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短篇、坑 ??? >  每日短打系列點文活動

每日短打系列點文活動

每日短打系列

其實最近陷入了有點沒靈感的階段,因此來開放點文點cp。
請在噗浪此串回應:http://www.plurk.com/p/h5tuiy


每篇我大概不會超過一千字,因為最近時間也不多。
可以給我設定也可以告訴我你想看什麼劇情,當然cp是必要的,已經被點過的cp可以再點。
以下是接受的ACG配對:

A.P.H:全配對向,BL GL 一般 除了英攻與南義攻配對之外其他皆可接受
海賊王:斯艾 魯艾 基羅 其他個人無感情配對。
----
遊戲王:海闇、闇海
神奇寶貝:紅綠
七龍珠:卡貝
魔戒:亞拉
----
瑪奇(玩家)
RO(法系不會是攻)
----

自創類別:自創就沒有CP可點啦,直接點類別,括號內是曾寫過該類別作品,不代表會直接套用
靈異(百神話)
羅曼史
都市女性
奇幻(白翼之風、旅人詩)
網遊(神無之淵、月華霜、你我只在背影相依)
穿越(Thi Terone)
----
可點自創類:
神無之淵
月華霜
百神話
重生傳說
Thi Terone(似乎這個沒人看過?需要重貼嗎?)
----

以上為可以點的文章類別。
點開繼續閱讀則是已寫的文章。

Read More






學園(親子分)

  羅維諾戴著耳機,一面聽著音樂,一面翻閱雜誌。
  安東尼奧站在後一排的書架,藉著身高的優勢看著隔了一排的羅維諾。雖然只是背影,但是百看不厭。當然他也期待有一天可以正面和羅維諾聊天、對望,更甚……
  擁抱他、親吻他。
  是的,他無可救藥的,對這個小他一年的學弟一見鍾情。







點文者:http://www.plurk.com/lucia19921022 (夜央)
Aph學園露普

  基爾伯特站起來的時候,眼角餘光注意到那個站在那邊的人。
  穿著和自己相同的制服,脖子上圍著一條圍巾,軟軟飄飄好像羽毛的頭髮,總是帶著笑容的俄羅斯人。
  無視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哀號呻吟的人,基爾伯特拿起丟在一旁的書包,走到那個俄羅斯同學面前,抬頭看著他:「說出去的話,本大爺會讓你知道有口難言的感覺。」
  俄羅斯人嘴角彎起的弧度很大,軟軟的溫和笑容對著他。
  「怎麼個有口難言法呢?我很想知道耶。」俄羅斯人伸出手,用拇指抹掉了基爾伯特唇邊那抹凝固住的血,狀似親暱的湊近他耳邊:「用你的飛刀狠狠的抹了我嗎?korukorukoru……」
  基爾伯特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把刀架在雪白雪白的長圍巾上,抵著俄羅斯人的喉嚨:「多一個少一個我不介意,學弟。」
  俄羅斯人的微笑更深了,他舉起雙手,讓開。基爾伯特冷冷看他移開,收刀走人。

  「真可愛……」輕笑,伊凡說:「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學長嗎?」





http://www.plurk.com/bba85144馬修and路德(傑洛士)

  馬修覺得亞瑟很沉默。
  這不是說他平日很聒噪,而是現在比起往日沉默了更多。亞瑟還是會微笑著叫他起床、給他準備早餐(黑色司康)、配上紅茶,還是會替他整理衣服、繫上領結之時叮囑他要注意服裝儀容;午茶時間一如往常是一天中最令人期待的一餐,而晚上睡前亞瑟會摸摸他的頭,祝他好夢。
  但是,他就是覺得亞瑟沉默了許多,自從他的兄弟獨立之後。
  那是一種打從心底散發出來的死寂與安靜,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察覺這件事情,他只知道亞瑟傷得很深很深……

