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Schönen Puppen 露普 01

Schönen Puppen露普




  『這個時候,就要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
  『好孩子,這是你弟。』
  『你還這麼小啊……但是我卻已經老了……』
  『你要好好的……照顧你弟弟。』


  在黑暗中驚醒,大床上只有自己。已經忘記剛剛夢到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那好像是很久前的事情。
  老爹說著:要好好的照顧弟弟。
  啊啊……對了,是那時候的事情。
  「VE……」
  「啊啊……吵醒你了嗎?」苦笑著摸摸躺在旁邊的菲利奇亞諾,路德維希不在的時候,這孩子如果不是去暫住安東尼奧家,就是黏在自己身邊。
  「路德那小子到底這次要出差幾天啊……真是煩死人了。」
  「VE……」
  「好啦,你快睡吧,本大爺去找個宵夜好了。」
  安撫小小的人兒,基爾伯特跳下床,打著呵欠往廚房走去。

  『基爾,這是你弟弟,他叫路德維希。』
  『基爾,帶你弟弟出去玩吧。』
  『基爾……我不能陪著你一輩子,你要好好的照顧弟弟。』
  『基爾……我親愛的孩子,真希望你能活下去。』

  一口飲盡整罐啤酒,基爾伯特有些失神,看著漆黑的窗外,喃喃自語。
  「老爹……」


  阿爾弗雷德搬來之後,菲利奇亞諾多了一個嗜好──到院子的籬笆邊和隔壁家的亞瑟一起喝下午茶。為了這件事情,路德維希和阿爾弗雷德商議,決定給自家的院子開個小門,讓兩方可以方便往來。
  小菲利喜歡美食,所以他也很樂意和隔壁家的一起共進午茶。當然這只限於隔壁家的亞瑟不會拿出焦黑的不明物體之時。
  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娃娃做菜可以做出這麼不夢幻的東西,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不只是他連小亞瑟的主人阿爾都嚇傻了,但是在亞瑟期盼的眼神下他的主人阿爾還是毅然決然的壯烈吃下。
  阿門,你會上天堂的。

  基爾伯特依照慣例替菲利奇亞諾把他的下午茶點心推到院子時,卻意外的看見兩個娃娃躲在角落,亞瑟手上拿著樹枝,凶狠的看著前面那個大熱天卻還帶著圍巾、和自己有著相似髮色的人。
  「啊,有人在嘛。」男人轉過身,雖然是微笑著,但卻讓基爾伯特感到發毛。不常見的紫色眼睛雖然瞇成彎月狀,眼裡歲然滿是笑意可還是讓人害怕。
  「你──有什麼事情嗎?」大熱天的自己都冒起了冷汗,基爾伯特鼓起膽子詢問,兩個娃娃立刻跑到他身邊,一邊一個躲起來。
  「你好喔,我是新搬來的,我叫伊凡。」男人伸出手,基爾伯特看著那隻手,猶豫著是不是要伸出手去。
  但對方不等他思考,伸出的手強行握住他的手:「請多指教囉。」

  伊凡的家在他家斜對面,有著一個玻璃的花房,前幾天才蓋好的今天就搬來嗎……
  「VE……」菲利奇亞諾拉著他的褲管,擔憂的抬頭看他。
  「沒事,別怕喔。」他蹲下,摸摸菲利奇亞諾的頭,拍拍一邊亞瑟的肩膀:「要小心陌生人啊,他怎麼進來的?」
  菲利奇亞諾跑到籬笆邊,做出了翻越的動作。
  「……真是個危險人物……小亞瑟你可要跟你家阿爾說一聲,讓他小心那個圍巾怪人……」基爾伯特決定把亞瑟送回家,然後牽著自家菲利奇亞諾,慢慢的從後門進入家中。

