「欸──我也不知道耶?不如用英雄的諾言?」
  「那什麼鬼東西啊?」羅維諾撇嘴,不屑的回:「不然這樣吧,你告訴我你旅行中的故事,然後一個故事換一顆蕃茄?」
  「好啊好啊!那要從哪裡開始說起呢?」少年開始思考,然後告訴羅維諾他在旅途中的各種有趣經歷。

  於是,每天少年都來到塔下,跟羅維諾說一個故事,然後從羅維諾那裡得到一顆蕃茄。漸漸的說完故事少年也會留下來和羅維諾聊天,他們天南地北的聊著彼此的事情,這給每天只能等待夏日再次來臨的羅維諾相當大的樂趣。

  「羅維諾,你為什麼要待在塔上?」
  「安東尼奧說他不在的時候這裡會很危險,所以不可以出去。」
  「安東尼奧是誰?」  「就是安東尼奧啊,這座蕃茄園的主人。」
  「……羅維諾,你是什麼時候到這裡來的呢?」
  「什麼時候?」羅維諾被少年的話問的一愣,然後才認真的思考起來,直到塔下的少年離去,他都沒有發現。

  是啊……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呢?安東尼奧帶著自己來的時間到底是什麼時候呢?
  對了……好像一直都有一件事情要做,但是一直都忘記了……
  羅維諾在窗邊想了整晚,直到他睡著,都沒有想起來。

  『羅維諾──』
  『羅維諾──』
  呼喚他的聲音一聲又一聲的傳來,羅維諾看不見周遭的東西,一片白茫茫之中他一直聽到有人在叫他。有時候是男性的聲音、有時候是女性的聲音,羅維諾覺得腦袋好像要爆炸了似的,他想不起來那聲音到底是誰。

  「羅維諾!」
  他張開眼睛,有些迷糊,疑惑著夢境中的一切。
  「羅維諾!你在不在?」塔底的呼喊聲終於將羅維諾從沉思中喚醒,他低頭,看見在塔下的少年。

  「羅維諾,你聽我說。」少年開口,在塔下向羅維諾敘述起今天的故事:「有一對住在古老森林附近的夫妻,妻子在懷有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因為無論如何都想要吃蕃茄,卻因為冬季而吃不到的原因難受著,丈夫四處打聽,得知在夏日主宰的蕃茄園中一年四季都有著蒴果累累的蕃茄,而決定偷偷的拿幾個蕃茄回去給妻子吃。」
  「但是丈夫在偷摘蕃茄的時候被夏日主宰發現了,夏日主宰告訴那個丈夫,你要多少蕃茄都可以,但是你的妻子生下的孩子必須交給我。當時那個丈夫很害怕,於是他答應了,並且拿走了十五個蕃茄、回到家中。」
  「半年之後,妻子生下了一個可愛的男孩子,他們害怕著夏日主宰前來、帶走他們可愛的孩子,於是那家遠遊歸來的爺爺想出一個辦法:他們把這男孩當作女孩來養,然後欺騙夏日主宰男孩已經死在寒冷的冬季之中。」
  「男孩平安的成長著,直到他五歲的那天、替工作中的父親送去午餐,卻在路途中失蹤了為止。」

  少年的話勾起了羅維諾的回憶,羅維諾想起了他曾經穿著裙子、帶著母親給他製作的頭巾,提著午餐籃子走在那條森林小徑上。然後,他遇到了安東尼奧,告訴了安東尼奧他的名字──

  「羅維諾,那個孩子的名字就叫做羅維諾!」塔下的少年大喊,對著羅維諾伸出手:「羅維諾,你的家人還在找你!你不回去嗎?」
  「我……」羅維諾站了起來,驚愕和不可置信的看著塔下的少年「我要回家……」
  羅維諾一下子想起了他一直以來遺忘掉的事情。

  『那……那我就去一下子吧……馬上就要回來喔!』
  『我可以陪你吃一頓點心,晚餐時間就要回去。』
  『你一定要在晚飯前送我回家喔!』
  『那……看你那麼可憐,那就再玩一下下喔!』
  ……
  『吶安東尼奧,我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耶……』

  「爸爸媽媽……我要回家……」羅維諾站起來,往門邊跑。
  他扭動門把,但是門把根本轉不動,完全不能開啟!
  「羅維諾!快點!」少年大喊的聲音從窗邊傳來:「太陽開始升起了!夏日主宰要回來了!」
  「門打不開!門打不開啊!」羅維諾回喊。
  「從這邊!快!」少年急急的說,他已經看見遠方金色的夏日主宰的牛車「跳下來!我會接住你!」
  「欸───!?這很高啊!」羅維諾看著塔下,說。
  「快點!不然他馬上就要到了!」
  「可是……」羅維諾猶豫,一腳踩在窗台上。

  「快跳下來!」少年再次大喊。

  「羅維諾──!」
  「安東……──!」

  羅維諾抬頭,從空中而來的安東尼奧臉上是他從沒見過的表情,一時恍神之下,他摔了下去!