  亞瑟睡了,他知道。他下床,沒有拿燭台,摸黑走到亞瑟的房間,輕巧的打開了房門。
  站在亞瑟床邊,藉著微弱月光看著睡著的亞瑟。小時候覺得可以一輩子保護他們的大哥哥現在蒼白瘦小的彷彿床邊故事中沉睡不醒的公主,細緻的臉龐上有著明顯的疲累。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親愛的亞瑟……」他用著非常低的音量說著,俯身在唇上一點「一直都在……」
  他離開之時,沒有發現那雙翡翠一般的綠色眼睛半瞇著,看著他出去、並掩上了房門。







我家的親分 親子分(血香)

  覺醒之後他張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那個漂亮的孩子。
  橄欖綠色的眼睛,白皙的臉孔,精雕細琢的漂亮五官,身上穿著華麗的衣服,手上拿著漂亮的、血一般誘人的紅通果實。
  只一眼他就知道那就是他所要服侍一輩子的主人、也是心中永遠愛慕著、渴望著的人兒。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在此聽候差遣,我的主人。』他單膝下跪,無視一旁亞瑟和基爾伯特的暗示,在王的面前執起年幼的王子的手,親吻手背。

  「安東尼奧,我餓了。」趴在床上懶洋洋的說著的羅維諾翻了個身,移動到床邊,撐起上半身。
  被子滑下到腰際,裸露著的肌膚玉一般的美麗,雖然在肩頸之間佈滿了青紅的吻痕。
  「想吃什麼?義大利麵?海鮮飯?還是……」他放下手上的工作,帶著滿滿的羅維諾形容如同太陽一般燦爛的微笑,走向他的王子、他的主人、他的愛人。





8/29




我家的不憫大爺 露普(血香)

  躺在床上喘息,還沒有從剛剛結束的激烈性愛中回復,那個體溫比自己高上許多的人又欺了上來。
  「幹甚麼給本大爺下去啦!」一手按在額上,另一隻手豪不客氣的巴在對方的臉上,把人推開。
  「基爾好過份喔,把人家吸乾了就推開丟一邊。」被推開的男人沒有生氣,用著委屈的聲音說,但是紫色的眼睛卻滿滿都是戲謔。
  「閉嘴,我才沒有把你吸乾,是你硬想把我榨乾吧你這可惡的北極熊。」翻身坐起,基爾伯特沒好氣的瞪了那個還趴在床上對他微笑的鍊金術師:「還有我都說了鍊金術師的血超噁心我才不要!」
  「可是基爾不吸血會變得很虛弱啊,你前幾天才跟大議會的人打過一架對吧?」伊凡爬起來,從後頭還抱住基爾伯特瘦卻精實的身體「基爾要是受傷了我會難過的,所以還是喝了我的血吧?」
  「……到底是誰害得我只能喝你那種難喝的血啊!」懶得再次推開對方,基爾伯特乾脆的靠上了身後的人肉靠背,回。
  「可是我不想看到基爾吸別人的血嘛!」在對方的耳邊輕蹭,伊凡說:「只要看到基爾覆在別人身上,我就想殺了那個人呢。」







貘修 法加(血香)


  他潛進的時候,那盞小燈下的人還在振筆疾書。他只是安靜的走到一旁舒適的沙發椅邊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茶。帶著玫瑰香味的花茶在房間內飄散開了,寫字的人只是略停了停,然後沾了沾墨水繼續書寫。
  他們都安靜著,直到大中敲響了三聲,鵝毛筆終於停止移動,並且主人放下。
  「你來了……」
  「晚安,小馬修。」法蘭西斯露出一貫的微笑,手上端著茶杯的動作優雅:「或者,國王陛下。」
  「獨處的時候就免了那些繁瑣的稱呼吧法蘭西斯先生。」馬修笑,在法蘭西斯看來一直都是跟那時候一樣的笑容。
  單純因為看見他而開心的笑容,即使馬修早已經不是那個與世無爭、被遺忘的二王子。
  「還不休息嗎?」法蘭西斯放下手上的茶杯,站起來走向馬修:「明天又是一早就要起床吧?」
  「是,不過沒關係的。」馬修回答,伸出了手撫上法蘭西斯的臉頰,最後停在唇上:「沒關係。」
  法蘭西斯握住他的手,輕吻,之後將他擁入懷中。
  「陛下,在傷口好之前,我不會在吸您的血。」他在他的耳邊說著:「睡吧……」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