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Monster 05(親子分)

Monster 5



  「這是我們的實驗室,安東尼奧。」哲爾曼帶著安東尼奧在這個佔地龐大的實驗室裡走動:「目前進行中的項目有『Monster血緣考據』、『Monster基因研究』和『Monster化』。」
  安東尼奧的手機顯示著錄音中,他認真的聽著哲爾曼講解,並且把應該紀錄的事情收進筆記本中。

  哲爾曼看他一眼,視線落在安東尼奧的筆記本上:「是基因研究,不是血緣研究。」
  「啊抱歉。」連忙把文字更正,安東尼奧不好意思的傻笑,然後繼續跟著哲爾曼往前走。
  「一般來說我們不太會去接觸到Monster,有什麼需要通常我們會直接跟醫師團隊要求,血清、血液樣本和一些病原體抽取都是由他們提供。」哲爾曼說著,指著一個穿著白袍的少年:「那一位是前陣子才調派過來的醫師,雖然年紀比你還輕,不過不要小看他,他已經是這裡的一個小隊指揮者了。」
  安東尼奧看向那個哲爾曼所說的少年,少年有一頭金色的短髮,稍嫌凌亂,帶著半框眼鏡,天藍色的眼睛正專注於電腦螢幕。
  哲爾曼帶著安東尼奧往少年走去,敲敲桌面,將少年的注意力從螢幕中轉移到他們身上。
  「瓊斯醫師,這是今天加入我的研究室的研究員,」哲爾曼指著安東尼奧,說。
  安東尼奧連忙對少年點點頭,自我介紹:「俺是安東尼奧.費爾南德茲.卡里埃多,研究項目是──」
  「阿爾弗雷德.F.瓊斯,我對你的研究項目沒有興趣,但你最好給我小心點對待這些患者。」少年懶洋洋的站起,歪著頭,三七步站著看向安東尼奧,先聲奪人:「我討厭那些不把患者當人看待的傢伙,你不要忘記你的檢體和樣本都在我手上握著。」
  這串話說的安東尼奧一瞬間不知道該接著繼續介紹自己,還是先跟瓊斯表明他不是那樣的人。
  『這位先生真是不討人喜歡。』安東尼奧對阿爾弗雷德的第一印象真不怎麼好,他收起帶著的笑容,看著阿爾弗雷德。後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拿下眼鏡用白袍下擺擦了下,戴回去。
  「咳,瓊斯先生,其他人怎麼樣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保證在我的實驗室,沒有人會對患者亂來。」哲爾曼不慍不火的回應:「還有,我對安東尼奧寄予厚望,希望他能順利過關。」
  阿爾弗雷德嘲諷似的笑了笑,重新回去打他的電腦不再多作表示。

  「瓊斯先生只是比較為Monster們著想,他沒別的意思。」哲爾曼說,跟安東尼奧一起回到處理文書的地方,隔著防彈玻璃可以看見實驗室內的情況。
  「是的。」安東尼奧不知道能回答些什麼,只好這麼說。
  哲爾曼坐下,拿起一份文件夾,遞給安東尼奧:「來到這裡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私底下的心思,有像你一樣的,也有追求功名利益的……怪不了任何人,你要調整你的心態。」
  「俺知道,謝謝教授。」安東尼奧接過資料夾,翻開,裡面是跟他研究課題相關的一些資料,有目前在這個分部中各的人的研究課題和正在進行的實驗。
  他試著從之中找到相關的實驗項目,拿起筆來一個個的勾選,並且打開電腦開始調出資料,進行整理。
  資料的數目龐大,安東尼奧看著暗自咋舌,這樣的資料量不整理個三五天是看不完的,看來有得忙了。
  一面順著開始作分類,揀出對他有用處的實驗內容和項目、資訊,安東尼奧在查找到地五十筆的時候,看見一個會吸引他的課題。
  這個研究小組做的研究是Monster的抑制藥劑,這是很常見但也非常重要的課題,但吸引安東尼奧的不是他的內容與目前成果,而是這個研究的實驗體。

  L.V-X13。

  「羅維……」安東尼奧忍不住低聲喊出他心心念念的那個名字。
  L.V或許是很常見的名字縮寫,但是後面的代碼是X13,就他所學、就基爾伯特和亞瑟的說法,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
  羅維諾。
  成為Monster後就失去了他們的姓氏,只剩下縮寫。就像亞瑟,基爾伯特在介紹亞瑟時、亞瑟自我介紹時,都沒有報出姓氏。

