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夢改編--亡國夢(親子分、伊兄弟、獨伊)

亡國夢

這是我夢到的情境改編WWWWWW
竟然可以做這樣的夢我表示感到愉快~

親子分 伊兄弟


  『二王子的學習成績比起大王子的好太多了。』
  『二王子的個性也比大王子好……』
  『如果將來王位能傳給二王子就好了……』





  ──啊啊……我都聽到了……──




  這是一個遠在不知何方的王國,他們的國王已經失蹤好一陣子,現在由兩名即將成年的王子一同治理這個國家。國家不大,王國的重心在泥濘沼澤之中天堂小島,居民都擅長商業,整個國家因為商業而富裕,人民生活相當安樂。
  即使王子們感情不錯,但是即將成年的他們其中之一必定成為國王,而另一位則成為親王,不再具有管理政事的權利。
  隨著兩位王子的生日接近,支持者們的鬥爭也越來越激烈。

  「哥、哥~生日那天送我禮物吧?我也會送你喔。」翹著腳趴在床上、少年看著窩在扶手椅上看書的、和他相似的另一名少年。
  「不要,你回去睡覺,囉唆。」
  「不要嘛──哥哥送我禮物啦!我要哥哥親手做的。」
  「都說不要了菲利奇亞諾,你皮在癢嗎?」
  「VE~哥哥又要打我──」
  「你再不閉嘴我真的打你了混帳。」
  「嗚嗚……」
  安靜一陣子,躺在床上的菲利奇亞諾翻身,抱著枕頭:「VE哥哥,無論誰當上國王,都沒關係對不對?」
  「……」
  「哥哥,如果我當上國王,我一定要把王國推展到全世界,這是爺爺的夢想。」
  「嗯。」
  「哥哥,如果是你呢?」
  「……安內。」放下手上的書,羅維諾熄掉桌上的小燈:「誰會當上國王交給議會那群混帳,你給我滾一邊睡覺。」
  「……哥哥,我想當國王。」黑暗中,側趴在身邊的菲利奇亞諾這麼對著羅維諾說:「你知道,我可以的。」
  「……睡吧。」

  嗯,我知道啊……
  羅維諾在黑暗中看著天花板,許久。
  我知道……


  「哥哥我不要──」
  看著尖叫被推下去的菲利奇亞諾,羅維諾確信下面的人會接住他們的王子,也是僅剩的、唯一的王國繼承人。
  國璽、信物、兵符……全部都包在裡面交給他了吧?
  「羅維哥……追兵來了!」跌跌撞撞跑過來的小薩丁喊,不再注意底下的人與呼喚,轉身和奔過來的小薩丁一同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穿上這個、逃走,能逃多遠逃多遠!但如果被那群混帳海賊抓到……」手忙腳亂的幫著小薩丁穿上菲利奇亞諾的衣服,手顫抖著。
  「我知道,就死,我才不會供出二王子的事情勒。」
  「嗯……現在,跑吧。」
  「羅維哥,別被抓!」
  看著小薩丁跑開,羅維諾知道自己還不能走。

  嘿,菲利奇亞諾,你如願了,這是我送給你這蠢弟弟、最後的生日禮物。
  生日快樂。
  還有……你的確更適合成為國王,民心所願。



  「把那個小鬼帶上來,讓他們認認。」吆喝著的聲音傳進耳中有些模糊,羅維諾覺得身體快散架了,身上到處都在痛,沒有經過處理的傷口似乎發炎了,他覺得自己頭重腳輕、連想要講話都很難。
  「──羅維哥!你們把羅維哥怎麼了你們這些混帳!」
  好像是小薩丁的聲音……羅維諾試著抬頭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
  一隻手直接的扯起了羅維諾的額髮,強迫他抬頭:「看清楚,那是誰?是不是菲利奇亞諾?」
  「不要欺負羅維哥!快放開他!」
  菲利……菲利奇亞諾……

  「他……是……菲利……別傷害……我弟弟……」
  支撐著羅維諾身體的力量一下子全部撤走,入侵者們的歡呼與叫囂一下子喧鬧的讓他聽不見其他的聲音,地面的堅硬和冰冷勉強留住了意識,他感覺到小薩丁在他身邊抱著他、在爭執著什麼,然後他被拉開、再之後……

  被暗紅如同血一般的顏色包覆著的男人,走向他。


  「哥哥……哥哥……」
  抱著忙亂中被塞進懷裡的東西,菲利奇亞諾趴伏捲縮在小船上啜泣,披上了一層黑色的布,在大雨之中看起來就跟汪洋合而為一。
  誰都沒想到原本只不過是看不上眼的海盜,竟然會輕易的就洗劫了全國,甚至闖進王宮。為什麼大臣們會說沒事?為什麼大臣們給予的都是捷報?
  為什麼最後,竟然是哥哥留下來?
  「你沒事吧?」
  「嗚嗚……」
  「你哥他……是個好哥哥。」輕輕拍著此刻看起來脆弱異常的菲利奇亞諾,路德維希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王國還有你,你們的國家還在。」
  「哥哥……」布包裡面的東西他知道那是什麼,哥哥把什麼都給他了,自己留在那裡,和那些沒有人性的殘酷海盜周旋。
  誰都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有生存的機會。
  「是誰……是誰通知你們來救援的?」抱緊了懷中的東西,菲利奇亞諾問:「大臣……大臣們都說,我們會贏、我們比海盜強很多很多……」
  路德維希嘆氣,從懷中拿出了一封信。
  「三天前,快馬加鞭的那普雷……你知道吧?你哥的親信,帶著這封信和另一份國書……他說你一定會簽名的,請求我們幫助。」
  菲利奇亞諾抬頭,搶過路德維希手上的信:蠟封是羅維諾的名字,拆開,裡頭也是羅維諾的親筆字跡。

  『蠢弟弟,生日快樂,還有我替你先許諾混帳馬鈴薯國只要能夠救你,會給他們十萬金幣作為報酬,他們會幫你復國。復國之後,我們對他們開放關稅方面的協定,該怎麼做你知道的,混帳。』

  路德維希看著痛哭失聲的菲利奇亞諾,只能繼續拍著他的背。
  「你們……會幫助我復國對吧?」還在哽咽,但卻已經不再哭泣,菲利奇亞諾抱著已經被淚水、雨水弄糊的信件,坐直身體,問。
  「理論上是會的。」路德維希回答。
  「……幫助我復國,我許諾你們國家可以無須關稅與我國進行交易。我允許你們已半價與我國購買船艦──」菲利奇亞諾看著路德維希,後者覺得他好像被一匹狼盯上、一時有些發毛。

  「作為交換,我要滅了那群海盜,如果我哥已死,我就要那些海賊、那些叛國大臣、他們的親眷所有人,全部為我哥陪葬!」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589-6972cc03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