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血之香氣30

血之香氣


  無關自身意志,他跪下了。面向著兩個王子的方向,他幾乎是在聽見那聲『跪下』的同時就無法自主的雙膝軟下,等到回過神自己已經對著高傲冷睨著他羅維諾和微笑的菲利奇亞諾行了標準的跪禮。 Read More



  大廳中安靜無聲,所有人都看著他,臉上的沒有一絲表情。

  「這是我的『直系』。」菲利奇亞諾在此時開口,掛著淡淡的微笑溫軟的說:「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見他如同見我。」

  提到拜爾修米特這個姓氏之時,血族群眾中終於有了一絲騷動,不過很快的就平息了──在基爾伯特突然加強的威壓之下。

  菲利奇亞諾對著他微微的抬手,他意外的發現自己能夠明白菲利的意思。他站起,然後來到菲利奇亞諾身邊。

  「在宣佈開始之前,依照慣例──」羅維諾連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的說完之後站在前頭的安東尼奧拍了兩下手,從左方走出一群血僕。

  血僕們推著一張有輪子的床出來,上頭躺著的少女全身赤裸,四肢被綁死在床的四角,嘴上塞了什麼而讓她無法發出聲音。血僕們把少女推到正中央,然後安靜的、就像出來時一樣的離去。



  「血祭。」菲利奇亞諾低聲告訴路德維希兩個字,和羅維諾的嗓音重合:「用處女的鮮血作為開頭。」

  路德維希早已聞到濃濃的血香,雖然比不上身邊菲利奇亞諾的,但卻也讓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法蘭西斯上前,和安東尼奧一同處理血祭的事情,亞瑟和基爾伯特斜靠在身邊的階梯扶手上,一方面看著一方面壓制某些特別騷動的血族。

  過程真的讓路德維希有點心驚、有點難以忍受,活生生的放血看著那少女從驚恐的臉色到最後死心、然後眼神失去焦點,最後失去光芒,然後被血僕推走。他覺得很殘忍,可是一旁的血族們卻顯得相當興奮,當少女的鮮血從傷口流出的瞬間,他自己也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激動。

  食慾。

  「還可以嗎?」趁著大家分食的時候,菲利奇亞諾悄悄問了他。

  「沒、沒問題。」忍住自己的欲望,路德維希勉強的回答。

  「我分你一點。」菲利奇亞諾倒是很清楚對方的狀況,這麼說著對他點點頭。安東尼奧拿來羅維諾和菲利奇亞諾的份時,菲利自己喝了一口,其他全給了他。

  「這樣可以嗎?」

  「當然。」

  「菲利不要太寵那個混帳。」羅維諾大概是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不太開心的差了一句話。

  「哥哥還不是很寵安東尼奧哥哥。」菲利奇亞諾回「我知道喔,安東尼奧哥哥身上有哥哥的味道。」

  「──混帳弟弟!」羅維諾滿臉通紅,惡狠狠的罵。

  「哥哥討厭鬼!」不愧是多年兄弟,菲利完全不害怕他家哥哥張牙舞爪。

  「好了好了兩個都不要吵架嘛!」安東尼奧趕忙勸架。



  宴會最終算是平安結束,接下來的重點就是找出他自己的能力,並且得到所謂的『封號』。

  高等的血族貴族擁有著由王族給予的稱號,像四使者都有著相符合自己能力的稱號。路德維希想著,到底自己擁有的能力是什麼呢?血族的能力千變萬化,比起鍊金術來多的更多,至少鍊金術就沒有類似歌姬那樣的能力。

  「有沒有能力的血族過嗎?」在訓練之中休息時,他有些擔心的問了來陪伴的菲利奇亞諾。

  「VE……也、也是有啦……」菲利奇亞諾的笑容有點凝滯,他遲疑了一陣:「但……嗯,高階的血族應該是不會這樣,你不要太擔心……」

  「就是說也是有吧?」

  「VE……」菲利奇亞諾拍拍他:「你放心你不會這樣的路德……」

  「沒事,繼續吧。」甩甩頭,路德維希自己打起精神,說。

  「嗯!」



  「沒問題嗎?他。」單手支起下顎,靠在窗邊看著菲利奇亞諾和路德維希的亞瑟問。身邊基爾伯特手上托著一碟小餅乾,跟著望過去。

  「本大爺的弟弟絕對沒問題!」

  「但他之前是鍊金術師。」亞瑟說:「鍊金術師和血族的向性最差。」

  「但如果有資質,就會非常強。」

  「……你相信他有這個資質?」

  「他一定有。」基爾伯特肯定的回答,放下手上的餅乾:「王族直系的血有多強難道你還懷疑嗎?」

  「……我沒有懷疑,只是……」亞瑟有點神色複雜的回答:「算了,希望他真的有吧。」

  兩人之間有了一陣靜默。



  一種似乎被間刺刺上背脊的感覺竄進眾人心中,亞瑟和基爾伯特同時反應過來,一下消失在原地,速度快的根本看不見。

  即將進入深夜的夜堡周遭圍繞的寧靜被打破,一種突然緊繃起來的氣氛讓每個在夜堡中的血族都感覺到了。他們紛紛來到大廳,看到早已待在那邊的四使者。

  安東尼奧、基爾伯特、法蘭西斯和亞瑟四人站在最前頭,看著對開的大門方向,臉色凝重。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先是聽見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之後濃厚的血香湧進每個人的鼻翼中。