  「教授,這個案子……」安東尼奧轉過頭去跟哲爾曼詢問,哲爾曼看了幾眼。
  「嗯,這個進行很久了,不在我這個實驗室。」哲爾曼回答,「那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研究項目。」
  「俺能去見見這位先生嗎?」安東尼奧問。
  「你可以先跟他的助理談談。」哲爾曼回,從桌上拿過一張便條紙,寫上數字:「布拉金斯基也算是這裡挺出名的研究人員,你那個朋友……叫做基爾伯特是吧,也被包含在他的研究項目內。」
  「基爾?」安東尼奧接了便條紙,看著上面的數字:「俺知道了,俺再問問他。謝謝您,教授。」
  哲爾曼在中午的時候離開實驗室,安東尼奧揉揉眼睛,靠在椅背上仰起頭,閉起眼睛。
  和在學校的時候不同,即使在學校時他已經夠努力夠認真,但在這裡的壓迫感使他一刻也不敢休息,推著他想要多看一點、多學一點。

  口袋裡的手機振動,短暫的振動應該是有人傳了簡訊。安東尼奧把配給手機拿出來,看見上面的名字是基爾伯特。
  基爾伯特真的是照三餐在找他的,安東尼奧笑起來,即使很多事情都變了,即使相處的模式也變了,只要情誼不變,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俺們永遠都是惡友,惡友三人組。」安東尼奧低聲說著,說給自己聽。
  羅維諾,你怎麼變,你都還是羅維諾就好……
  安東尼奧是這麼想的,也只能這麼想。
  上課時曾經看過的圖片總是在他腦中不斷的反覆出現,成為Monster的人在早期很少有能夠以人類身份存活超過五年,雖然後期因為治療藥劑得出現,維持人類意識而存活下來的Monster數量增加,但還是有因為藥劑無效而完全變成Monster的人存在……
  羅維諾是什麼樣子,他現在真的不敢去想像。
  安東尼奧只能不斷的不斷的安慰自己,羅維諾還是那樣的,就跟基爾伯特和亞瑟一樣,他們都還是人類,還只是患者。
  羅維諾,還是羅維諾。


  和基爾伯特碰面的時候不出意外亞瑟也在,Monster不能獨自行動,能夠出來外界的Monster必定兩個人為一組,一個負責監督一個。
  搭檔,就是這個意思。
  「你說伊凡啊……」基爾伯特在聽到安東尼奧提起布拉金斯基的時候露出了一臉古怪的表情:「真要說……就是個研究狂嘛。」
  「是個對你很執著的研究狂。」亞瑟很難得的補充了不太重要、屬於私人事務的事情:「安東尼奧,或許你可以跟他討論看看,布拉金斯基先生對於Monster的研究相當深入。」
  「找那種傢伙研究沒個屁用啦!」基爾伯特立刻反駁:「還有亞瑟,你幹麻對於宣揚這種事情這麼熱衷?」
  亞瑟聳肩:「我實話實說而已。」
  「你頭,那我也要跟安東尼奧說你跟阿爾弗雷德──」
  「你閉嘴吧白痴小鳥!」亞瑟一巴掌過去蓋在基爾伯特嘴巴上,兩人鬥起嘴來的場景讓安東尼奧有些訝異。
  看起來,基爾伯特跟亞瑟也不完全的單純搭檔關係,印象中基爾伯特會這樣吵架的,那時候似乎也是只有他和法蘭西斯……
  也好,基爾伯特在這裡不孤單。

  「欸好了,俺餓了啦,趕緊去吃飯吧下午俺還要回實驗室。」安東尼奧想了一圈回神發現眼前的兩人有越演越烈的傾向,連忙制止:「現在去吃那個海鮮飯可以吧?」
  「可以啊,亞瑟呢?」基爾伯特回應,很順口的問身邊的人。
  「我沒什麼意見。」亞瑟回答。
  總算是停下來了。
  安東尼奧鬆口氣,走在兩人後頭,任由他們帶著他前進。
Posted by sakuyaiei on | 0 comments 0 trackback

Leave a reply






只對管理員顯示

Trackbacks

trackbackURL:http://sakuyaiei.blog138.fc2.com/tb.php/600-2a625019
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