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色天空幸福論

即使只有一絲光芒,我們仍不會放棄希望

TOP >  同人創作文章 TOV FY SKIT >  TOV FY Skit19 (前傳完結)

TOV FY Skit19 (前傳完結)

TOV FY

Skit19 (前傳完結)

  尤利從懸崖上落下的時候,弗連清楚的看見了。
Read More

  弗連就站在山頭,他看著尤利在下方,一整群的黑衣人圍著他,拉皮特負傷倒地,而一個躲的遠遠的、下町的孩子站不住的跪坐在地上。
  無路可逃的尤利渾身是傷,那條最後由他包紮傷口的手臂已經抬不起來,軟攤的垂著。
  「尤利!」弗連戰在山頭上喊,尤利抬頭,在兩人四目相接的時候,弗連看見尤利笑了。
  尤利講了些什麼他不知道,索迪亞連忙帶著其他隊員往下頭去,凜凜明星的莉塔拉著弗連一起使用那台怪異的飛空機器,直接從山頭落到懸崖邊。
  弗連和尤利隔著那些黑衣人相望,弗連終於可以聽到尤利說什麼了。

  「來的真適時。」尤利語氣還是輕鬆的,明明深受重傷卻還是笑得那樣淡然自若。
  「你這個笨蛋我待會再好好教訓你。」弗連沒好氣的回應。

  兩方混戰,開始打起來的時候,弗連記得那時候尤利還勉強能夠應付那些人,他還想著要趕緊過去支援。
  地上最強的黑獅子即使受傷了還是不可小覷,這讓弗連稍稍放下心。

  當敵人逐漸變少,他和尤利也在靠近的時候,他聽見了拉皮特發出淒厲的慘叫。
  那聲慘叫太過淒厲尖銳,以至於所有人的戰鬥都停滯住。他轉過頭去,看見那個跪倒在地的下町的孩子,狠狠的撞上尤利,把尤利推下懸崖。
  「尤利──!」
  他顧不了其他的,用盾撞開了最後一個擋路的人,懸崖邊正好看見尤利驚愕的臉龐因為落下而急速縮小,最後沒入淘淘海浪中。
  那個過程太短以至於他甚至來不及去反應要跳下去還是怎麼樣,之後拉皮特的哀號在他聽來都好像不太真實。
  「尤利!尤利!」解決了手邊敵人的莉塔也衝過來趴在懸崖邊喊,但是下方除了不斷拍上岩壁的浪花之外,什麼也看不見。
  夜晚的海,詭局恐怖。
  夜晚的這片海,吞噬了尤利,吞噬了大家的大哥,也吞噬了弗連的心。

  後面他還是繼續收尾,把這些黑衣人處刑把那些幕後的貴族揪出來處刑把那個下町的孩子放回去。
  雖然當他看著那孩子的時候,很想一劍殺了他。
  艾絲蒂兒說那個孩子受了別人的誤導,認為是尤利害得他的父母必須離家千里去作貴族的奴隸,所以才會答應那些黑衣人幫他們將尤利帶往死路。
  弗連帶著淡淡的微笑點頭表示他理解他知道,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那孩子的父母因為貴族被羈押而奪回自由之身,帶著那個孩子回家。
  販賣人口的問題解決了,稅金被佔用的問題解決了,尤利提出的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但尤利已經不在了。

  在尤利的喪禮上優迪爾和艾絲蒂兒針對那些尤利的罪行做出說明,當眾將所有莫須有的罪行駁回,並且以『所犯之罪以服刑完畢』解釋掉拉扣和裘摩爾的事情,之後在提出尤利的那些功勳,然後授予他聖之騎士的勳章以及榮譽。
  所有的通緝單都撤回,尤利已經不用再過躲藏的日子。
  可是尤利已經不在了。

  「弗連……」艾絲蒂兒擔心的看著工作中的弗連。
  「嗯?怎麼了艾絲蒂莉潔殿下。」
  「那個……最近,弗連要不要休個假呢,你看正好最近沒什麼事情而且……」
  「我不累,謝謝。」
  「弗連……」
  艾絲蒂兒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當索迪亞第二次前來替弗連向優迪爾請假的時候,艾絲蒂兒正好在旁邊,於是她從索迪亞口中得知弗連還沒有從失去尤利的痛苦中緩過來。
  雖然開始的時候大家都認為尤利沒有死,但是不同的是,之前不落宮那次弗連堅持著尤利沒死,而這次,他卻沉默著,一語不發。
  弗連知道,尤利已經不在了。
  他再也感覺不到尤利,這個世界上他只剩下一個人。
  尤利和他交擊著劍而許下的承諾,如今已經破滅。
  所以當他們在海域附近的按上找到尤利的衣服碎片和一些配件時,所有人都痛苦的留下眼淚,拉皮特更是死死咬著那快破布,不肯鬆口。

  『拉皮特,鬆開吧。』弗連走上前,輕聲說。
  拉皮特看也不看弗連一眼。
  『拉皮特,蘭伯特會陪著尤利的。』
  拉皮特抬頭看著弗連,最後低嗚著把破布鬆開放在弗連的手上。

  「艾絲蒂莉潔殿下不用擔心,我真的沒事。」
  「但是弗連,你如果沒事的話,為什麼笑的像是要哭了似的?」艾絲蒂兒終究還是忍不住的落淚,她看著弗連,忍不住的扶桌痛哭。
  「尤利……尤利……」艾絲蒂兒哽咽著喊著尤利的名字,尤利的死讓大家難以接受,在喪禮上每一個認識尤利的人都雙眼紅通。尤利為他們做過許多的事情,就像個大哥哥一樣的支持著他們每一個人。
  他們卻什麼也不能為他做,甚至最後,連尤利的屍首都找不到,只能埋下一個衣冠冢。

  弗連看著艾絲蒂兒哭泣,他抬起頭,看著藍天,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一口氣。
  「尤利……」
Return

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