  帶著金屬臭味、惡臭噁心、血族最憎恨的鍊金術師之血。

  亞瑟在瞬間辨認出這股血的來源,一下子衝了出去。



  「亞瑟!」基爾伯特跟著在後頭追上,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互看一眼,前者迅速的轉身開始指揮所有在場的血族進入備戰狀態,後者則是神色陰鬱,腳步極快的準備回到兩位王子身邊。

  血族不能沒有王,否則……



  「安東尼奧!」

  安東尼奧走沒有幾步就停住,他要去找的對象之一正踏出二樓空中走廊的拱門,向他奔來。

  「怎麼了?」

  羅維諾從高高的二樓上翻下來,被他接住後緊緊的抓著他的衣領。

  「夜堡的警戒機制啟動了,我關不掉、我和菲利都沒有辦法關掉!」

  「什麼……!?」安東尼奧一瞬間也懵住。





  越過夜堡重重大門,亞瑟剛剛踏出最後一扇門的門檻,一個黑影就往他這邊飛過。

  「──阿爾!」原本想要閃躲的動作在看清是什麼的時候硬生生的停下來,亞瑟接住阿爾弗雷德,被帶的往後倒。

  「亞瑟!」跟在後頭的基爾伯特拉他一把,三個人撞成一團有些狼狽。

  阿爾弗雷德身上滿是鮮血,不過很快他就沒事人一樣的站起來:「亞瑟你快回去!」

  「什……」

  「這個傢伙……根本是怪物!」一伸手把亞瑟擋在身後,染上血的鍊金術師大衣只一晃,兩把手槍出現在阿爾弗雷德的左右手上:「快去把那個東方人找出來,他很危險!」

  「東方人……王耀!?」亞瑟一怔,阿爾弗雷德已經雙手手槍連發,砰砰砰的槍聲把夜晚森林給驚擾的騷動不斷。

  「他怎麼了!?你面對的敵人是誰!?」亞瑟回頭一個眼神,基爾伯特了然的轉身往回。

  「他們是一夥的……鍊金術師、五大家族和王城,連血族都在他們的掌控中!」阿爾弗雷德咬牙切齒,射出去的子彈像是撞上了什麼,全數落在地上,陷入土中。

  亞瑟看見黑暗之中有個人緩緩落下,手上是一把亮晃晃的太刀。

  黑色的短髮、黑色的眼睛,身上穿著的是一身東方某個國家的傳統服飾、叫做和服的服飾。人落下,定定的看著他們。

  「你──」

  「深夜打擾實在非常惶恐,但在下必須請這位先生作一趟客。」

  「是請人作客還是請君入甕?閣下手伸到夜堡門口,膽子挺大。」亞瑟冷冷的回。

  對方笑了笑,橫過太刀,用力一揮,刀帶起的氣勁掃過來,阿爾弗雷德和亞瑟連忙閃開。

  氣勁砍在夜堡的大門上,竟然砍出了深深一道溝。

  亞瑟在心中暗暗訝異,這樣的力量已一個人類來說未免太強,這傢伙到底……

  「失禮了,歌姬殿下,還請您不要插手。」又是一刀過來,這次是直指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的正中央,兩人之好分別躲開。

  「你這無禮的傢伙!」亞瑟一落地就展開攻勢,阿爾弗雷德也是,兩人的默契好的讓人訝異。

  「真的非常抱歉,歌姬殿下。」

  刀鋒一轉,一挑,掃過去一片的攻擊讓亞瑟猝不及防,阿爾弗雷德雖然即時支起了泥土做盾也沒得到什麼好結果,兩個人被掃開,亞瑟身上也帶上了血。

  「亞瑟!你流血了!」阿爾弗雷德喊,有些擔憂。高等血族的鮮血聽說對血族有著相當的吸引力,他也曾聽伊凡說過,受傷的高等血族被自己血族同胞分食掉的情況。

  這裡,可是夜堡門口,血族跟據地!

  「沒事。」抹了一下傷處,傷口停止流血,但烏黑的傷痕還是有點怵目驚心。有其他三個使者在他倒是不擔心自己會慘遭不測,眼下的麻煩還是比較大。

  『歌姬』這個能力並不是一個非常適合在戰場上、特別是單獨少數戰鬥時使用的能力,他們四個裡面真正具備強悍戰鬥力的其實是『賢者』和『花匠』。但遺憾的是花匠不能離開夜堡、賢者目前又有其他重要的事。

  「如果,瓊斯先生真的不願意跟在下走一趟,在下不介意邀請歌姬殿下一同前往,我想有歌姬殿下在,『那位』或許也會願意現身。」

  關鍵字的那位引起了亞瑟的注意。

  「東方來的人類,你究竟是誰?有什麼企圖?」亞瑟問,盯著對方那雙黑色的眼睛試圖看穿對方的想法。

  微笑,持刀之人淡淡的開口,亞瑟聽得心驚,這傢伙把他跟阿爾弗雷德打得滿身是傷,卻連氣都不喘一下。

  他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在下,時空旅人,可以稱呼我菊。」留著妹妹頭的東方少年回答:「我們正在尋找某樣東西,即使世界天翻地覆也在所不惜。」
Return
只限管理員閲覽 * by -

Re: No title * by 洢影
> 請問亞細亞一家該不會是最終BOSS吧?
我怎麼可以先告訴你答案呢WWW

等待許可的留言 * by -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2-12-25 * - [ 編輯 ]

Re: No title

> 請問亞細亞一家該不會是最終BOSS吧?
我怎麼可以先告訴你答案呢WWW
2013-09-25 * 洢影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5-03-13 * - [ 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