  但之後遇見那個人時,對方只是禮貌的微微一笑,之後各走各的。基爾伯特開始想或許那天那個人只是好奇,小菲利和小亞瑟這麼可愛,有人因為這樣失禮的冒犯其實也還在可以原諒的範圍……
  是自己多心了吧?嗯!一定是的。
  「啊小菲利,那個不可以吃。」他想著事情的時候,旁邊的菲利奇亞諾踩著小板凳,爬到桌邊試圖拿走桌上的烤香腸「不行,你吃了會壞掉喔。」
  「VE……」
  「真是的……你怎麼搞的呢?」拿出放在罐子裡的卷心酥,遞給一臉委屈的菲利奇亞諾:「最近好像很喜歡嘗試這些你不能吃的東西?」
  「VE……VEEE……」
  「不行喔,那不是這麼好玩的事情。」基爾伯特揉揉菲利奇亞諾的頭,「長大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每個長大的人都想著回到小時候呢。」
  「VE?」
  「好啦,去客廳看看,安東尼奧那傢伙應該要帶著你哥來了吧?」
  「VE──」菲利奇亞諾跳下板凳,抓著手上的卷心酥一蹦一跳的跑向客廳,他跟在後面慢慢走出去。
  門鈴適時的響起,安東尼奧爽朗的聲音在門鈴之後喊著:「小鳥大爺、小菲利,俺們來囉。」
  菲利奇亞諾踮起腳,打開門鎖,站在門外的男人正把手上的小羅維諾放下來,和菲利奇亞諾幾乎一模一樣的少年娃娃還沒站穩就被撲上去的菲利奇亞諾抱住。
  「VE~~」
  「唔……」
  「啊哈哈,真是可愛。」
  「喂安東尼奧別在我家門口露出這種表情啦,還有給我把相機收起來,你還嫌拍不夠多啊!」基爾伯特無奈的看著安東尼奧,後者一臉像快上天堂一般的傻傻笑著。
  「沒辦法啊誰叫小羅維諾和菲利奇亞諾這麼可愛呢?」
  「……你沒救了你這正太控。」

  「哇,好可愛小朋友。」
  一句話突兀的插入,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下意識的轉頭看向出聲者,後者疑惑的看著沒見過的人,基爾伯特卻只感覺,第一次見到對方時的那種恐怖感又出現了。
  「你、你來有什麼事情?」基爾伯特勉強的鎮定下來,問。菲利奇亞諾抓著他的哥哥、小羅維諾一把抱住安東尼奧的腿躲起來,兩個娃娃都瑟瑟發抖。
  這傢伙……是娃娃們會討厭的類型啊。
  「啊,其實是有些問題想請教你。」男人一貫微笑不變,只是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頭:「那個,這其中一個是你家的娃娃吧?其實我家也有兩個喔。」
  真是讓人意外,這男人……?
  「其實是家母買的,但……家母過世之後,兩個娃娃就歸我所有;最近娃娃出了些問題,我很擔心呢,想起你家也有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這、這樣嗎……?」
  「欸?那怎麼不帶去店裡給店主人看看呢?」安東尼奧安撫著小羅維諾,輕輕摸著他的頭:「不知道的話俺可以帶你去喔。」
  「我帶她們去看過了喔,主人說她只是──比較孤單,大概是需要朋友吧?」男人聳肩,回答:「看到這裡有好多娃娃我很開心呢,可不可以邀請你們一起開個茶會呢?」
  「這樣啊,那的確有點糟糕呢,不過俺正要出國,這件事情俺恐怕沒辦法參加了。」安東尼奧有些遺憾的回答,看向基爾伯特。
  「那,你呢?拜爾修米特先生?」
  「我……」基爾伯特有些掙扎,孤獨寂寞的娃娃會死,這件事情他再清楚不過,失去了原主的娃娃很少有能活下來的,那是這男人的母親的遺物吧?若是消逝……
  「我──考慮看看……」
  「那,請務必給我一個好消息喔。」男人微笑,微微點頭,然後離去。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588-7639c565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