  「『羅維諾!!!!!!!!!!!!!』」

  在他暈過去之前,他聽見了那彷彿撕心裂肺一般、極度痛苦的哀號。


  「唔……」
  「啊,羅維諾,你醒了嗎?」
  少年笑盈盈的臉龐和朝氣的聲音同時出現,羅維諾坐起身,發現他已經身在一間乾淨的房間中。

  「這裡是旅館,距離你失蹤的時間已經過了十五年,你的父母也為了不觸景傷情而搬家,不過並沒有很遠。等你好一點我們就出發吧!」少年說。
  羅維諾愣愣的點頭,他還沒有從這一切衝擊中恢復過來。

  「你摔下來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瘋長的蕃茄枝葉接住了你,所以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我想你受到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驚嚇吧?」
  「……瘋長的蕃茄?」羅維諾喃喃自語著。在他昏過去之前,聽見的那聲吶喊……

  那是安東尼奧吧?沈痛的讓他即使到現在想起來也還是會心痛的聲音……

  他離開,那麼安東尼奧呢?
  是不是一個人吃著點心?
  是不是一個人看著那些東西?
  是不是一個人在諾大的蕃茄園中漫步?

  「羅維諾?羅維諾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少年看著突然哭起來的羅維諾,訝異的問。
  但羅維諾只是不斷的搖頭,將自己縮成一團。
  他們在旅館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少年租了馬匹,帶著羅維諾往他父母的家前進。
  那是一棟很普通的小屋,綠色的屋頂、藍色的門,窗台上有小小的盆栽,屋外有一圈小花圃。門前,一名婦人坐在搖椅上,她的手上拿著棒針,腳邊的橄欖綠色毛線團一點一點的抽動著。一名男性從門內走出,拿起披肩給婦人披上。
  父親、母親……
  羅維諾看著他們,一時之間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然後,在他依舊這麼站著的時候,一名和他長得極為相像、年幼的少年跑向兩人。

  「ve~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菲利。」
  「今天收穫怎麼樣啊?菲利奇亞諾。」

  三人之間的氣氛非常溫馨,被叫作菲利奇亞諾的少年笑嘻嘻的在兩人的頰上一吻,然後他們一同進入屋中。
  「羅維諾,那就是你的父母……還有小你五歲的弟弟。」少年說「你……不過去嗎?」
  「弟弟……嗎……」
  羅維諾看著,一直看著,直到屋中傳來了歡笑,他毅然決然的轉頭,跨上馬。

  「羅、羅維諾!?」
  「菲利奇亞諾會陪著他們,這個世界裡……並不適合我。」羅維諾說,看著他:「但是……那個混帳的世界裡,沒有另一個人陪著他啊……」
  「他會一個人吃點心、一個人午睡、一個人做任何事情……」羅維諾擦乾了眼淚,握緊韁繩「我應該,是屬於那裡的!」
  所以,他要回到那片蕃茄園。


  安東尼奧靜靜的坐在床沿,看著空無一人、有些凌亂的房間。夏日主宰回到他的庭園,太陽不再落下的日子再次展開,但是他卻覺得好冷好黑暗。
  羅維諾掉下去的瞬間他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他只知道他想要救他!驅使著蕃茄接住他後,那名少年隨即帶著他離去。
  可他看得分明,羅維諾是自己踏上窗台的。

  「羅維諾……」十五顆蕃茄、十五年。
  已經十五年了嗎?這麼快……那小小的孩子,已經長成了少年。

  安東尼奧閉上眼睛,嘆了一聲好長好長的氣,低下頭。


  羅維諾跳下馬,在塔下找到了門,衝進那黑暗、且一層又一層的向上迴旋樓梯上。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耳中只聽見自己的喘氣聲、心跳、還有腳步聲。
  終於,他看到那扇門。

  他想也不想的、推開那扇木門!

  羅維諾喘著,一首按著門框、看著安東尼奧,而安東尼奧也轉過頭,看著他。

  「羅、羅維諾……」
  「混……呼……」大大的深呼吸,羅維諾直起身子:「『大混蛋───!!!』」
  「嗚哇羅維諾你的嗓門還真大……」安東尼奧站起身,訝異的看著他:「為什麼會……」
  「混帳!大混帳!」羅維諾只顧著對著他大喊:「竟然讓我跑這麼久的路和樓梯!你這個混蛋!畜生!」

  「既然擄走我,就不要把我放開啊!你這大笨蛋!」
  「噗……呀,安東尼奧也有被罵笨蛋的時候啊。」西邊的窗子悠悠傳來這麼一句。
  「羅維諾……羅維諾!」安東尼奧衝上前,差點被腳下的玩具絆倒。他抱住在門邊的羅維諾「俺也不想放手……但是俺當初的約定只有十五年,所以俺……」

  一開始只是為了懲罰那個偷摘蕃茄的男人,如果他乖乖的把孩子送來,他也不會真的留下孩子;後來是為了讓那說謊的男人知道錯,所以他在得知羅維諾就是當初約定的物件之時擄走了他。但沒有想到的是,他真的喜歡著這個孩子,逐漸害怕起十五年後的到來,所以他把羅維諾看管得很緊,而不得以要出去之時,就將他鎖在塔上。
  「笨蛋!如果你敢放開我,我絕對會揍死你!畜生!」
  「俺絕對不會再放開你,我的小蕃茄。」安東尼奧說著。

  西方的窗子傳來的輕笑聲在安東尼奧一個彈指下,窗戶關起隔絕聲音。


  羅維諾再次回到了夏日主宰的蕃茄園,他們一起吃點心、一起在蕃茄園裡採收、漫遊,在草原上奔跑,然後在夏日主宰出門的日子裡,待在塔上等帶著他回來。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530-8bcca5ea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