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hetaria 短篇 >  小短篇2 伊兄弟/米英

小短篇2 伊兄弟/米英

小短篇
米英/伊兄弟


Read More



  在義.大.利的會議如期舉行的話將長達十天,並不是每天每人都需要參加,但零零總總算算,阿爾弗雷德得待在這裡十天。
  他並不討厭在這裡的日子,這裡的食物還不錯、陽光還不錯、女孩也很漂亮,就是路上的車子行駛路線有點嚇人,這點在他跟亞瑟或是比.利.時小姐出門時特別有感。
  義大利無論男孩女孩在搭訕方面都很大方,他其實真的挺喜歡的,只是前提是不要跟亞瑟搭訕。

  「ve,是美.國和英.國耶!」
  「嘖……煩人的混帳,菲利奇亞諾你的咖啡要倒了。」
  路過路邊的露天咖啡廳,阿爾弗雷德聽見熟稔的呼喊,果然順著聲音看去,地主國義大利兄弟坐在一個小圓桌邊,一人一杯咖啡。
  「唷!義.大.利們!」這句話在其他路人的耳中聽起來並不會這麼像國家的名字,即便他覺得自己就是世界的規矩也很不好直呼義大利兄弟的名字。
  羅維諾和菲利奇亞諾。
  國家之間彼此知道對方的人類姓名,但他們並不會常常使用,特別是在沒有這麼熟稔的對象之上。
  菲利奇亞諾和羅維諾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勉強的接受了阿爾弗雷德的這個稱呼。
  「Ciao英.國。」菲利奇亞諾向著走過來的亞瑟揮揮手,羅維諾則是略微的靠近了他弟弟一些、給阿爾弗雷德和亞瑟讓出位置。
  「我記得你今天有會議的吧?」亞瑟看著菲利奇亞諾問:「怎麼在這裡?」
  「ve……這個嘛……」菲利奇亞諾呵呵傻笑,旁邊的羅維諾默默的轉頭看著他弟弟然後又看了亞瑟一眼,接著一巴掌拍在菲利奇亞諾後腦。
  「哥哥好痛喔……」
  「蠢蛋。」羅維諾瞪了他那個呼痛還掉著眼淚的弟弟一眼,站起來走掉。
  「哥晚上我煮飯,你叫安東尼奧哥哥一起來吃喔!」
  「白痴!」
  羅維諾遠遠的回應菲利奇亞諾的話,攔了計程車離開。
  「羅馬諾他……」阿爾弗雷德剛剛把點單交給亞瑟,沒有特別的去注意前面他們的對話,對於羅維諾突然的離開感到疑惑。
  「哥哥開會去了。」菲利奇亞諾微笑,喝了一口他手上的卡布其諾。
  「這樣沒問題嗎?」阿爾弗雷德問,他其實很早就發現有時候出現在會議中的人並不是北義.大.利,這兩兄弟太過相像以至於只要他們刻意去做幾乎沒有人能分辨出來誰是誰。
  就像他跟馬修一樣。
  「ve……怎麼會有問題呢?那是我哥啊。」菲利奇亞諾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單手屈起手指撐在臉頰下:「放心好了,我哥啊,只要我要求,他可以連西.班.牙都捨棄喔。」
  這句話出現的實在太驚悚,以至於連亞瑟都抬頭看了菲利奇亞諾一眼。
  「……你認真的?」
  「阿爾。」亞瑟拉了他的衣袖一把,意圖制止他問話,但並沒有成功。
  菲利奇亞諾笑著看他們兩個的互動,非常溫柔友善的對走過來的女侍道謝,將餅乾從女侍手中拿走,放在桌面上。
  「當然是開玩笑的嘛ve──還好我哥現在不在,不然他一定會揍死我!」
  誇張的肢體語言、傻笑著的表情,阿爾弗雷德突然發覺這個義.大.利也真的是不太好惹的傢伙,和他哥哥羅維諾不愧是兄弟。
  「不過哥哥待會還是會揍我的……因為今天跟路德開會啊。」菲利奇亞諾趴在桌面,好像有點苦惱的說:「希望安東尼奧哥哥能夠瞭解我請他吃飯的用意,至少他在的話哥哥不會很用力的揍我。」
  阿爾弗雷德和亞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個話題,所以他們保持沉默。
  等到他們兩的茶點都上來後,菲利奇亞諾已經喝完他手上那杯卡布其諾,並且在桌上留下了足夠的金額:「VE……因為我是地主國所以請你們喔,那麼我先走啦!」
  「你要去哪?」阿爾弗雷德邊問邊看了手錶:四點了,但還不到義.大.利人吃晚餐的時候。
  「買點東西,剛剛說過了晚上我做飯。把我哥叫去開會的代價可不小呢……」雖然看著是苦笑,但阿爾弗雷德可以從菲利奇亞諾的語氣裡聽出愉悅,菲利奇亞諾並不是真的覺得困擾。
  相反的,阿爾弗雷德覺得他很享受這樣的日子。

  「真搞不懂義.大.利兄弟在想什麼。」阿爾弗雷德說。
  「有那樣的哥哥的話,我想每個人都會想這麼做吧……」亞瑟看著他的紅茶,說。
  「蛤?」
  「──如果我哥也可以,無論哪個哥哥,願意替我開會然後我只需要煮一頓飯報答他完全不會想要奪權或是怎麼意圖的替我開會,我也會喜歡這麼做。」亞瑟說,這是他這幾天來說的最長的一句話。
  「喔不,別做飯,真的,亞瑟。」
  「閉嘴,你這笨蛋!」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